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最近雷雨天气好多啊,最怕断网了。求一下推荐票!月票!)

    ……………………………………………………………………………………………………………………

    天授我权!

    天空有战神阿瑞斯的zhù shì ,所以才有斯巴达帝国的无限荣耀。

    身披战神的光辉,斯巴达的帝皇,行使着战神的权力。

    不可否认,想要获得这种崇高的权力,总是需要鲜血的浇灌。

    皇者的脚下,总是尸骸遍野。在这条道路上的每一寸qián jìn ,都是在鲜血中漫步。

    脚踩着鲜血的印记,立冬一手抓着苹果,一手抓着亚伦的手,红扑扑的脸上没有害怕、没有恐惧。

    “立冬,在你的血液里,流淌着十分高等的天赋。为了不浪费这种上天的赐予,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成为一个强者。而一个真正的强者,他不会害怕鲜血,更不会恐惧杀戮,不管面临什么,强者都应该是——无所畏惧!”

    耳边听着亚伦一字一句的教导,立冬在极力克制眼睛里的骚动不宁,但每一次与亚伦对视,总是能挤出一丝微笑。

    在立冬的眼里,她的世界并不大,她关心的人也并不多,在她的世界里,或许只有一个人,那jiù shì 哥哥!

    站在一个亲人的角度,立冬是一个身世凄苦的女孩。亚伦答应了‘救赎者’,就绝不会食言。

    但是站在一个帝皇的角度而言。皇帝从来没有真正的感情可言。

    帝国的利益,永远要高于亚伦的个人感情。

    或许因为立冬的天赋,所以她必须从现在开始。见证血腥和zhè gè 世间的残酷。

    ……

    亚伦忽然在最后几个台阶的中间停步,居高临下,抬手赦免了雄鹰之女。

    “如我所说,因为你是‘亚伦的救赎者’,所以我会宽恕你。因为一块麦饼,你可以在世间生存下去。尽管我无法宽恕鹰巢城,但还是想在此表示我对你的谢意!————”

    雄鹰之女凯瑟琳微微抬起头。血腥的一切,让她的面部毫无血色。

    斯巴达圣团战士的剑刃,离开了她的后勃颈wèi zhì 。在两个圣城木系精灵的bāng zhù 下。凯瑟琳勉强地站了起来。

    那双在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迷茫的眼睛,盯在亚伦的脸上,好像她在努力辨认什么一样。因为从对方所做的一切。让凯瑟琳看不清。这是一个神,还是一个恶魔。

    在中央帝国所有的人的认知里,只有神才可以自称皇帝。

    只有恶魔才会如此残酷,如此狂妄,企图挑战中央帝国神圣的帝国皇帝。

    这种亮晶晶,仿佛在努力辨认的目光,在亚伦的视角里,只持续了两秒钟。从凯瑟琳淡淡的眉毛勾勒出来的,便全部转化为了苦涩。

    “奥古斯.亚伦.莱茵哈特。”

    从童年开始。zhè gè 名字伴随雄鹰之女凯瑟琳直到成年。就好像她生来,jiù shì 为了成为zhè gè 从未谋面的陌生人的妻子。

    这种从小就被加持在头上的使命感,可以改变一个人抗拒的心理,慢慢变成接受,乃至成为期待。

    作为莱茵哈特家族王子的未婚妻,凯瑟琳曾幻想过初次jiàn miàn 的无数种场景。

    但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一幕。在过去的岁月里,她更没有想到鹰巢城会突然与自己的统治者城卫仇敌。

    是啊,凯瑟琳曾经听到一个吟游诗人唱过,“你能够猜到命运的开头,却往往猜不到命运的结局。”

    有谁能够想到,丽娜从街边听来的故事都是真的,神秘失踪的亚伦王子他不但没有死,还成为了一个无法揣测的神话。

    可惜,已经宣布脱离莱因哈特家族统治的鹰巢城,已经没有回头路。

    而身为雄鹰之女,凯瑟琳自己也再没有回头路,伯爵的女儿,永远都是权利的牺牲品。

    伯爵之女从来不比一个牧羊人之女高贵。因为牧羊人之女都能够拥有的个人意愿、和精神自由,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自己……

    “尊敬的莱因哈特王子,感谢您的宽恕,我代表我的家族成员,丽娜、还有莱斯恩谢谢你。”

    不管凯瑟琳的语气包含了多少伤感和;,至少她的感谢是真诚的。因为按照北境的法律,背叛者是不可能被宽恕的。

    但在亚伦看来,凯瑟琳似乎有一点理解错误,那jiù shì 她的家族成员,并不配得到像她一样的赦免权。

    要想在中央帝国立足,乃至挑起一场全面战争。亚伦必须维护莱茵哈特家族的名誉和荣耀。

    亚伦嘴角勾勒一丝玩味的弧度,直接把目光投向了莱斯恩。“在过去的岁月了,不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鹰巢人从来没有背叛过莱因哈特家族。鹰巢人自称自己的血管里,永远都流淌着雄鹰的勇气。雄鹰之子莱斯恩,听说鹰巢城对于砍头有着独到的手法,现在,我将下令分十次看下你这颗头颅……说这么多,我只是想证明,鹰巢人的血管里到底有没有你们所说的勇气。”

    亚伦的话音不落,两个雄鹰之女的脸色已经变成惨白色。“让我来向你证明!”“放过他!”

    显然,在皇帝的意志下,两个雄鹰之女,在斯巴达圣团战士的阻拦下,根本无能为力。

    因为斯巴达战士的动作太快,眨眼便挥剑砍了三次。

    在砍第四剑的时候,雄鹰之子莱斯恩还能忍受,到了第五剑,他便丧失和丢弃了所有的……一切。

    “坚如磐石,不动如山!我永远铭记莱茵哈特的族训,求求你,啊~~~~~”

    “是鹰巢人和鹰巢伯爵的背叛,为何要把惩罚降临在我的头上,该死的鹰巢人,该死的凯瑟琳,该被砍头的人是你……”

    “该死的鹰巢伯爵老混蛋,是你害了我,我不要做什么雄鹰之子,更不要做他的儿子。”

    能想象吗?一个脖子被切开十分之七的雄鹰之子,在鲜血和痛苦中惨叫。这要归功于斯巴达圣团战士的砍头手法,和奇快的挥剑速度,让血液的流失永远比剑锋慢上一拍。

    还没有砍第八剑,雄鹰之子已经把所有能丢弃的东西,都已经全部丢弃了。只剩下几根韧筋牵连着nǎo dài 与躯干,缓缓变得奄奄一息。

    “呜——该死的恶魔,以雄鹰家族的名义起誓,我永远不会放过你!”

    雄鹰之女丽娜痛苦的哭喊和咒骂,让亚伦突然转过头来,敏锐的目光里寒光闪闪,如电闪雷劈。(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斯巴达全面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更浩瀚的海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更浩瀚的海洋并收藏斯巴达全面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