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城市并非避风港,还得冒着巨大的风险赶回来,她安逸的心情不再,一夕从天堂跌回地狱,窒息感扼住她的咽喉,在狂澜中挣扎得心力交瘁。
    易霜还憋了一肚子的隐火。
    从手提袋中拿出衣服一看,一条轻滑的淡灰色小裙子,有光泽,简约无装饰,很透。衣料连颗小痣都遮不住,跟情趣内衣没差了。
    陈峯翘着二郎腿,坐在单人沙发上。
    她瞪过去,眼睑通红,眼眶里蓄了点湿润。不就是消遣她吗?太多次了,她都要习以为常了。
    易霜肉几下发痒的眼睛,忿忿的,当着他的面脱衣服,脱光,换上那条裙子,从侧腰向下开叉的裙摆只能遮住屁股的一半。
    看得出她在生气,气X还不小,陈峯摸了摸下巴,朝她g手指。
    她一过来,就被拽到腿上坐着,T缝无意间贴合了他的坚硬如铁。
    膝盖一顶,顶开她两条腿,那微茧的手指直接往小穴里探,头俯下来,捕捉她的唇,强行深吻。
    她气咻休地在喘。ǐzнαиsнu.©óⓜ(izhanshu.com)
    唇角和小穴同时淌出透明的液体。
    整根手指插入旋转,弄出咕叽咕叽的水声,他声音略哑:“里面这么软,是不是才被g过?”
    陈峯不过是随口调戏,见她眼珠转了一下,看来被他说中了。
    “小比够忙的。”
    易霜正极其不爽,眼睛直直瞪着某处,小声反驳:“不如你那根东西忙。”
    听她顶嘴,陈峯觉得好笑,“你看见了?”
    易霜不想再理他,头撇过去。
    “还是你偷听我墙角了?”随便说了句,却像忽然蹦出个小兔子一样,陈峯脑子里一下子冒出她蹲在墙角偷听的画面,跟真的发生过似的,更高笑了。
    “说话。”
    对着她的后脑勺和背,陈峯拽她头发。
    没留神,他大概用力猛了点。
    “啊!”
    易霜一瞬间被拽得猛往后仰,头皮紧勒,眼睛眉毛都扯变形了,还差点闪到脖子。
    简直要疯了。
    易霜气得想哭,“陈峯,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尊重?”
    她极度讨厌被人拉头发。但凡有对人最起码的尊重,就不会去拉别人的头发。
    “你懂?”
    她当然懂,是个人都懂,不懂的不是人。
    陈峯又用膝盖一顶,顶在她屁股上,她吃痛又叫了声,条件反射站起来。大腿的位置被腾开了,他就把裤链拉下去,巨物弹出,再招小狗一样把她招回来,“那你尊重尊重它。”
    他要她舔,给他舔得舒舒服服。
    易霜含上龟头的那一刻,她的一颗眼泪掉出来了。
    口交技术稀巴烂,不卖力也不认真,两排贝齿时不时擦过相当敏感的冠状沟,带来几丝清晰的痛楚。
    差到离谱的口活,却还是能让他爽得头皮发麻,腰背的肌肉一片紧绷。
    光是看她跪在自己膝前,流着眼泪为他服务,就很爽。
    眼泪滴到他的肉棒上。
    有什么好哭的?头等舱的机票,飞行时间也不漫长,他又没有亏待她。
    陈峯盯着肉棒上的那一抹泪痕,正浅浅地思索,思路瞬间被切断,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易霜木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头看他。
    “再咬一口试试。”他声音很平静。
    后背的凉意更甚,她真不是故意的。
    “再咬,我让你一辈子都给我含着。”
    --

章节目录

无止侵犯(高H,1v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萍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萍青并收藏无止侵犯(高H,1v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