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择川慢慢用手指捋整齐周河微湿的头发。
    “上去吧,早点休息。”李择川轻声说:“你明天还要上课。”
    “对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明天脚要是不舒服的话,叫我来送你。”
    周河哼笑了一声,“不用的,这么点路。”
    “要是受伤了那更严重,你现在时间耽误不得。”这话说得像个操心的家长。
    周河这下闷闷笑出了声,“你真想当我哥哥啊?”
    李择川浓长的眉毛挑了挑,“我之前……”
    他想说自己以前确实是想要个妹妹的,一定比弟弟可爱。
    但是要是说出来又不可避免地提到李傲寒,于是他及时地中断了话语,笑意也淡了下去。
    手轻轻揉了揉周河的额发,唇线勉强勾了个小小的笑。
    “上去吧。”
    周河坐在他腿上晃了晃腿,“你陪我上去。”
    李择川斜眼看她,“不是说没事?这么点路?”
    “好吧。”周河也没计较,顺着扶手箱躬身爬回副驾了,李择川的大腿被猛烈地蹭动了几下,视线顺着她裙摆下的腰臀起伏的线条掠过,又欲盖弥彰地停在了方向盘上。
    周河穿上了自己的毛绒拖鞋,回头看了眼李择川,垂着头没看她。
    “真的不送我哦?”周河问他。
    闻声李择川偏头看了看周河,两人静默了一瞬。
    “好吧。”周河眨眨眼,“那,我走啦?”
    她笑意没变,开了车门,脚步慢慢地背身离开。
    三。
    二。
    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关车门声,周河站在渐深的暮色里停下了脚步。
    没等她回头,身子一轻,被长腿几步追上来的李择川轻松地拦腰一拎横抱起来了,周河双臂自动地抱住了他的脖颈,还是那么笑吟吟地对上了李择川的脸。
    毫不意外的模样。
    他整个人都和这破败烟火气的场景格格不入,但还是抱着那个女孩踏上了台阶。
    也不知道为什么,李择川对她住哪栋楼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信息记得还挺清晰的。
    李择川好像一直没有忘记,新年的第一天,他在薄淡的烟雾和满天的烟花雪色间望见接吻的少年少女。
    那时候他们像隔着道没可能的天埑。
    好像也没过去多久,身份却已经全然逆转了。
    真奇妙。
    干净锃亮的皮鞋碾过一阶沾灰的台阶。
    “几楼?”李择川低头问靠在自己肩窝心安理得的人。
    “三楼。”周河赤裸的膝窝贴着男人温热的手腕,即使是这么亲密的姿势,他的手仍伸出一截悬在空中没挨周河,保留着点明面上的克制距离。
    在门口周河被李择川半弯下腰,稳稳地放下来了。
    瞅着那双雾霾蓝的拖鞋挪了一步,李择川站在周河身后,能看到她乌黑的发顶,门已经开了条缝。
    周河握着扶手,自己从门缝里挤进去了。
    长身玉立的李择川手垂在身侧,眼睛望着周河,似乎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那,我走了。”
    昏暗的楼道里漂亮的男人声音低沉震荡。
    他的衣袖被半弯着腰的周河伸手牵住了。
    “进来喝杯水吧。”周河的表情一本正经。
    “不行。”李择川缓缓抽了抽手,光滑的布料就要从周河指尖溜走。
    周河松开手,这次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触手如玉生温,尺骨茎突棱角清晰地硌着周河的手心。
    其实也没有用多大力气。
    起码,如果一个男人存心要走掉的话,她是拦不住的。
    既然知道结果,这一切的阻拦都是某种形式,一种让人心安理得的借口。
    “真的只是喝水嘛,哥哥。”周河的牙齿微微露出来,眼睛有些笑弧。
    李择川没再说话,周河伸手把那条细细的门缝推得更大,两条手臂抻直了把李择川往门里拉。
    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于是心防失守一瞬,便被四两拨千斤地顺应步伐。
    周河又迈着两条白生生赤裸着的长腿在李择川身后关上了门。
    那点细微的关门声响不知为何叫李择川背后都有些酥麻,激起了些颤栗。
    “我去给你倒水。”她又轻飘飘地进了厨房,把李择川扔在了一个全然陌生又安静的空间。
    男人衬得屋子都显得偏小起来,莫名生出点束手束脚的感觉。这屋子一眼能看完布局,他抬眼就看到了周河的床和书桌。
    视线远远地打量了一下,又收了回来。
    即使没人察觉仍克制无用的好奇心。
    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李择川对这间屋子的感受就是,很周河。
    安静的室内只有滚轮洗衣机发出转动的水声,闷闷的,不知道在洗些什么。
    李择川偏硬的鞋底磕在地砖上发出点声响,虽然周河让他不用换鞋,但还是有些犹豫起来,只能走到离自己最近的沙发上寻了个正常的落脚点。
    他才看到旁边的沙发套被拆了,露出深色的芯子——看来洗衣机在洗的就是这个了。
    周河端着两个杯子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人修长有力的双腿微微分开,坐在狭窄的沙发上看着好像有点无聊,但也没有在看手机。
    听到周河的脚步声,淡淡的视线朝她这挪了挪,就看到周河笑眯眯地迈着腿坐到了他身边,挨得极近,赤裸的大腿紧贴着西裤下他的腿。
    他不露声色地偏了偏,合上了自己微分的双腿,那人却不依不饶地又贴了过来。
    有些无奈,抬头却看到周河似乎在犹豫哪个杯子给他。
    ……这种问题么。
    一蓝一粉两个杯子,似乎用途很明确呢。
    “这个给你。”察觉到李择川的视线,周河把手里粉色的杯子朝他伸了伸,似乎表情都有些小心翼翼起来,“……这个是我的,干净的。”
    李择川垂着密长的漆黑睫毛,看着杯子里的白水,合着请自己喝水还真就是喝水啊。
    手抬了抬,却是拿走了周河另一只手上的杯子。
    蓝色的杯子被修长的五指拢住了,李择川不慌不忙地抬起来喝了一口。
    看着周河的表情似乎有点欲言又止,他俊秀玉白的脸颊融在暖热的水雾气里闷声问:“怎么?”
    --

章节目录

认错人(1v2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如听仙乐耳暂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听仙乐耳暂聋并收藏认错人(1v2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