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推荐票票!!!

    ……………………

    “亚神族斯巴达胜团战士,居然全部都下跪了!?那么——他们到底是在向谁下跪?”

    众目睽睽之下,圣团战士谦卑地下跪,大部分人都惊呆了,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守卫吾皇!”视线里,奎托斯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就连走路也仿佛是yī zhèn 风扫过。

    在奎托斯的身前的这段距离,总共有五个黑甲战士拦路。

    奎托斯手中的战剑,毫无顾忌地割开一个人喉管。

    战靴重重一踏地,使奎托斯身体的重心渐移至一脚,另一只脚向前踢出,正中一人的胸膛,连带着撞飞另外两人。

    同时,奎托斯废人身体另一侧弯曲,精准地躲过十字长剑的劈砍,中剑的身躯,像是喝醉了烧酒一般,歪歪斜斜、噗通倒地。

    携带一股腥风,奎托斯圆睁着两眼,目光直逼乌特雷。

    目睹杀气逼人的虚无之王奎托斯,乌特雷的两脚,如着了魔术不能自己制止似的,机械一般地移了过去,机械般扬起了手里的战剑。

    战士的直觉告诉乌特雷,他不会选择束手待毙。即便对方是虚无之王。

    在与奎托斯交手的一刹,乌特雷的心里就‘咯噔’狠狠地跳了一下,心想:坏了!

    十字长剑和斯巴达战剑,只有一次交鸣,乌特雷的腿受到奎托斯的一次踩踏重击。顿时软得就像棉花一样,眼前除了冒起金光bsp;làn 的星子,额上也渗出大片细密的汗珠来。

    强、很强!

    不管是力量、敏捷、还是战斗技巧、奎托斯都要比乌特雷高出几倍。

    实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yī zhèn 天旋地转。感觉喉咙里一边咕喧咕瞪地响,像是卡着一个铁球,乌特雷的脸色憋得通红。

    奎托斯粗硬的手臂,像钳子一样,勒住了他的颈子。

    “斯巴达将领奎托斯,忠诚度9星,统帅力6星。战场影响。此人作为将军,拥有无限的忠诚和战斗热情,一旦踏入战场。仅凭个人的影响力便对战局大有助益。”

    “个人魅力,武器精通12星,步战精通12星,将军潜力12星。藐视战神、无私忠诚于斯巴达和斯巴达王。渎神条件为统率力9星。”

    反映在亚伦的眼里。这便是奎托斯的属性数据。统帅力比过去的3星提升了两倍。

    “鹰巢城的背叛不可饶恕!杀了他——”

    居高临下的命令口吻,亚伦在向虚无之王下达指令。

    看着这一幕的石岗城贵族,把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一下子就愣住了。显然众人暂时断路的大脑意识还没有fǎn yīng 过来。因为在众人的认知里,就算北境王子,也没资格向亚神族之王下达命令。

    “住手……”

    雄鹰之女凯瑟琳的嗓音显然是慢了一拍,目睹侍卫长的惨死,另一位雄鹰之女丽娜。浑身轻颤,半张着嘴。发出一声嘶哑的惊叫。

    正如眼前所见,奎托斯将乌特雷的脖子,从正面扭到了反面。

    然后单臂抽打披风,十分坚定的单膝跪地,低头、恭敬地发声,“吾皇!——”

    斯巴达圣团战士的长矛战剑,齐刷刷地处决了剩余的鹰巢城副侍卫长,还有他的黑甲战士。

    鲜血洒落一地,包括首席执政官在内,石岗城两个伯爵之子,甚至包括两位雄鹰之女,和一位雄鹰之子,斯巴达圣团战士的屠刀,架上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脖子,迫使这些人全部都卑微地跪在斯巴达帝国皇帝的脚下。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两个虚无召唤师的瞳仁可怕地抽缩着。

    与大部分石岗城贵族一样,这正是恐惧者的怪脸,把嘴唇的薄弱、颊部的枯瘦和一切骨头的突出都显示得一目了然。

    所有的人都跪在了地上。

    嘭——————

    听上去石岗城宫殿的大门彻底洞开。让每个人敏感的神经再次受到刺激。

    大量的jiǎo bù 声传来,但那并不是石岗城城防军的身影。

    尖尖的耳朵,绿色发光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第一个进入宫殿的,那是一个极美的女人。

    矫健、不屈、骄傲。

    展开翅膀雄鹰,抓着一支精美的头箍,稳稳地套在她的额头。

    以及鱼鳞般闪着红白相间的鳞甲,上面缀满了各种镂空的花纹。

    精灵女王——尤兰。

    在许多视角里,那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道摇曳着的柔美的光。素净的一张脸,偏偏明艳得让人不敢逼视。

    表情分明是云淡风轻,却好像有说不出的魔力,惹得所有的目光都往她的身上聚集。

    “伟大的帝国皇帝陛下,斯巴达已经降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今天,是斯巴达帝国的崛起之日,也是帝国皇帝陛下的加冕之日!”

    尤兰拥有zhè gè 世间最美的容貌,也拥有女性之中最柔美的嗓音。

    在她的双手上,则有zhè gè 世间最华美的皇冠。

    斯巴达是从一路中披荆斩棘诞生的帝国,在木系精灵的古语中,真理有时候被叫做叫做荆棘。

    所以这顶分布着六根菱形尖刺皇冠,又被称作————荆棘帝皇之冠。

    木精灵种族,高贵且拥有如同象牙一般的洁白皮肤,和极为俊美、高贵的容貌。

    六个美貌的女精灵射手,手捧精美的荆棘铠甲,荆棘战靴,荆棘披风等一些零碎的物件,高昂着头,走上这座大殿。

    优雅的韵律被精灵们奏响,肩披着∧徽的猩红披风,凸显出的是一个高贵、骄傲、威风凛凛的精灵射手。

    ………………

    像狂风吹开云雾,亚伦的心境豁然开朗。

    他俯下身看了立冬一眼,这微笑从心底里像泡沫似地浮上脸来。“立冬,还有没有记得哥哥的话,……哥哥是一个大贵族,从今天开始,立冬也是。”

    立冬双手紧握着手里的小苹果,重重点头,她睁着一双大眼睛,心弦产生了一种甜丝丝的颤动。

    亲眼见证接下来的一幕,在立冬红扑扑的小脸上流露出无限的喜悦,仿佛在奇异的幻景里看见了敞开的天堂。

    瑰丽的殿堂,冰冷淡青,却比华丽更显尊贵的帝冠,精美镂空,繁琐花纹布满了整个荆棘铠甲。∧徽的红色披风上,有四个古体大字“天授我权!”

    这四个字的含义,代表了一个帝国皇帝的威严。

    也预示着,从今天开始,世间有了第二个帝国,和第二个帝皇。

    尊贵的装束,衬托着立体的五官刀刻般刚毅英俊,则布满了沉静与高傲。幽暗深邃的银色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冰冷。

    两座圣殿所加持的皇者气度,让亚伦面庞上一双剑眉下的银色眸子里带着渗透灵魂的质感。

    其中充满了冷酷、嗜血、威严、多情,怜悯……每一个角度,都有不同的观感。

    “战神阿瑞斯的荣耀普照,斯巴达天空的第一场雪已经降临,士兵们,在战神的zhù shì 下,我们开创了一个帝国!”

    斯巴达圣团战士,木精灵圣城战士,每个人都抬起了头,眼睛里填满了荣耀、振奋、勇气!

    这样的形势不可避免。

    如同亚伦所认为的那样,“国度、权柄、荣耀,权利是一种不具体的重要物质,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帝王的作为,是出于帝王的宝座,而帝王的宝座,则是建立在权柄上。

    帝国一切定律的维系要靠帝王的权柄来运转。所以有时候,表面的象征意义,显得尤为重要。

    “瞧,我说过,我的仆人来晚了。”

    亚伦的脸上很淡漠,让他的xiào huà 变得很冷。

    伯爵之子韦克曼不会忘记他刚刚嗤笑北境莱因哈特家族的话。而在此时此刻却因为过度的紧张,使他的脖颈发硬,两眼发直,只瞧的见自己的鼻尖。由于害怕和紧张,他甚至没bàn fǎ 开口乞求宽恕。

    事实上,在一秒钟过后,他已经永远没有bàn fǎ 开口。因为斯巴达圣团战士的剑刃,已经很利索地割开了他的喉管。

    伯爵之子韦克曼恐怕至死也不会想到,他与雄鹰之女的婚宴,会变成生命的最后一天。

    紧跟着是伯爵之子巴纳姆,他似乎还不到20岁,却并不影响鲜血从他喉管里喷溅而出的速度。

    “陛下,陛下,石岗城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不要杀我!我愿意付出一切!”

    两具尸体在地上抽搐,不一会儿就没有了动静。

    大滩的鲜血,浸红了首席执政官尼姆的双手,当一对荆棘战靴从他的眼前走过,他紧张得汗一股脑儿往外冒,心“扑冬,扑冬’,并突然开口大声狂叫。

    不得不说,首席执政官尼姆还是幸运的,因为同时被三把战剑,从锁骨,喉腔,还有后脑刺进去,让他的死亡根本没有经历什么痛苦。

    “立冬,在今天,不是什么人都配活着。不管他是伯爵、普通的贵族、还是平民……”

    lěng mò 的嗓音,透露着关怀与教导。

    牵着立冬的手,走向宫殿之上的华丽座椅,台阶的两旁,不断有烈血喷溅,随着一具具被划开喉管的尸体倒地。

    每一步跨过去,都会有两个血色的脚印,一大一小!(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斯巴达全面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更浩瀚的海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更浩瀚的海洋并收藏斯巴达全面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