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被屋酱骗了。」
    ○○伯爵虽然是第一个起身鼓掌的,但他仍然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屋酱假装被缚。但她的右手却就近被缚在钢琴上。所以她只要右手一拉,就能知道钢琴的确切位置。不论她在演奏中如何被跳蛋搞到失神。」
    「回去了,塔尔罗斯。」
    「『花园』始终是站在屋酱那一边的。」
    「否则『花园』不会陪屋酱上演这一齣骗人的戏码,还帮屋酱把她的右手就近缚在钢琴上。」
    「『花园』做了大数据分析。无数的女人使用的跳蛋材质、种类、纹路、振幅、大小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包括屋酱亲身使用过的跳蛋数据全都在里面。」
    「基于这样的分析后才打造出这么一颗专门针对屋酱弱点的跳蛋……」
    「但是屋酱仍是不会进到我的房里来。」
    「『花园』收了我的钱,帮我开发新的跳蛋,也假意把屋酱『卖给我』。但他们终究不会把屋酱送到我的房里来,因为他们可以继续把屋酱卖给别人。」
    「看看这些男人。他们还以为跳蛋真的能够击坠屋酱。」
    「这只会吸引更多自以为有希望击坠屋酱的男人竞标她……」
    「这四十六亿宛如投进○○○○堡冰冷的湖水里、被深不见底的淤泥给吞噬。」
    「回去吧,塔尔罗斯……」
    后面玛姬小姐和克丽丝小姐的演出固然精彩,但○○伯爵也无心再听了。
    正确来说,是四十六亿八千万。还要再加上一笔额外的跳蛋委託开发费。○○伯爵差点惹得○○总裁按下四十七亿的竞标钮。
    如果○○○子爵听见○○伯爵充满抱怨的心里话,他一定会予以反驳。只是他没有听见。
    「被屋酱骗了?」
    ○○○子爵仍然抱着因为坠入绳网而发光发热的苏菲小姐小心的安抚她颤动的灵魂。
    苏菲小姐因为被蒙上眼而敏感,因为全身发热而依偎在○○○子爵的怀里寻求慰藉。
    如果问○○○子爵最喜欢苏菲小姐身上的什么地方,那么便是苏菲小姐的双眼。
    当时他为自己的葡萄酒展售中心招募店员。之所以录用苏菲小姐,并不是因为苏菲小姐的工作能力多强,而是因为苏菲小姐的近视眼。
    苏菲小姐因为刻苦的学习而患有近视,可是她并不是选择戴上隐型眼镜来隐瞒自己的近视眼,而是戴上一附近视眼镜来承认她患有近视的事实。
    ○○○子爵最讨厌被别人欺骗了。他自然也就讨厌欺骗别人。他的所作所为一切属实,一切以诚信为最高准则。
    苏菲小姐从不骗人,每一笔经过她眼皮底下的帐目若有差池,全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子爵最喜欢苏菲小姐了。
    屋酱也从不骗人。她在台上被跳蛋搞到失神、差点因为失误而被送进男人房里。全都是的。
    ○○○子爵也喜欢这样的屋酱。
    「哈哈哈哈哈哈!」
    ○○总裁在房里爆出一阵笑声。
    该怎么说呢?因为他是相信屋酱的。
    因为他相信屋酱会一举突破「睡美人」困境,所以他在按下四十七亿的投标钮时迟疑了。
    现在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的直觉永远是对的!
    屋酱迈向三十亿身价的那场演奏,本来他也是要竞标屋酱的。但他在最后收手了。否则那天晚上就轮到他把手机摔碎在墙上。
    因为他相信屋酱,所以他不会竞标屋酱。
    就让那些傻瓜平白无故的把钱倒进水沟里吧!
    失了钱事小,严重的是失了面子。
    以为势在必得,结果屋酱都在最后一刻溜走了。
    唯有玛琳达和屋酱斗琴的那场演奏,○○总裁因为相信屋酱会赢,因此标下玛琳达。
    这让玛琳达从此成为他的女人。
    玛琳达在外可以当女王,但一进到他房里,就得乖乖听话接受他的支配。
    今晚,「睡美人」的表演依旧让他满意,依旧让他的男根撑爆他的裤襠。
    而玛琳达没有他的命令,还不能将蒙眼布拿下来。
    谁还需要竞标「睡美人」?谁还需要屋酱进房陪睡?
    有玛琳达就够了。
    一介「花园」女王来到他房里,只是一个乖乖接受支配的小女人。玛琳达给足他面子。玛琳达满足他的控制欲。
    ○○总裁来到被束缚的玛琳达身前,在她的「面前」脱下被他的巨根撑爆的西装裤。
    今晚一共有三名「睡美人」完成演奏。
    屋酱、玛姬、克丽丝。
    屋酱是第一个突破「睡美人」困境的跳蛋宝贝,儘管她付出了相当昂贵的代价。
    然后接着上台的玛姬女神轻易的完成了演奏。
    若说玛姬女神有可能超越屋酱,那么就是在这一场演奏。因为玛姬女神是第一个驾驭「睡美人」这种演奏型式的跳蛋宝贝。
    「克丽丝!」「克丽丝!」
    「克丽丝!」「克丽丝!」
    「克丽丝~!」
    克丽丝演奏完成之后,男人们给她的欢呼声源源不绝,丝毫没有要停止的跡像。
    「蓝色狂想曲」是一首令所有听者都会感到惊艳的曲子。而且从来就没有人能像克丽丝这样演奏单簧管。
    克丽丝来到「花园」之后才开始学音乐。她学了长号。
    从来就没有人相信成年之后才开始学音乐,能学到比从小就开始学音乐的人好。
    而克丽丝为了这首曲子,再一次突破极限。她学会了单簧管。
    更困难的地方在于「蓝色狂想曲」本身。因为「蓝色狂想曲」虽然可以用交响乐团来演奏,但它却不是古典乐,而是一首爵士乐。
    爵士乐的曲风远比古典乐更自由。并不是每一个习惯于演奏古典乐的音乐家都能完美詮释。
    在克丽丝口中,那就是「blues」!
    也只有不断打破常规的克丽丝才能演奏出如此自由奔放的曲风。
    银发异色瞳的美女克丽丝。玻璃娃娃一般皎好的身材。鏤空珠宝装把她的水滴型乳房和的曼妙的身材妆点得更诱人。
    克丽丝身上有太多的好。
    等等……银发异色瞳……
    「克丽丝的左眼像红宝石,而她的右眼像极了水蓝宝石。克丽丝今晚的恩客不是一名珠宝商吗?珠宝商看上的难道不是克丽丝的双眼吗?为什么要把克丽丝的双眼蒙起来呢?」
    「噢!因为他想独佔克丽丝的目光,所以他蒙上了克丽丝的双眼!」
    「克丽丝!让我们看看你的眼睛!」
    「拿下眼罩吧!」
    「今晚屋酱拒绝进入男人房里。玛姬也拒绝进入男人房里。」
    「就连一向都会进到男人房里答谢的爱芝小姐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也在今晚绝进入男人房里。」
    男人们想起了「花园」里的游戏规则。
    「只要女孩们完成演奏,她们就有权拒绝进入男人房里。」
    「克丽丝!你也可以拒绝进入男人房里没关係,但请你不要拒绝我们!我们想看你的眼睛!」
    「求你了!克丽丝!你不会受罚的!」
    「真的只要看一眼就好!」男人们哀求着。
    克丽丝在今晚成为「睡美人」。因为珠宝商吹捧她的身价。如今的克丽丝已经躋身于高价跳蛋宝贝的行列。以往那些邀请克丽丝进房的男人将无法再用低廉的价格邀请她。
    如果克丽丝再次被选为「睡美人」。那么克丽丝又会被蒙上眼,男人们因而无法在台上看见她迷人的双眼。
    唯有让克丽丝进房,男人才能再次享有克丽丝的目光。
    而今后想要竞标克丽丝,又因为克丽丝的身价和兢争者眾多而变得极为困难。男人们可以看见克丽丝双眼的机会就更少了。
    「真的可以吗?」克丽丝向「花园」求助。
    「花园」应允了。克丽丝这才把眼罩拿下来。
    酒红色的左眼和水蓝色的右眼。克丽丝迷人的异色瞳在台上闪闪发光,远比她身上华贵的珠宝更动人。
    男人们看见克丽丝的双眼,想起克丽丝在房里的好。男人们感动到痛哭流涕。
    克丽丝说:「我愿意答谢今晚的恩客。」
    而且克丽丝还说:「今后的每一场演奏,我都愿意答谢恩客。」
    男人们再度痛哭。
    然后克丽丝再度给自己蒙上眼。
    她在服务人员的引导下进入男人房里了。
    就在今晚。新的女神诞生了。
    「睡美人」克丽丝。
    屋酱是第一位完成「睡美人」表演的跳蛋宝贝。但是她拒绝进入男人房里。
    玛姬是第一位驾驭「睡美人」表演型式的跳蛋宝贝。但是她也拒绝进入男人房里。
    而克丽丝虽然不是第一位完成「睡美人」表演的跳蛋宝贝,也不是第一位驾驭「睡美人」表演型式的跳蛋宝贝。但是她成为第一位愿意以「睡美人」身份进房答谢的跳蛋宝贝。
    并且「睡美人」音乐会的规则因她而改变。
    克丽丝是第一位在演奏完成之后被允许拿下眼罩的「睡美人」。
    从此之后,所有完成「睡美人」表演的跳蛋宝贝都有权利拿下自己的眼罩。
    「睡美人」音乐会不再以击坠跳蛋宝贝为目的。男人们开始选择拥有美丽双眼的跳蛋宝贝,让她们在完成演奏之后拿下眼罩,在看尽她们裸露的胴体之后,反过来享受被这些美人儿用动人的双眼凝视的快感。
    克丽丝完成演奏当晚,她身上所穿戴的珠实被送到「花园」的竞标大厅,一件一件都以天价被卖出。
    「花园」恐怕早有预谋。
    「花园」和珠宝商谈妥了条件。
    珠宝商提供珠宝,而「花园」提供作为模特儿的跳蛋宝贝。
    「花园」更找来了前卫艺术家和前卫服装设计师观赏演出。
    日后的前卫人体艺术彩绘展和前卫时尚设计服装秀全以今日的「睡美人」音乐会作为蓝本。
    当然还有珠宝饰品展。克丽丝成为其中的常客,为「花园」赚进难以计数的钞票。
    「睡美人」困境虽然被突破了,但是「睡美人」音乐会从来就不会停止举办。
    「花园」赚进更多钱。男人、女人、商人、消费者、设计师、艺术家等全都成为「花园」的服务对像。
    「花园」究竟是怎么想到要和珠宝商牵线的?
    是○○○社长?还是○○○子爵?
    又或者是站在「花园」金钱流向第一线、为○○○子爵管帐的苏菲小姐?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到要去关注这个问题。
    世人只知道「花园」一口气改变自己的营运方向。不但避免成为只有上空秀的廉价色情娱乐场所,更避免跌落谷底被命运之轮无情辗碎的命运。
    「花园」赚了钱,而且避免被○○○社长或是舒芙蕾、巧克力等人毁灭的命运。可是那些一开始被选为「睡美人」的女孩们呢?
    她们之中,还有人因为身心受创而无法从「睡美人」的阴影之中走出来。
    小鳩再度被蒙上眼。
    蒙眼让她全身发烫。
    她被人拖着走。
    熟悉的准备室。
    熟悉的长廊。
    熟悉的后台。
    熟悉的舞台和观眾。虽然她「看不见」!
    她来到舞台上,但是她的双手再也握不住小提琴和琴弓。
    「啊!我又要被击坠了吗?」小鳩从口中呼出炽热难耐的气息。羞耻感在她的体内燥动,可是双耳涨红的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一首缓慢的曲子响了起来。
    她看见一个小男孩在鸟儿的引导下走出来。
    「彼得与狼」。一首由谢尔盖.普罗高菲夫所谱写的音乐童话。
    另一边,一隻鸭子踏着一拐一拐的脚步走出来,被一隻带着异色瞳的波斯猫赶进湖里。
    这隻波斯猫是真心想要吃掉鸭子的。直到大野狼踏着令小鳩也害怕的步伐走出来。
    当大野狼出来的时候,小鳩是真的吓坏了。她被吓到一动也不敢动,可是她的身子却违背她的意愿不断的颤抖。
    山一样高的大野狼。不要说对付牠了。谁还有办法从牠面前逃开?
    大野狼旁若无人的走过来,在小鳩的身边绕了几圈,然后慢条斯理的坐在她身边吞掉了鸭子。小鳩的脑中一片空白。
    而波斯猫和小鸟趁着大野狼吞掉鸭子的空档,趁乱逃到树上去。只有小鳩呆立在原地。
    「救救牠啊!救救牠啊!」小鸟惊慌失措的喊道:「鸭子是我们的朋友啊!」
    大野狼又望了过来。这次牠盯上了小鳩。巨大的尾巴围在小鳩身旁摆动。而波斯猫事不关己的趴在树枝的另一头。只要山一般高的大野狼不再望过来,牠就不必再採取任何行动。
    仅仅只是和大野狼四目相对,就让小鳩吓到喘不过气来。
    「救救牠啊!救救牠啊!」小鸟再次呼救。牠希望小鳩能够救救他们共同的朋友。
    不行!我做不到!
    不行!我做不到……
    「呜……呜呜呜……」小鳩开始哭泣。
    「救救牠啊!救救牠啊!」小鸟仍在小鳩的身边打转,希望小鳩有所行动。
    「不行!我不行!」
    「嘿!你去引开牠的注意!」
    突然有一个小男孩对小鸟下了指令,小鸟依言飞去扰乱大野狼了。
    小男孩带着一綑麻绳爬上树,用他那双不太灵活的手结起绳圈。
    儘管那是一隻山一样高的大野狼,可是小男孩仍是成功的把绳圈套在牠的尾巴上。
    小男孩奋力一拉,还真的把大野狼的尾巴给吊了起来。大野狼的尾巴就这样被吊在树上。
    「这样就抓住大野狼了吗?」小鳩仍在害怕的发抖。她知道山一样高的大野狼随时可以拉倒树木再动起来。
    但就像没人看见她所洞悉的危险一样,猎人从另一头走了出来,一边对空鸣枪,一边宣告大野狼再也无法伤害他们。
    而这时,被吞掉的鸭子奇蹟似的从大野狼的口中生还了。
    「奇怪?」
    只见一阵低沉的和弦响起,小鳩再度感到不寒而慄。
    大野狼再度行动。牠一张口又把一拐一拐走在小鳩面前的鸭子吞进肚子里。
    猎人不见了。异色瞳的波斯猫一看情况不对,又跑到树上去。
    「救救牠啊!救救牠啊!」小鸟依然在小鳩的身边打转。期望小鳩可以救救牠们共同的朋友。
    「不行……我不行……」小鳩依然没有勇气。但有一个女孩拿起法国号挺身对抗山一样高的大野狼。她是第一个被选为「睡美人」的跳蛋宝贝。
    一支法国号能做什么呢?就算普罗高菲夫的「彼得与狼」一开始是以法国号为配乐,用法国号来奏出代表大野狼的乐句,但是在今天这隻山一样高的大野狼面前,法国号又能做什么呢?
    只见法国号化成了一个小男孩,前去用绳子绑住了大野狼的尾巴。
    接着一旁的竖琴也化弹奏起来。竖琴化成另一个小男孩,前去用纤细的手法绑住了大野狼。
    愈来愈多的乐器响了起来。她们在演奏的同时纷纷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小男孩,前去用绳子绑住了大野狼的尾巴。
    小鳩流下泪来。
    因为她做不到。
    那可不是什么大野狼。那是玛琳达和她的管风琴啊!
    一把长笛响了起来。一个特别天真的小男孩绑住大野狼的尾巴,然后来到小鳩身边鼓励她。小男孩一直鼓励她,并且化作一隻小鸟在小鳩头上打转。
    这下小鳩头顶上一共有两隻鸟儿。一隻用非常担心的鸣唱在叫唤她,而另一隻用非常乐观的鸣唱在鼓励她。
    随后,小鳩发觉有一双温暖的手将小提琴交到她手上。
    可是小鳩还是无法握紧它。
    那个把小提琴交给她的女人温柔的为她吹奏起来。她的长笛化成第三隻鸟儿。
    「啊!鸟儿多自由!我曾几何时也是一隻这样自由的鸟儿,我曾经充满勇气!」小鳩咬着嘴唇。她伸手想要抓住一隻属于她的、自由的鸟儿。她在演奏「卡门」的时候多自由啊!如今她是否还能配得上她那件大红色的演奏服呢?
    小鳩轻轻提起小提琴的弓,为来到面前鼓励她的鸟儿们而演奏。
    她先是化作鸟儿回应鸟儿们的呜唱,接着化作一名奔跑的小女孩。
    别的女孩们重拾乐器时,她们的演奏都是化成一个小男孩。只有小鳩,她的小提琴化作一个勇敢的小女孩。因为那是她自己。
    第一个来到她身边的小男孩把绳子交给她。她拿到绳子之后奋勇爬上树,奋力把绳圈套到大野狼的尾巴上。
    小鳩把大野狼的尾巴绑在树上。吹奏着长号的猎人走出来为她喝彩。鸟儿们来到她的头上为她鸣唱。
    其中一隻鸟儿化作小枝。她紧紧拥抱小鳩。
    另一隻鸟儿则化作小A从另一侧拥抱她。最后那隻温柔鼓励她的鸟儿则化作玛姬前辈。
    所有被选为「睡美人」的跳蛋宝贝都来了。小鳩拿下眼罩看见每一个人。她们都为她的重获新生而感到开心。
    克丽丝也来了。小鳩看见吹奏长号的克丽丝身边还放了一支单簧管。原来那就是她所看见的「猎人」和「猫」。
    克丽丝一人分饰两角。她吹奏长号的时候化作乐观开朗的猎人。而她吹奏单簧管的时候则化作一隻我行我素的异色瞳波斯猫。
    屋酱轻轻放开琴键。小鳩看见那隻一拐一拐走路的鸭子走到旁边去了。然后玛琳达从管风琴的阶梯上走了下来。山一般高的大野狼乖巧的伏在管风琴上。
    「奇怪?」小鳩盯着屋酱的右手猛瞧。
    「屋酱的右手是不是真的……」
    来到屋酱身边的玛琳达一开口便说:「哼!你要是真的像这隻鸭子一样随便就被人吞掉,我可不会饶你!」
    屋酱笑了笑。她用右手弹奏起彼得的步伐。玛琳达半信半疑的盯着她的右手。
    「原来那个把绳子递给我的小男孩就是屋酱……最一开始把绳子绑到大野狼尾巴上的小男孩也是屋酱……」
    「屋酱把大野狼的尾巴绑到树上之后,所有的女孩们都有勇气对抗大野狼了……」
    「我也是被屋酱所救……」
    小枝说:「对啊!多亏屋酱举办这场私人音乐会,我们才可再次像这样一起演奏!」
    小鳩向屋酱道谢。而屋酱说:「你应该谢谢小枝。」
    「是小枝向玛姬前辈求助,然后玛姬前辈把你们的情况全都告诉我。」
    「还有玛琳达。」
    「你也要谢谢玛琳达。」
    「除了她,我想不到还有谁可以扮演大野狼了。」
    「要是随便找一个人来扮,我可不认为一隻一点也不可怕的大野狼可以帮助你们真正的克服心灵上的恐惧。」
    「玛琳达女王……谢谢你……」小鳩来到玛琳达的面前道谢。她是真心害怕玛琳达和她的管风琴。
    即便她因为玛琳达而获救,走出了「睡美人」的阴影。但是直到现在她仍然害怕玛琳达。因为玛琳达曾在她出道那天就击坠她。
    而玛琳达说:「哼!是因为屋酱答应要请我吃Lips  amp;  Flips的下午茶,我才来的。」
    屋酱说:「不会让你久等的。现在就让我们一起享用Lips  amp;  Flips的下午茶吧!」
    「铃铃酱」和一群可爱的小女僕将下午茶时光带了进来。原来屋酱借用「花园」演奏厅,不但在这里办私人音乐会,还把Lips  amp;  Flips的桌椅和小女僕们全都带了过来。
    座位早就佈置好了,就等她们入座。
    除了Lips  amp;  Flips的下午茶,可丽露、巧克力、舒芙蕾也各自推了餐车进来。
    玛琳达选了舞台边最靠近管风琴右边长梯的位置坐下,而屋酱差遣舒芙蕾去服侍玛琳达。
    巧克力和可丽露开始分送甜点,大家围在屋酱的身边享用。
    「铃铃酱」和一群小女僕去玛琳达身边做桌边服务。不一会儿,「铃铃酱」带着猫耳发箍过来了。
    「主人!铃铃酱想和您一起扮成猫!一起留下快乐的回忆!」
    一群戴着猫耳的小女僕一拥而上,立刻把屋酱也扮成了猫。
    「要拍了喔!」舒芙蕾不知何时已经准备好拍立得相机。在她的一声呼喊下,所有的小女僕立刻摆出了撒娇的可爱模样。
    而巧克力接替舒芙蕾的位置,改由她站在玛琳达的身边侍茶。
    舒芙蕾拍下照片,她兴奋的用左手第一指节抹脸。
    「很棒的表情喔!主人!」
    屋酱拿到照片,看见一群可爱的小女僕围着她做出可爱的表情和动作,只有戴着猫耳发箍的她不知所措的被围绕在中间。
    儘管她不知所措,但她头上戴了猫耳,半握拳的双手也来不及放下来,真的有点像猫。
    一群小女僕纠缠完她之后,又跑去找别人。舒芙蕾跟在她们的后面一一为小鳩、小枝、小A、玛姬前辈她们拍照。
    但是她们怎么会跑去找可丽露呢?
    「铃铃姊姊!」那个自称「铃铃酱」的小女僕一把投进可丽露怀里。
    「娜娜、拉拉、露露、蓓蓓、泡泡……」可丽露一一叫唤围绕在她身边的小女僕。然后可丽露温柔的叫那名自称「铃铃酱」的小女僕为「莉莉」。
    莉莉拿起一付猫耳发箍,希望「铃铃姊姊」跟她一起扮成猫。
    「铃铃姊姊」答应了。她戴上猫耳,举起半握拳的双手一口气就摆出了三个pose。
    「喵喵?!」「喵喵?!」「喵喵?!」可爱的程度让屋酱也大吃一惊。
    而舒芙蕾啪啪拍的按下快门,一个pose也没有漏掉。接着她们一起扮成猫合照。
    「献给最可爱的娜娜、拉拉、露露、蓓蓓、泡泡,还有莉莉。」可丽露写下祝福的话语,并且在照片上签了名,她和小女僕们紧紧相拥。
    「铃铃。」这是可丽露在照片上的签名。
    「Canelé。」屋酱说。
    她向小鳩、小枝、小A、玛姬前辈、还有围绕在她身边的跳蛋宝贝们解释道:「我要开一家女僕咖啡厅。名字就要叫做『Canelé』。」
    「这是我刚才决定的。」
    「来吧,请大家嚐嚐看!这是可丽露做的canelé(可丽露)。」屋酱把这些黑色小铃鐺状的甜点分给小鳩、小枝、小A、玛姬前辈、还有围绕在她身边的跳蛋宝贝们。
    「可丽露又被称作『天使之铃』……」
    「在製作时加入了大量的糖,在烘烤时足足烤了一小时。就好像歷尽磨难一样,最后烤成了黑色酥脆的外表,可是又保留柔软而温润的内在……」
    屋酱望向玛琳达那边,发现她也在巧克力的服侍下拿了一个可丽露。
    玛琳达一口咬下,露出满足而幸福的表情。
    屋酱觉得欣慰。今天的私人音乐会一切都好,她也邀请了爱芝小姐,帮爱芝小姐准备了座位,只是爱芝小姐没有来。
    玛琳达命令巧克力打包了一份。也许是要带回去给爱芝小姐也说不定。
    屋酱心想,若是她打算和爱芝小姐重归于好,也许还要再度请求玛琳达协助她也说不定。
    屋酱想念她的爱知老师。
    「睡美人」事件告一段落之后,屋酱在可丽露的陪同之下前去父母坟前扫墓了。
    今天不是父亲和母亲的忌日,只是因为屋酱终于有勇气来面对他们。
    父亲,母亲,○酱来看你们了。
    ○酱?○酱是谁啊?可丽露大吃一惊。
    对不起喔,当时没能向你们坦白○酱成跳蛋宝贝的事,虽然你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因为人死之后变成神明就无所不知了……虽然无法再干涉人间的事务。
    ○酱成为跳蛋宝贝,所以才还清了我们的债务
    ○酱有好多话要说……
    ○酱……原来主人真正的名字叫○酱……可丽露会记住的。
    为什么会叫做屋酱?
    当时屋酱的事务所负责人拿到屋酱呈交上来的基本资料,决定签下她的时候问道:「○酱?你确定要用○酱这个名字上台吗?」
    ○酱恨恨的把头甩到一旁。眼中含泪。
    这是父母帮她取的名字。不论她上台演奏是否失败,不论她是否进到男人房里被男人玩弄,她都是○酱。她还能怎么办呢?
    「看来得帮你取一个艺名了呢!」事务所负责人像是看透她的心事一样。
    「○酱……○酱……」
    「有了!黑长直、惜话如金、肌肤和身姿都无可挑剔,那就叫『屋酱』。」
    「『屋』这个字拆开来看,『尸』就字型上来看能代表你的瀏海和黑长直。『至』这个字上头是『口』,而且口中含玉,代表你惜话如金。而且『至』这个字写起来像『玉』,代表你的身体洁白如玉。」
    「再说『屋酱』这个名字用日文唸起来也好听。用日文发音唸起来即为『雅酱』。虽然日文的『雅』(まさ)并不直接唸作雅,但若要直接用发音把『屋酱』翻译回来就是『小雅』……」
    「很不错的名字吧?既不会让你用真名示人,又不会让人忘记你的名字。」
    「那么屋酱,希望你可以在这条路上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酱瞪大眼,不,那个时候已经该叫「屋酱」了。屋酱瞪大眼,再次把头甩到一旁。「屋酱」这个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酱。
    是的。○酱。
    爱芝小姐每晚在夜里向她心中所想像的屋酱道歉时,她口中呼喊的名字也是○酱。
    那个时候爱芝小姐还是○酱的爱知老师。
    她向○酱的父母收了钱,教会○酱弹钢琴。
    但她却没想到她收了高额的学费,仍是付不起教室的租金,自己的生活也成问题,最后只能沦落「花园」。
    然后,她听说○酱的父母也欠了钱。因为她教会○酱弹琴,○酱要出国参加钢琴大赛。
    登台演出那天,爱知老师给自己取名叫作爱芝小姐。她夹了一颗跳蛋就上台演奏。
    爱知老师的琴艺高超。但就算她已经是大人了,她从来就没有把那种恣意大闹的小东西给放进那里过。
    吃惊之馀,爱知老师被击坠了。
    隔天,她从男人的房里回来,拚了命的想要把自己给洗乾净。
    明明自己已经是大人了,做那些色色的事情也是可以的,但为什么她还是感到如此羞耻呢?
    爱知老师擦乾眼泪,她不想要再被击坠了。
    她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在「花园」里担任指挥。
    指挥的方式是自由的。只要她的双手不要停下来,谁也无法指责她失误。
    她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一定能扮演好指挥的角色!
    「花园」应允了。爱知老师从此成为乐团指挥,再也不会被击坠。
    可是她又担心起来。
    她不会被击坠,可是身为跳蛋宝贝没有不被击坠的。
    她动用心计而逃离被击坠的命运,却逃不过一直积在心里的罪恶感。
    她必需进房。
    唯有进到男人房里,她才有脸站在那些被击坠过的跳蛋宝贝们面前。
    于是爱芝小姐成为指挥,逃离被击坠的命运,却从此把自己卖了出去。
    她从此每晚进房答谢。
    该和今晚的男人玩什么呢?爱芝小姐讨厌被男人粗暴的对待。
    对了,她曾经是个老师啊!只是她所知道的老师跟男人在房里想像中的「老师」不太一样。
    爱芝小姐费了一番工夫打理自己的外表,开始玩起cosplay。
    空姊、女祕书、俏护士……
    最后是男人们心目中手持教鞭、穿着窄裙和爆乳装的性感女教师。
    当爱芝小姐经歷过无数次的cosplay,她再次成为「老师」的时候,她再也不会感到羞耻了。
    她研究自己身上的敏感带,她学习一切的性爱技巧。她在「花园」里教导女孩,也在男人房里主导每一个火热的夜晚。她彻底成为性感的化身。
    但是屋酱的出现令她震惊。
    屋酱的出现令她想起自己间接害惨屋酱和她的父母。
    当她和屋酱合作演出,她终于忍不住。
    她撑完克丽丝演出的「蓝色狂想曲」之后便逃回房里,并且拒绝进入男人房里。
    因为羞耻。
    因为对屋酱感到最深的歉疚。
    可是屋酱是怎么想的呢?
    若是没有爱知老师的教导,她学不会她最喜欢的钢琴。
    若是没有爱芝小姐的支持,她无法突破这次的「睡美人」困境。
    她来到「花园」之后,之所以没有去找爱芝小姐相认,并不是因为她记恨爱知老师害惨她和她的父母,而是因为爱芝小姐的形像和爱知老师相去甚远。
    爱知老师是一个极度害羞的人啊!
    屋酱扫完墓,回到她原来下车的地方。
    舒芙蕾在原地等她。可是巧克力就是不见踪影。
    屋酱买了车,让舒芙蕾方便接送她。她们是开车来的。
    舒芙蕾是她的全能女僕。所有重要的事都可以交给她去办。
    可丽露擅长的事情比较不一样。但有些事情非她不可。
    就只有巧克力,屋酱至今还是没弄清楚巧克力真正擅长的是什么。
    「奇怪?」屋酱问道:「巧克力在吗?我们现在要回去了喔!」
    巧克力听见屋酱问话,她这才从某棵树的阴影底下现身。
    屋酱说:「你们怎么不和我一起进去呢?我还想向父亲母亲介绍你们的……」
    「你们是我新的家人。」
    舒芙蕾说:「因为我们不擅长这种场合嘛!」说着说着,舒芙蕾笑嘻嘻的用两根手指在眼睛底下画出代表眼泪的波浪曲线。
    而巧克力则说:「有一半的黑手党老大暗杀事件都是发生在墓园里。所以我去执行护卫任务了。」
    「护卫谁?」
    巧克力默不作声。
    屋酱哭笑不得。
    巧克力到底在演哪齣啊?
    「对了。你们会后悔被我买下吗?」
    屋酱想起她的爱知老师。以爱知老师的个性来说,她一定是因为觉得对自己有所亏欠所以才避不见面。
    只是因为爱知老师没有问过她的想法。
    不过没关係,屋酱会修补这段关係。
    屋酱也对自己的三个女僕感到亏欠。因为她买下她们,用金钱强迫她们成为自己的家人。
    家人不应该用买的。
    但是她们是怎么想的呢?
    「怎么会?」可丽露焦急的想反驳。
    巧克力似乎露出「笑容」。她站到可丽露身边。似乎只要能待在可丽露身边,她就感到心满意足。
    而舒芙蕾说:「怎么会呢?让主人露出笑容是我们的责任啊!」
    屋酱笑了。她坐上车,让舒芙蕾开车带她们回家。
    回到她们的家。
    屋酱的本名叫○酱。可丽露会记住她。
    可丽露的本名叫铃铃,屋酱也会记住她。
    但是在一开始参加○○伯爵所举办的跳蛋宝贝蒙眼脱光光没穿衣服派对时,在与会者的眼中留下深刻印像的○○○小姐,还有谁会记得她?
    她的名字在「花园」的歷史上无足轻重。所以没有人会记住她。
    那天,○○○小姐从○○伯爵的领地回来,很快的就接到来自○○○候爵的邀约。
    虽然○○○小姐在○○伯爵举办的派对上没有见到○○○候爵的真容,但是他们互相交换了约定。
    ○○○候爵承诺邀请○○○小姐到他的领地一游,并且保证她一回到事务所就会收到邀请。而○○○小姐也邀请○○○候爵来「花园」里聆听她的演奏,并且承诺只要她演出成功,一定会到候爵大人房里进行「答谢」。
    那时,「睡美人」风波正闹得沸沸扬扬。所有的事务所跳蛋宝贝都害怕接到贵族们的活儿,因为「睡美人」的表演型式正是从贵族的派对衍伸出来的。
    所有的事务所跳蛋宝贝一到贵族们的领地去「表演」,不是被玩弄,就是被凌虐。
    最后全都身心受创的回来。
    ○○○小姐的事务所助理也曾经劝阻她。说她在「花园」里的演出就要开始了。她这辈子就算及不上屋酱,她也能够跟玛姬比肩,只要她好好准备接下来的演奏。
    「你才刚从国外回来,现在就又要再出国……先缓一缓吧?」
    可是○○○小姐很坚持。
    没想到她一去到○○○候爵领地,从此没有再回来。
    ○○○小姐被○○○候爵骗了吗?她被○○○候爵玩弄了吗?是什么原因令她再也没能回到「花园」呢?她在○○○候爵领地遭遇不测了吗?
    就算没有办法及得上屋酱,但她可是有可能成为和玛姬小姐比肩的事务所跳蛋宝贝啊!
    而○○○小姐既然没有回到「花园」,○○○候爵也就没有来到「花园」聆听○○○小姐的演奏。○○○小姐的事务所似乎也没有再继续追踪这件事。
    从此之后,没有人记得○○○小姐。
    不,会有人记得!
    ○○伯爵也回到他的家,回到风景秀丽的○○○○堡。
    将近四十七亿的金钱投入「花园」之中而没有获得任何回报。丢了钱事小,但是透过击坠屋酱重振○○伯爵家声的计画落空了。他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在贵族的社交圈里获得名声呢?
    「主人,有您的信。」塔尔罗斯呈上一封信。看起来像是一封邀请函。
    ○○伯爵打开来一看,原来是○○○候爵寄来的。
    ○○○候爵写信的文风和他咬文嚼字、一定要堆满华丽词藻的习惯大不相同。
    ○○○候爵写的信明显简短许多。但是又和「花园」那种拐弯抹角、藏一堆心计在里面的「简短」大不相同。
    ○○○候爵写信非常诚恳。信上详实叙述命运之神如何藉由○○伯爵的手行使祂的神蹟。
    命运之神在○○伯爵所举办的派对上促成他和○○○小姐的相遇。
    ○○○候爵和○○○小姐在为期三天三夜的派对中从相遇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爱。一切都是命运之神的指引。一切都是○○伯爵促成的姻缘。
    信的最后面写道:○○○候爵和○○○小姐诚摰邀请○○伯爵参加他们的婚礼。
    ○○伯爵看完后呆了半晌。
    这次不像前往「花园」那次一样。不用带心计过去了。
    会有人记住他的名字,而且是用最诚恳的方式。
    然后○○伯爵向他的僕从塔尔罗斯下令道:「塔尔罗斯,准备礼金。准备前往○○○候爵领地参加婚礼!」
    「是的!主人!一切如您所愿!」
    ○○○小姐的名字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但是○○○候爵会记得。记得他一生的摰爱。
    ○○伯爵的名字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但是○○○小姐和○○○候爵会记得。记得他们一辈子的大恩人。
    因为○○伯爵促成他们的姻缘。
    这段故事或许有传到屋酱耳里,又或许没有。
    当○○○小姐来到○○○候爵领地时,发现事务所负责人和曾经劝阻她的事务所助理已经在○○○候爵面前等她。
    难怪她下了飞机之后无人接应。
    她是凭着心里一定要见上○○○候爵一面的心意才来到这里的。
    确认了○○○小姐的心意之后,○○○候爵向她求婚,并且向她表明自己已经和事务所谈好买下她的事宜,一切就只等○○○小姐点头答应。
    ○○○小姐当场答应○○○候爵的求婚,并且在○○○候爵领地住了下来,再也没有回到「花园」进行演奏。
    她捨弃在「花园」里出名的一切可能性,用她登台演出的机会换得一辈子的幸福。
    那么屋酱呢?如果○○○社长愿意花钱买她、帮她赎身,屋酱会心甘情愿接受被○○○社长买下的命运吗?
    家人……不应该是用钱买来的。
    事到如今,屋酱还会这样想吗?
    而○○○社长又会怎么想呢?他又会明白屋酱的想法吗?
    ○○○社长一定会明白的。因为○○○社长懂她。
    --

章节目录

「花園」--跳蛋寶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uQwQ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uQwQn并收藏「花園」--跳蛋寶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