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冷?要不要先回去?”韩子俞脖子上套着林舒小时候的围巾,大红色的,被妈妈压箱底,看见韩子俞没戴围巾翻箱倒柜找出来,还怕他嫌弃,反复强调是干净的。
    韩子俞并不在意,围巾上有和林舒一样的味道,是林妈妈一直用的一款檀香味的香皂,放在衣柜里面防虫的,林舒后来也有了这个习惯,放一块檀香香皂在衣柜里,衣服上全是檀香的味道。
    那么冷的一个人配大红色莫名的和谐,很少看他穿红色,一套黑衣上配的一点鲜艳,让他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林舒喜欢这样的韩子俞,拉了拉他的围巾,韩子俞配合的低头。
    冰冷的鼻尖被温润的嘴唇印了一下,痒痒的,韩子俞手指揉揉鼻尖,把眼前的人圈在怀里。
    林舒笨拙的伸手圈住他的腰,两个人在雪天静静相拥了一会,一直到林舒脚下的雪陷进去一块,脚不知道是站的还是冷的,有点发木,才拍一拍韩子俞的肩膀,“我要回去了。”
    韩子俞没松手,下巴蹭了蹭她的鬓角,“送你回去?”
    “不要啦,来回开车跑太麻烦了。”
    韩子俞还是执意要送,林舒刚在家里的炕上面暖和没多久,又被妈妈差遣去给剧组送姜茶暖身。
    通往学校的小路幽静,每一次韩子俞都会把车停在这里,两个人在车里温存一会再回家,这个地方人少,树多,有了这些遮掩,在车里动情也不会被别人知道。
    除非有人撞破。
    林舒撞见韩子俞怀里有一个女人的时候,下意识的转过了身子,意识过来的时候想要转过身确认一下,却没有那个勇气。
    她抱着给他带的姜茶灰溜溜的走远了,走回家的路程有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里,林舒的大脑从未如此的清醒,韩子俞对她说的话甩也甩不掉。
    “小鱼,这几年我只有你一个人。”
    “如果我再遇见你,一定不会放你走。”
    “我一直很想你。”
    林舒啊,林舒,她怎么忘记了,韩子俞一直都是被别人仰望的星星啊,在学校的时候如此,走出校园他又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手里握着权利,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遇不到呢?
    怎么可能是真的只有她一个?只有她一个,是只有她一个爱人,还是只有她一个人是主动离开他的女人才让他念念不忘?
    林舒脑子越来越乱,鼻涕眼泪糊了满脸,被风一吹,好像是有冰刀向着脸甩过来。烦乱的思绪让她自动忽视了身边的声音,风吹着树,树上的雪簌簌落下的声音,树枝晃动的声音,自己的心跳声,还有由远及近的跑步声。
    等林舒意识过来的时候,韩子俞已经喘着气跑到林舒面前,“看到了?”
    林舒带着哭腔:“嗯。”眼角还是红红的。
    “没什么要问的?转身就走?”韩子俞皱着眉看垂着头的女孩,大拇指用力按了食指的指节。
    林舒沉默了好一会,鼓足勇气问了她最在意的:“真的只有我一个吗?”
    韩子俞闭上眼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林舒没等到回答,鼻头又发酸,想要哭了,是啊,这么优秀的他,怎么可能身边一直以来都只有她一个?别自不量力了。
    看林舒又要哭,韩子俞无奈的把人抱在怀里,语气不耐又无措,“林舒啊,我到底给你什么样的误解,让你觉得我还会有别人?”
    遇到自己不想看到的,只会转身逃走,要不是他看着小路多了猫爪一样的脚印,他甚至不知道她来过。
    “那个女的是剧组里的演员,对我说她昨天看到我们在车边亲吻,以为我是在玩潜规则,还没等我说什么,她就贴上来,林舒你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判我的罪,我真的委屈。”
    韩子俞少见的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这一次是真的把他惹急了,林舒还是楞楞的,韩子俞认命的端着她的脸,看她哭的红肿的唇和眼,大拇指在红肿的嘴唇上重重的按下去,带着惩罚的意味,“以后有什么事情要自己问,知道吗?”
    “我问了,你就会说吗?”
    “对,只要你肯开口。”
    “那,你知道我和江辰在一起是不是很难过?”林舒想到韩子俞只是有和别人在一起的可能,她就心痛的受不了,那韩子俞是怎么度过她还在江辰身边的日子,可想而知。
    韩子俞也回想起了,听到秘书说林舒恋情时候,他起初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根本不把江辰看在眼里,林舒是他的私有物,终有一天会回到他身边。
    直到那一天晚上,他坐在车里,看见林舒和江辰两个人坐在路边傻傻的分享小吃,嫉妒像是藤蔓一样狠狠地缠绕着他的心,一整颗心被勒的肿胀,那一晚上,他对着窗外抽了一晚上的烟。
    韩子俞撒谎了,那些嫉妒到疯狂的日子他不想让林舒知道,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确实很难过。”
    林舒了解韩子俞,对于情绪一向不外露的人,这一句“难过”已经足够表明了他的在乎。她哄着眼眶抱紧了他,“以后我们都既往不咎了好不好?”
    “好。”韩子俞口头答应着,心里在想:林舒我根本没有可咎的往,对于你我向来只想要你的现在和未来。
    林舒的情绪被韩子俞三言两语稳定了下来,抱着怀里的姜汤又恢复了言笑晏晏的样子,两个人窝在车里分享一碗姜汤,姜丝的辛辣刺激着舌头,口腔变得酥麻。
    韩子俞涩情的擒住林舒的手,举过头顶,舌尖势如破竹的顶进她的口腔,温柔眷恋的在她上颚舔了一圈,勾到软软的舌头,绕着圈的打转,尖尖的虎牙叼着柔软的唇瓣,是蓄势待发的狼。
    林舒被他粗重的喘息吓到,在被放开的时候像是小鹿一样慌乱,“不要亲了。”
    “好,不亲了。”
    林舒感慨韩子俞这一次惊人的好说话,没想到他在后面等着。
    晚上她去洗澡,爸爸妈妈在东屋看着新闻联播,韩子俞的身影迅速闪进了浴室,在林舒发出尖叫之前捂住了她的嘴巴。
    下一章,浅肉一下。
    --

章节目录

治愈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歪追特啵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歪追特啵啵并收藏治愈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