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座圣殿就在那里,一场针对狼人的战争即将揭开序幕。

    ——————————————————————————————————————————————————————

    即使日光已经被厚重的云层所遮盖,向外散发出冷清暗淡的光线,也不能改变亚伦脸上那种昂然的光彩。yī zhèn 清风将他从额际散落的一缕银色的头发在眼前吹来吹去。但是亚伦好像对远处长势杂乱的草丛视而不见,他眼中看到的,仿佛是一条通往云端的征途。

    从威廉口中的一段话,再次清晰地回荡在亚伦的耳边。

    “如果能得到一座圣殿的认可,将会完成一个王者的奠基!三座圣殿,便可以得到长达600年的生命!而攻占七大圣殿,将能获得永生,成为一个神、一个真正的活在世间的神!”

    王者、长寿、永生、神!这些字眼,让亚伦眼珠,不论转到眶中的任何部分,都显得变幻莫测,即便是身边的奎托斯,也不知道他此刻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其实不单单亚伦是这样,似乎每个人,每当在有所成就的时候,常常会伴有一种虚空的感觉。

    短暂的事物不能让人满足,或许惟有号称永恒的‘神’,才能满足人心深处,对永恒事物最终极的渴望。

    神代表着永恒,这样的意义,第一次放在亚伦的心里,使他十分渴望去寻求最终的dá àn 。

    ………

    先力抓获的狼族俘虏jiāo dài 了一切。

    狼族内部的‘大灾变’分裂,使得狼王带着大部分族人从他们的栖息地迁徙,在jīng guò 了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之后,狼族来到了斯巴达的南部平原定居。只是由于战争和迁徙,让狼族内部食物过于匮乏,所以才导致了这次入侵。

    亚伦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了,如同远方深远的海洋,“通知染血大峡谷的执政官库鲁什,告诉他集结第二军团。……随时听候斯巴达的战斗召唤。”

    他下达备战的命令,已不再是单纯的为了驱除掉狼族的隐患,眼下第五座圣殿的存在已经得到了证明,攻占一座圣殿的意义,有时候远比征服一个野蛮部落要重要得多。

    可惜眼下战争的时机并未来临,亚伦在等神赐贸易jié shù ,以及战神祭祀诺西卡和外交官长老的最终归来。

    “吾王!”突然一到苍老的声音传入亚伦的耳际。

    新落成的三层建筑,斯巴达王官邸的门前,祝融部落的老族长七十岁的先山,他似乎有事情要说。

    经受岁月的无情刮凿,让这苍老的张脸庞,看上去皱纹粗糙而又shēn kè 。由于先山身边带着一个异邦人,让亚伦的目光很快便掠过了那张苍老的脸颊,落在了他身边的‘矮个子’身上。

    从外表就可以看出,这已不是简单理解的个子矮小那么简单。

    只有半人身高的‘侏儒’,他虽然穿着用金丝编制的奢华衣服,却身形扭曲,腿短而手长,长著大nǎo dài 和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孔,一张苍白的古怪面容,很难让亚伦分辨出他的具体年龄。

    看到斯巴达王的眉峰微挑,先山咳嗽了两声,在亚伦的眼里看上去,与平时相比,他的面色稍微有些古怪。

    “吾王,这位是劈山的山底国王哈格。带着满满的诚意,还有礼物而来,希望受到斯巴达的收容和庇护。”

    劈山里的种族?山底国王、希望得到斯巴达的收容和庇护。不得不说,先山古怪的面色,还有他一连串古怪的措辞,让亚伦对他身旁的侏儒瞬间来了兴趣。

    通过正眼打量,在侏儒有些不成比例的脸上,只有点淡淡的眉毛,塌鼻梁,厚大的嘴唇,两只眼睛的距离也有点远,脑后留着一条粗粗的马尾辫,看起来十分滑稽。

    “在斯巴达的领地周边,也有人敢自称国王吗?恩,还是一位藏在山底下的国王。”随着亚伦刻意加重语气饶有兴趣的问话。使得站立在大门两侧的斯巴达战士,放低手里的长矛,抵住了这位山底国王的后勃颈处。

    感受到后勃颈一凉,和察觉到两个铁塔战士的嗜血眼神。一霎间,山底国王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望着面前的斯巴达王,直过了十几秒钟,方才浑身打哆嗦,吓得晕头转向,惊惧地趴在了地上,“不要杀我,我是山底侏儒,不是国王,不是。只要不杀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趴在地上的丑陋侏儒,身体比例极不正常,因为害怕而心血上冲,一双大大的的眼睛鼓起,眼睛给松弛的眼皮包着,简直看不见眼珠。

    “目标————侏儒,富有创造性的种族,拥有充沛的体力。此人不是缺乏勇气、而是没有这种素质。”

    通过数据观察,亚伦的眼睛里闪耀着敏锐的光辉,山底国王那张脸,因为受到惊吓,皱缩得像个干瘪的果实。

    稍后根据亚伦的了解,他很快知道了侏儒们虽然住在地底下,但生活富足,在安全的时候,有时还会出来地面举行庆典等等细节。

    侏儒对人类和其他的种族怀有戒心,只有少数被他们信得过的人,才会有贸易往来。而巧合的是,祝融部落正是侏儒信得过人里的少数人之一。侏儒天生性情懦弱、胆小怕事。祝融部落族长先山一直bāng zhù 侏儒,保守着他们的秘密。

    但是自从斯巴达人剿灭了劈山瀑布的食人魔之后,侏儒的地下入口,——金矿所存在的溶洞深处,恰巧被斯巴达所占据。回想当初没有jì xù 朝着溶洞的深处探索,只是因为时间来不及。现在看来,随着金矿的开采,亚伦知道侏儒的存在,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是一个温顺到卑微、胆小如老鼠的种族。”亚伦如此判断。如非山底国王亲口承认,亚伦或许根本无法相信,一个拥有十万人口的庞大种族,要每天付出几个侏儒少女的代价,供养两头食人魔,来bāng zhù 他们‘守护’地下王国的入口。

    假如不是金矿jì xù 深挖开采,有个别地精已经发现了侏儒的踪迹。说到底,山底国王不会这么轻易就走出地表。

    “山底侏儒之所以来到斯巴达,完全是出于;之举。”认清这一点,亚伦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丝lěng mò 。

章节目录

斯巴达全面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更浩瀚的海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更浩瀚的海洋并收藏斯巴达全面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