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来凡间的第十天。
    熏香缭绕,魔女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她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为什么会忽然穿着单薄的吊带睡衣被锁在高塔之上。透过石墙的小窗,能瞥见外面是一望无际的蓝天大海。
    锁链很沉重,空气中弥漫着潮湿与咸腥的气味。
    链条很长,不会妨碍她四处走动,她握住门把手,想探探这个荒诞的地方。
    这是一道往里拉的门。
    手刚放上去,没怎么用力,门就动了。
    外头刚好也有人在推门,想要进来。
    门开了。
    外面一片漆黑,门口站着一位瘦高的陌生男子。看不清他的脸,脖子以下,松松地套着黑色睡衣,衣领完全敞开,微微袒露的胸膛洁白如大理石,门上的手修长而且充满力量,压倒了她刚才试图重新关上门的力道。
    她不得已冲这人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他没说话,反手就碰上了门,头也不回地卡住了门栓,一刻也没耽误,大步逼向她。
    风灌进塔内,脚踝凉凉的,踉跄几步后,在清脆的锁链碰撞声中,她退到了床边,心里莫名发虚。
    不对,她到底在慌什么?这是她的主场啊。
    “停。”她伸手挡住梦中的男子:“你没台词的吗?”
    男子一点点俯下身,她也一点点倒了下去。
    一只手从耳后抚了过来,指尖擦过面庞,长指托住她的下颚。
    哪怕是这样的距离,她还是看不清他的脸。
    但是身上的男子似乎能够毫无障碍地看见她。
    “你看起来,”中间接了一声不是很正经的笑,“好色。”
    她可不觉得自己有哪儿色的,但是身上这人可能真是这么认为的。他胳膊肘弯曲,半撑着,跨坐在她腿上,相贴之处,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非同凡响的炽热与坚硬。
    她没什么羞耻的感觉,视线扫过他落在自己眼前的锁骨,穿过下垂的宽大睡袍,肆意打量无所遮蔽的皮肤,打量骨骼和肌肉的优美线条。
    “虽然我看不见你的脸,但是你看起来,也很色。”她非常诚实且坚定地说。
    “看来我们是两情相悦呢,”梦中的男子说道:“是不是应该顺利成章做些色色的事情?”
    她因为这番鬼话哑然失笑,男子接着说道:“你还忍得住吗?我是不太行了。”
    他隔着衣物大力挺弄起来,受到攻占的部位立刻传来奇异的快感,激起全身的酥麻。她久违地想要蜷缩脚趾,揪住他冰凉滑腻的衣袖,克制着问道:“所以,这是属于成年恶魔的春梦吗?”
    “就是春梦,宝贝。”男子回应道,“其他什么也不是,只要享受就好了。”
    “可是,我不想做这种梦。”她残忍地推了推他,“你能停下来吗?”
    梦又不是真的,醒过来的话,会很孤单的吧。
    “对不起,停不下来呢。因为我就要被逼疯了。”男子的动作愈发狠厉,“就算只是梦,也必须得到才行。”
    她跟着他一起喘息起来,说话变得困难。
    “不接吻吗?一般,都会接吻的。”她说。
    “等一等……先别这样,我有点受不了。让我缓一缓。”
    男子喘着粗气,很快就这样蹭着射了出来,无力地倒在她柔软的躯体上。
    但这只是开始而已。
    当魔女被男人拥入怀中,倒在他身上时,内心只剩下疑惑。
    为什么她会这么无力,完全拒绝不了眼前这个幻影。而且他一点也不听她的话。
    “来Kiss吗?”男子一边乱摸她一边问,而且莫名其妙就切换成了人类的语言。
    她分开腿,将男子变成胯下之物,骑在他的腰上,然后按着他借力坐起身,躲开他的手。
    “我不要。”她摇头。
    还想要积攒力量,逃走。
    男子顺势把手落在她的腰上,然后往后滑去,将她完全揽在臂弯里,仿佛在告诉她这里没有逃跑的空间。
    “为什么不要?”他望着她问道,显得格外有耐心。
    “因为没有人能够勾引恶魔,都是我诱惑别人的。”她义正言辞。
    “哦?”男子反问道:“你以前还诱惑过别人吗?”
    “不告诉你。”她说。
    “不说,那就来Kiss。你选一个。”
    后脑勺被扣住,往下压。
    “我为什么要跟你接吻?”她反问,近在咫尺了,依然不愿意屈服。
    “因为我们两情相悦啊?这样的话,无论做什么都应该可以。”
    谁告诉你我们两情相悦了。她心说。
    “来吧,有点恶魔的样子,淫荡一点。”他催促道。
    这让她想起自己好像确实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来着。
    那她是什么玩意来着。
    ——她想起来了。
    力量也好像瞬间回到了身体里。
    她伸手掐住了男人脖子。没有用什么力气,但是全身的魔力已经蓄势待发。
    “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作弄魔王的梦境,不管你是谁,我都会让你后悔来到这里。”
    男子懒洋洋地说:“魔王啊?真厉害呢。”就算被掐住脖颈也依然搂着她。
    她眼神一凛。
    果然,能够闯入她梦里的家伙,实力肯定在她之上吗?
    魔力汇聚眼部,这下终于看清了这人的面庞。
    ——是张不认识的帅脸。
    “你TM谁啊?”她愕然。
    “你问我?这不是你自己的梦吗?”男人噗嗤一笑,“明明是你自己搞出来的。”他透过她的眼睛反观自己:“还是金发呢,你喜欢这种调调啊?”
    她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你是在嘲笑我吗?”
    “我没有哦。只要你喜欢,怎样都可以。”男子说,“不管是用什么身体都好,我现在也没有挑挑拣拣的资格了。”
    “你没有自己的身体吗?从我梦里滚出去。”她再次下了逐客令,手下微微使劲。
    能不动手是最好的了。看这家伙还挺爱跟她说话的。
    “我的弄丢了,只好找你借一个了。”他不仅没撤退,反而安安稳稳被掐着脖子,摁下她的脑袋亲了她一口,“以后每个梦里我都来陪着你,好不好。”
    这破梦境,才赶走一个小黑魔法师,又想来一个?
    “咱们孤男寡女的,不合适。”她一本正经。
    “一个人多孤单,你我天作之合。”对面信口拈来。
    她想擦拭一下被亲的嘴唇,但又不愿意松手,便随便舔了舔嘴唇,说道:“我一个人待着挺好。”
    “……说了我禁不起勾引了!”
    “看来我们还是得打一架了。”她费力警告道,艰难抵抗着猛然闯入嘴里的长舌。
    男子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舌尖,分开唇舌,窃笑道:“在床上打架吗?宝贝好色情,我好喜欢。”
    太嚣张了。
    魔女忍不住动手了,今天只能有一个人活着醒来。
    她瞬息间融化成一团黑雾,逃脱桎梏,风一般再次出现,脚尖点在桌面。
    与关青云一战,让她对自己近战能力产生了动摇,所以不太敢贴身作战了。
    先拉开距离,跑远点。
    左手对准床上的男子遥遥一握,阴森骨爪自虚空中探出,从另一个维度直接包围了他的心脏。她要他悄无声息地死在她手里。
    骨爪闭合,她的掌心却传来被触碰的温暖的感觉。
    床上的男子正站在她面前,优雅地牵住她的手。
    就好像是她特意伸出手邀请过来的一样。
    被牵住的刹那,她就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融入阴影了。逃不掉,所以跟这人被迫贴着纠缠了一会儿。
    最后手也没抢救回来,墙上的倒影却全然不见激烈挣扎的痕迹,看上去仿佛只是跳了一小支舞。
    男子大声叫停:“好了,好了,不要这样,滥用魔法的话,明天你会犯困的。上课又要打瞌睡了。”
    她的心跳很快,又惊喜又愤怒地盯着他:“你是——”
    “除了我还能有谁?以前那些敢跑到你梦里的,哪个没被我弄死?别动了,给我抱抱。你怎么挣扎起来也这么色情,搞得我难受死了。”
    脚下一空,她搂住男子的肩膀,身体被紧紧拥住,服服帖帖地嵌在他怀里。
    她有气无力地放弃了挣扎。
    “我讨厌你。”
    等了这么久,终于能当面这么说了。
    --

章节目录

恶魔双子(兄妹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鬼妹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妹妹并收藏恶魔双子(兄妹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