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铭远要去参加的会议地址定在南半球,眼下正是气候宜人的秋季。因为是慈善性质的艺术活动,拟邀名单里也有裴栖月,她带上了两个月前完成的一幅画,只打算用作义展,并不出售。
    下飞机之后,便被咸湿带着海水味道的风扑了满脸。路过的当地人大多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身上穿着个性鲜明的本地服装。
    两人住进了主办方安排的酒店,临海,颇有种欧洲中世纪复古的味道。
    还有两天活动才会开始,趁着空闲,裴栖月换了身轻便的衣服跟许铭远出门闲逛。
    阳光普照,有着巨大阔叶的树木仍旧未褪去绿意,沿着最近的马路步行不过十多分钟,就到了这边游客最多的沙滩。
    也许是因为旅游业发达,沙滩不远处还开了不少咖啡店啤酒店,橱窗里摆的甜品也是精致好看。
    裴栖月买了两杯咖啡,和许铭远边走边喝。沿着沙滩走了一圈,回到原点刚好看到下午的海平线和晚霞。
    没想到,在回去的路上,竟然碰上了王纯。
    王纯指间夹着一根烟,一张脸素面朝天,但看上去比前几个月在国内见面时气色好了不少,她正在啤酒屋买啤酒,一边笑一边用英语说着什么。
    她身上的印花吊带裴栖月很喜欢,图案是火烈鸟和椰树,王纯买完酒,刚仰头喝了一口,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扎着高马尾的裴栖月。
    说实话,一下子没认出来,还以为是哪个年轻靓丽的大学生。
    ?
    她笑出来:“我就知道你也会来,还以为后天才会遇见呢。”
    ?
    裴栖月也走过来,“看来你这是走出瓶颈期了?”
    “差不多吧,”王纯抽了一口烟,“好多了。”
    两人在一边聊了一会儿,到最后裴栖月问她身上的吊带从哪儿买的,王纯笑夸她有眼光,伸出手指了指,就在一个小店挂着的特价区位置。
    “物美价廉,只要十块钱一件。”王纯说。
    裴栖月回去买了三件,挑了三种不同花纹的,回头问许铭远的意见,他答:“好看。”
    裴栖月没注意,就在不远处的人群里,有个长发披肩的女子,跟许铭远遥遥对视了一眼。
    许铭远表情不变,只停顿了半秒不到就移开视线,他脸上露出笑容,主动帮裴栖月拎起袋子,拉着她的手往回走。
    林沁望着他们相携离去的背影。
    若是林沁没记错,裴栖月应该是早已出轨了的。
    许铭远没向她透露风声,她却可以自己去了解消息。但她始终不懂,许铭远这么好这么体贴的人,裴栖月竟然仍不知足。
    她忍不住想,是不是裴栖月发现了自己和许铭远的事情,故意出轨报复……虽说裴栖月长了张温婉贤淑的脸,不像会做出这种事,但同为女人,她不会被她的外表欺骗。
    所以在尾随私拍了一段时间之后,她确定裴栖月不是为了所谓报复出轨,而是确实投入了感情,真情实感的奔赴了一场婚外情。
    至于小三,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不过学历好点儿,长相好点儿……
    但只要稍稍对比,她就觉得自己嫉妒得要发疯了,凭什么裴栖月就能名利爱情双丰收,有了一个老公还不够,还要去享受来自小鲜肉的爱。
    但她也开始憧憬,许铭远事业有成,绝不会接纳一个已经出轨的妻子。她满心欢喜地等他离婚,却没想到,再一次看到了许铭远脸上的笑容。
    “婚姻出问题没关系,”许铭远一脸无谓地说,“我只需要她回到我身边就行。”
    直到此,林沁彻底明白,自己不管怎么努力也不过是裴栖月的替身而已。许铭远愿意与她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她在绘画时与裴栖月大学时有几分相似,至于更多的关照,也只不过是觉得,她算个可造之材。
    裴栖月回到酒店房间,对着镜子试了试那三件剪裁几乎一模一样的吊带。
    她皮肤白,露在布料外面的皮肤像顶级的瓷器。又因为胸部丰满,布料只堪堪遮住胸乳以及一小节腰腹,其余都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
    她走两步,膝行到大床中央。许铭远望着她,眼睛在她肩膀和锁骨之间徘徊,有几缕黑色的长发贴在脖子上,越发显得脖颈修长,柔媚动人。
    裴栖月被反身压在了被褥上。许铭远毛手毛脚地去解她后背的带子,露出牙齿啃咬她肩上的软肉。
    裴栖月被呼吸弄得脖子发痒,灵巧躲开,她一双眼溶着水雾,说:“不要弄出痕迹来了。”
    许铭远只想扒开她的裙子肏她。
    --

章节目录

贪欢(出轨年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珍妮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珍妮西并收藏贪欢(出轨年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