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淮序赶到的时候,言蓁正在码头上等他。
    码头道路宽阔,细高笔直的路灯立在两旁,将她的身影衬得很是纤细渺小,在地上拖出瘦长的影子。
    他走过去,半遮住了照向她的光源。
    言蓁眼前一暗,抬头看去,对上他的眼睛。
    “你怎么真的来了。”
    他低头看着她:“不是你说想我?”
    “我后来不是发微信给你解释了,那是应抒她们的一个小测试而已。”言蓁从椅子上站起身,“这么迟了,你不用特意过来的。”
    他轻轻挑眉:“是么?那你在这等谁?”
    她目光游移向一边:“…我看风景。”
    他笑了一声,往前一步,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坚实而温暖的怀抱将她裹了起来,风衣上还沾着赶路而来的过程中被冷风吹透的寒凉,在此刻,却好像一点点被内心热烫熨平。
    言蓁将他的外套拽紧了些:“你怎么过来得这么快,你家离这挺远的吧。”
    他“嗯”了一声:“我从公司过来的。”
    “病刚好就开始加班,可真有你的。”她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是不满,蹙眉用力推开他,冷哼一声,“干脆猝死算了。”
    她头也不回地往前走,陈淮序跟上,将她的手指拢进掌心,反客为主地掌控着步伐节奏:“只是今晚比较忙,未来的一周我都会准时准点下班。”
    “我们游戏还要继续,蓁蓁。”
    轿车拐进言家别墅的院子,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停在门前,而是绕了个弯,往车库驶去。
    言蓁虽然不解,但也没说什么,直到车在车位上停稳,发动机熄火,车厢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没急着下车,靠在座椅上酝酿了一会,伸手朝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凑过来。
    陈淮序以为她要说什么,配合地俯身,侧头。突然间一个吻落在他的脸颊上,触感轻柔。
    他有些意外。
    “这是今晚的奖励。”
    她匆匆亲完,转身就要开门下车,发现门没解锁,回头看他:“解锁呀。”
    陈淮序摸了摸脸颊,回味了一会,轻笑:“是不是有点不够?”
    言蓁看着他的眼睛,总觉得那背后藏着什么,好像这个吻只是一个饵,一旦她上钩,就会被彻底钓起。
    她飞快地凑过去,在他唇上点了一下:“好了,不许得寸进尺,我要走了。”
    “不行,还是不够。”他趁势搂住她,扣着她的后脑勺,唇瓣贴了上去,加深了这个吻。
    狭小的车厢内,亲吻的触感仿佛被无限放大,催动着情欲急剧上升。
    唇舌缠绵,言蓁喘息不断,迷糊间听见座椅调整的轻微响动,随后整个人被他从副驾抱了过去。
    陈淮序让她跪坐在自己身上,背对着方向盘,抬头含着她的唇有一下没一下地吮,手指搂着她的腰缓缓收紧。言蓁本来是双腿岔开坐在他的腿上,被他用力地往怀里带,整个人向他栽去,大腿根夹着他的胯骨,腿心准确地贴上了他的。
    有点热,但还没完全勃起,尽管如此,存在感也让人难以忽视。
    她不太适应,挣扎着要起身,结果被陈淮序按住腰,就这么缓缓地开始磨。
    她身体一僵,一股电流顺着脊椎骨直冲而上,在脑海里炸开来。
    尽管隔着衣料,但触感是真实存在的。敏感的腿心蹭着他的性器来回地动,隔靴搔痒一般互相抚慰,她能感觉到布料下那根东西在一点点变大,变硬,极有侵略性地戳着她,让她浑身发软。
    她挨过那个东西的插弄,知道是怎样的一番滋味,身体突然就燥热起来,察觉到了一点危险的信号。
    “你……”
    陈淮序伸手,将她的裙子撩开,按着她更用力地压在自己的阴茎上,模仿着交合的动作,轻轻抬腰往上顶。勃起鼓涨的一团不断地撞着她软嫩的腿心,几乎要将内裤顶陷进两瓣阴唇里。
    言蓁急促喘息,手指揪着他的衣服不断地收紧,有点麻,但又有点痒。腿心灼热,她下意识后退,然而大腿不小心碰到他的腰带,传来冰凉的皮质触感。冰火两重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停在原地,被他隔着裤子用阴茎磨穴,身体不自觉地轻颤,不受控制地湿了腿心。
    陈淮序的吻顺着她的颈侧滑落,含着白嫩的肌肤又舔又咬,手指探到裙底,将被濡湿了内裤往一旁拨开,更加毫无阻碍地动作。
    娇嫩敏感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被带着韧劲的布料和布料下的粗硬阴茎反复地顶磨。一切淫靡的动作都被遮掩在她的裙下,隐秘的快乐冲刷着她的神经,渐渐蚕食着她仅剩的理智。
    言蓁忍不住轻哼,带着娇媚尾音的呻吟轻飘飘地回响在车厢内,将情欲的烈火催得更旺。
    陈淮序伸手解她的衣服,露出被内衣包裹的饱满奶乳。
    从一个吻开始,被勾得理智渐失的言蓁,这才缓缓地回过神来,看他往自己胸上咬,伸手推他:“……这是在车上!”
    “不可以吗?”他在她腰上轻轻捏了捏,“自驾游那天我就想这么做了。”
    那天,她湿漉漉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他产生一种极为强烈的情欲冲动,想要把她按在车上,肏哭了也不停下来。
    言蓁还是有些紧张:“不行……”
    “这是你家的车库,没人会来。”他勾着她的内衣带子,“别怕。”
    她仿佛明白了什么:“…你是不是故意开到这来的?”
    他们之间的游戏,向来是他主动,可今晚,完完全全是她内心的动摇,是向他情感上的倾斜。
    陈淮序执起她的指尖亲了又亲:“既然你向我迈出了这一步,我就不可能放你走。”
    ——
    把旧版的车震play移到这里了
    我个人很喜欢的一场车
    --

章节目录

潮沙(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唯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唯雾并收藏潮沙(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