第一百七十五章第五师团的覆灭上

    联席作战会议上,蒋百里已经将整个作战计划大致地讲了一遍,陈军和陈诚两位陈姓军长带头鼓掌,不得不说,蒋百里在大战略、大计划的制定上确实不是在场的将领所能及的。

    “整个作战计划就是这样,由于此次作战目标太大,为了确保予以坚决歼灭,各部的配合一定要到位,不论是负责进攻歼灭第五师团的部队,还是负责牵制、阻击的各部队,都要拿出十分的力量。否则,日军很可能自行突围,或者被其主力部队解救回去。”

    蒋百里顿了顿,示意自己说完了,端起桌上的茶杯,舒服地喝了一口,“有意见不要留到事后说,大家有什么想法,都提出来吧。”

    陈军和陈诚二人倒是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之前的三人小会已经决定了会议的基调。尤其陈诚,在报批蒋委员长后,居然很快就得到了回复,言明只要有机会能消灭一个联队以上的日军,获得一次大胜(消灭一个联队就能称为大胜),他同意两军此次的协同作战。

    西南军第四师师长马文武见左右没人说话,作为西南军在座几个师长级人物里资历最高的,站出来道,“第四师没有问题,我手下的一团一定会在保定拖住日军,陈军长手下的戴团长也是久经战阵,两个团足够拖住日军一个师团。进攻方面,两个师的西南军一定能全歼这个师团。”

    作战计划其实并不复杂,简单讲就是从主战场抽调部队,星夜兼程地奔袭保定,西南主力第四师和第三师两个绝对锐的主站师负责围歼日军第五师团,而保定的两个团,将在围歼战斗打响后,与进攻的两个师里应外合,力求以最快速度解决战斗。

    其实,西南一个主力师拉上战场,在不考虑伤亡的情况下,已经勉强能够对抗日军一个师团,毕竟,装备方面的差距是很大的,别的不说,光是主力师的制式装备中华式半自动步枪,就将日军的三八大盖甩了几千里远。

    之所以如此安排,主要是考虑到日军在近两百公里外的京津战场上还有四个师团,如果不尽快解决战斗,很可能被日军集中主力部队赶来救援,最终由一场围歼战变成提前上演的大决战。

    这是对双方都不利的,目前来看,中日双方的实力基本持平,在不排除日军歇斯底里地再次发兵中国的前提下,中国方面的主要优势在于西南。

    随着机场扩建,空军战机陆续北上,油料、弹『药』存储到位。重型火缓慢运抵,战争的天平在开始向中国方面倾斜。

    吃掉第五师团,先行极大的削弱日军,才能在后续发起大决战时,以更小的损失获得更完美的胜利。

    日军也正是发现了这一点,白川义则一边向国内申请援军,一边想方设法从兵力本来就很紧张的主战场秘密抽调一个师团攻打保定,意图切断补给线,从而掌握战场主动权。只是他算漏了西南的空中力量,或者说,对于这种超前思维的,大胆采用大规模空中运输来进行中远程兵力投放的战术,没有任何提防。如果换了德军,或许会很重视大兴机场在兵力远程投放方面的潜力,但白川义则显然漏了这一环节。

    “两位军长,蒋参谋长,请问我们在北平正面战场上是否可以发起一些主动反击呢?”张自忠少将请求发言道。

    这位从西北军走出来的将军,一路坎坷,也算是见惯了人生百态,年纪轻轻,却颇有些不得志。如今上了京津战场,总算是如鱼得水,好几场战斗,作为预备队的38师表现都不错,算是**乙等师里面,表现最好的一支部队。

    蒋百里摆摆手示意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没有一成不变的作战计划,不过,整体以防为主。我们中国人会围魏救赵,日本人也很可能采取类似的战术。你们虽然不参加歼灭战和阻击战,但却要主力部队驻守防线,谨防日军围魏救赵。”

    “是!”

    一听还是有仗可打,张自忠高兴地坐下,军人最怕的就是上战场吹秋风,无仗可打。

    陈军见无人再问话,知道这些师级将领们都选择了服从命令,不过为了整个歼灭战,他还是要补充几点,“各位,我想补充一下,这是西南『政府』与南京『政府』第一次联合展开的歼灭战,意义很重大。在此次作战中,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毫不夸张地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不但歼灭战会泡汤,我们还会遭到意想不到的损失。各位都是一师之长,如今国难当头,希望大家抛下平时的一些分歧,通力协作,以歼灭日军为本目的。如果有人临阵退缩,或者作战不力,我与陈诚军长将严格执行战场纪律。”

    “不错,此次作战,乃是得到了西南张蜀生先生与南京蒋委员长的共同命令,如若有人违背纪律,破坏抗战大团结的局面,我将对其进行军法处置。”

    陈诚也很清楚,如今形势『逼』人,相对于两个『政府』在内政方面的分歧,外敌才是最紧迫的,自家人的事情可以坐下来谈,鬼子可不会这么好对付,君不见东北还在日人的铁蹄下,三千万同胞的哭泣声,响彻寰宇。

    “是!”**将领也齐声应道。

    凌晨1点左右,西南军负责的正面阵地上,正在进行一场夜『色』下的紧急换防。

    “动作快点,都小声点,不要发出声音。”每个班长都谨慎地向自己班的士兵下达着命令,一个班接着一个班从战壕中,掩体里,防洞里走出来,而接替他们的是国民党一个甲等师。

    全面换防,甚至连一些架设在车辆上的高也在转移,而步兵和迫击更是直接拉上汽车,准备随主力部队行军。不过为了让**在面临日军的疯狂进攻时,不至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西南军依然留下了一些火力支援单位。

    “这将是一次长途急行军,带上两天的干粮和饮水,五分钟后准备出发。”

    就在换防部队撤下来的道路边,后勤部的官兵已经准备了几十个桌子,清一『色』地放着一大框馒头,一大筐萝卜条,一大筐红烧条,士兵们排着队,快速地在每个桌子前排队走过,递过去饭盒,接过属于自己的那份。

    这是在集中了所有炊事兵,又找了几百名士兵打下手,花了两个小时才做出来的,急行军总不能饿着肚子走路的。

    夜晚的紧急集合,在训练有素的西南军快速反应下,很快就集合完毕,在离开火线附近后,主力第三师和第四师总共四个团的部队,以及卫戍师第八师的两个团,总共6个团的兵力,开始连夜行军。

    严重缺乏的卡车,只能用于运输补给和重型装备,步兵就只能靠两条腿了。

    西南的装备还是很到位的,和不远处同样在行军的二个**中央师比起来,优势立刻就显现了出来。

    **方面,负责此次阻击作战的是两个中央师,第十八师和第十九师。当西南军已经整队出发时,这两个师的部队连人都还没有到齐。等部队好不容易整队完毕后,才开始慢慢地发放干粮,所幸这次他们也能领到一两块。

    西南军以班为单位,下发的手电筒在夜行军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种军用大手电筒,比起民用的来,照明效果更好,持续时间更长。

    而反观**的两个中央师,此时后勤处的人员正在准备火把,让领完了干粮的士兵们排着队领火把。

    当**两个师终于准备出发时,西南军的六个团已经走出去六公里多夜路了。就是一次简单的急行军,就暴『露』出来两军巨大的差距,这不是一种偶然,而是一种长期训练下产生的效率差异。

    行军的前路是漫长的,这里距离保定还有足足一百五六十公里的直线距离,换算成行军距离,起码也在200公里左右。在这样高强度的急行军状态下,以西南军的速度,最少也要在后天才能赶到。

    “快,快!!”

    侯小山同样背着行军包,跳上旁边的石头,和其他连长们一样,对自己的连队小声喊道:“都动作快点,电筒不要朝天打,把速度提起来。”

    等连队差不多都通过后,他在跳下石头,追上走在连队最后的表哥吴佩强。

    “哥,要不我帮你背点?”侯小山看到表哥背上扛着的迫击,不由吞了下口水,魁梧男就是这点好,力气很大。

    “不用,挺轻的。”

    吴佩强挪了挪肩膀上61mm迫击的位置,十几公斤的重量对于他来说,就算是长途行军也不算什么,这个夜行军的老手,偶尔一脚踩空了,也能迅速地调整自己的身体平衡。加上行军包,整个人背了差不多2、30公斤。

    原本他额外背的是一袋火箭弹,没想到两名负责抬迫击的士兵伤了脚,他就换过了两人的迫击,把身上的火箭弹囊给了另外一名魁梧的士兵。“小山,哥这一身力气,只要是打鬼子,就用不完。”

    侯小山无奈地笑笑,也跑到一名士兵旁边,死活接过一挺轻机枪,跟着自己表哥一起跑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夜行军是家常便饭,让士兵们热血沸腾的是,六个团主力的出击,无论如何,这都意味着一场大战。

    “王团长,戴团长,这是刚刚收到的北平军部电报。”

    保定,凌晨1点半,第四师一团(更正前面章节,误述为卫戍师)和第三师三团的联合团部,通信参谋将电报放到正在研究对策的戴安澜和一团长王竣面前。

    “希望是好消息。”王竣接过电报打开一看,顿时眼前一亮,高兴地拍了拍戴安澜的肩膀,“安澜,你果然说对了。之前北平军部让我们誓死守住保定,拖住敌人的时候,你就说军部要吃掉第五师团,你的话应验了啊。”

    “呃?”戴安澜面『色』一喜,没想到自己的猜测果然成真,迫不及待地接过电报一看,顿时抚掌笑道,“哈哈,这次要叫日本鬼子吃不了兜着走。”

    “是啊,六个团,加我们总共八个团的兵力,这都快三个师了,对付小鬼子一个师团,兵力上我们的战斗部队还多一些,战斗力更高一些,这次,我看小鬼子的第五师团哪里跑。”能够参与这样的歼灭战,王竣只觉得浑身沸腾,这和阵地防御不同,你永远不知道能消灭多少敌人,只能被动地等待敌人进攻,但歼灭战最爽的地方就在于,你永远能保持一种战斗决心,坚定地认为自己一定要消灭多少被包围的敌人,主动权在自己一方手里。

    那种让敌人绝望到四处碰壁的感觉,如同瓮中捉鳖。

    “走吧,老王,我们去前面看看,近一个联队的鬼子,我不信他们会老老实实地等到天亮。”戴安澜和日军交手久了,深知日本人用兵也是很诡异的,他们从中国人手里学了不少,虽然学的四不像,但足以给人带来很多麻烦。

    两人一人各拿起两个馒头,用白纸包了点萝卜条,几很辣的泡椒,就和警卫员们一起到前面阵地上去了。

    果然,两人还没有走出城,前面城外阵地就传来了爆豆般的枪声。

    “鬼子的三八大盖和掷弹筒,他们果然动手了。”

    对于这两样东西,戴安澜是最熟悉不过,连韩厉也一下子听了出来,两人不约而同地两口吃掉馒头,带着警卫员飞快地朝阵地跑去。

    两人来到阵地后,只见日军的进攻主要是在进行点突破,日军选择了几个点,在也『色』的保护下,疯狂地向着西南军的简易阵地冲来。

    “嘶嘶嘶……”

    在日军进攻的几个点上,疯狂扫『』的撕裂者式机枪,几乎不用瞄准,只要朝着几十米的距离上扫『』,总能打死一个或者几个鬼子,这时候不是节约弹『药』的时候。

    步枪在夜战中发挥的威力已经很有限了,尤其是鬼子这种乘夜『色』采取的几个点式突破。

    戴安澜一拳头捶在掩体墙上,快速下令道:“快,下令各连集中冲锋枪,支援日军重点进攻的几个点。”

    “让营多打几发照明弹。”王竣也补充道,这时候照明弹的作用太大了。

    “噗噗噗……”

    几声轻响,阵地上空升腾起了几发照明弹,缓缓下落的照明弹,终于将正在突破几段阵地的日军暴『露』了出来,撕裂者式机枪和轻机枪一同发力,顿时将好几个进攻点的日军扫『』倒地。有几个点的日军,甚至马上就要冲到战壕了,却倒霉地被撕裂者式近距离打成了一块块细碎的烂。不过这时候,一团和三团的部队也遭到了一定的小小损失。

    “戴团长,王团长,12号阵地被日军冲上来了。”

    “什么?妈的,一营的韩厉怎么搞的,走,老子亲自带两个连去支援。”

    韩厉是个很善于防御作战的人,当然也就更愤怒于阵地被突破,当场就不顾戴安澜劝阻,带着两个连去支援12号阵地了。

    虽然日军的几个点进攻都被打退了,但毕竟整个城外阵地太长了,总有那么一两个地方被日军侥幸突破。

    这个时候,真正的较量就将在这一两个突破点展开,究竟是被日军将阵地撕开,主力一窝蜂上来,还是被一团三团打下去,就看谁更勇猛一些。

    “妈的,原来12号阵地才是鬼子的主进攻点。”

    一营三连的连长薄少明负责的是13号段阵地,12号阵地是一营长韩厉带队负责的,接着机枪发『』和爆炸产生的火光,他看到一大群的鬼子从缺口处涌上来。

    更让人愤怒的是,日军居然借着夜『色』把掷弹筒带了上来,近距离居然能够压制住撕裂者式机枪。乘着火力微微一顿的瞬间,成群结队的鬼子,完全无视远处轻机枪的扫『』,疯狂地涌上来。

    “机枪组,给老子掉转枪口打。”

    薄少明大声吼道,下令连里的两挺撕裂者式支援那个缺口方向,自己带着一个排,准备去支援营长。刚才在火光中,他已经看到双方在火光中拼刺刀了。

    “弟兄们,跟老子上,杀死一个够本,杀死两个赚一个。”

    眼见越来越多的鬼子乘着夜『色』冲上来,没想到鬼子一下子投入这么多兵力,韩厉已经来不及时间去反思了,刚才的防御并没有错,就因为简易阵地的防御纵深不够,光是一道地雷阵,挡不住疯狂上来的鬼子。不像北平战场那样,战壕交错,就算乘着夜『色』,日军也很难突破。

    “冲锋枪注意支援。”

    把手枪扔给旁边的一名士兵,从他手里一把抓过中华式半自动步枪,这种21式的改型式步枪,如今被称为31年式中华步枪。

    噌的一下弹出刺刀,韩厉一边下令一连的十来枝冲锋枪近距离支援,一边带头挺着刺刀冲了过去。这么多的鬼子,此时只有以超过它们的强悍作风,才能把它们赶下去。

    残酷的刺刀战,在中国一方拥有冲锋枪和大容弹量手枪的支援下,日军渐渐落入了下方,这些鬼子很痛苦地发现,原本以为凭着刺刀可以打败西南军队,没想到中国人的拼刺非但不弱于他们,反而更凶狠。

    刺刀战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王竣亲自带着两个连的部队赶到后,又有左右两个阵地的撕裂者式在压制后面的日军跟进,这一股大约300多号鬼子终于被收割了干净。被刺刀刺死的反而不多,反而被十几枝冲锋枪和正副班长级配置的手枪打死了近一半。近距离下,日本鬼子嗷嗷叫地挺着刺刀冲过来,却被冲锋枪一梭子或者手枪一枪放倒。

    而日军军官配备的手枪,无论是数量还是『』能都远不如西南军的这种新式驳壳枪。制动作用非常好,往往日军中弹后就失去了继续挥刀下砍的力量。

    黎明前的一场夜战,成为了中**队围歼第五师团的序幕。

    /5852240.+?

    第一百七十五章 第五师团的覆灭 上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超级科技强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捕鱼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捕鱼者并收藏超级科技强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