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点江山 作者:江南一梦

    卷 十七28 06章 对抗演习

    准备的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候三和马拉克都已经各自选好了自己的人马。候三的部队来自老君山,这支被大家示为土匪的部队有一万人的规模,候三只要五千而已,足够他用了。

    说起来老君山的这一万人最长的跟候三也不过是半年多的时间,短的只有个把月的,论战力,论单兵的作战水准,他们绝对无法跟不死鸟军团的士兵比,不过候三充满了信心,对战者,无论敌我对比的实力如何,取胜的信心的胜利的关键,一支没有争胜勇气的队伍,就算是本事的实力再怎么强大,那也绝对不可能获得胜利,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马拉克的信心也是绝对的强大,相比起来他的兵可要比候三那此土匪兵强得多。马拉克转投胡忧已经近十年,而全手下的很多士兵在他没投胡忧之前就已经跟着他,随便算算至少都有超过十年的兵龄。老兵不一定很能打,但他们的经历在关键的时候却可能扭转整个战局。

    观战台上,不死鸟军团一众高层全都到齐。他们对这一战也很是关心。算起来,他们不只是对候三不熟悉,对朱大能、秦明也同样不熟悉,而这三人在这次的重组中在九大军团占了三个席位,他们的总兵力加起来更是达到一百五十万,这可是整个不死鸟军团三成的战力,他们要是熊包,整个不死鸟军团都可能要被他们给害死。

    来观战的人几乎全都在心里打定主意,如果这次候三对战马拉克输得太难看,那么他们将不顾胡忧和候三几个是什么关系,都要不惜一切代价的罢免他们。

    不死鸟军团从最小的队大到胡忧本人,都没有是靠关系上来的。候三几个有本事也就算了,要没本事,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滚蛋,军团的指挥系统没有他们的位子。

    演习由刘伯度主持。他们候三和马拉克招到身前,当着众人的面宣布道:“这次的演习主题是攻防对抗,双方以五千士兵等同五十万。以一分钟换算为十分钟,以一公里换算为十公里……”

    规矩在公布要进行对抗演习时就已经同时发出,这也是最普遍使用的规则,按说用不着如果慎重的宣读。刘伯度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不给胜负双方任何的借口。兵是自己选的,规则是一样的,谁也没有占便宜谁也没吃亏。打输了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怪不了任何人。

    攻防对抗自然有攻的一方有防的一方。不过这也不是必然的。在实战条件下,攻者可防,防者可攻,胜利就是唯一的标准,过程很重要,但战争只看结果。

    谁攻谁防由抽签决定,马拉克长于攻,更希望做攻方,候三则无所谓,反正他是攻也不怕。防也不怕。

    两个人的抽签很快就有了结果,马拉克是攻的一方,候三则是防的。

    攻防双方有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这换算到对战也就是五个小时,与一场正常的实战差不了多少。

    对战的地点在铜城郊外,这里已经事先进行了布置,模拟的火车站,铁路,公路……应该有的全都有。在攻防双方选出来前,候三和马拉克都没有来过这里。这里是由完全中立的兵工厂方面派人建造的。连胡忧都是第一次来。

    对抗演习可不是说打就打,它是有故事背景的。这次的故事是胡忧亲自策划,说的是为了切断物资运输通道,攻方向守方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带入抽签的结果。也就是马拉克军团对候三军团发起破坏性进攻。

    半个小是的准备后,对抗开始。

    马拉克是有勇,却也不是完全无谋。毕竟是跟在胡忧这种长于算计的人身边多年,再怎么没谋也多少学会几手呀。

    经过分析,马拉克认为候三所部要保住运输线就必须守住两个a、b两个点,暂且称为a城和b城吧。

    在胡忧设定的情结中。由于外部另有更大的战场,防守的一方是没有外力支持的。也就是说候三手里就这么多人,被打光或是运输通道被破灭结局都是输。

    马拉克很快定下三个作战重点,一是切断候三军团向西南的运输通道,二是切断a城和b城之间的互助联系,三是主攻方向大致为两城的南面。

    演习一开始,马拉克就展现出强大的攻击力,他把手下部队分为三路,分别从三个方向向目标挺进。一路势如破竹,候三部属的防御线完全无法阻止马拉克的前进,以这样的势头,胜负很快就会有结果。

    候三居然那么不经打?

    有好奇的将领把目光投到胡忧的身上,候三对不死鸟军团并无功绩,唯一能拿出来说的不过是对秦明在文界作战时的一次援助,可秦明和候三、朱大能的背影几乎相同,秦明的报告中有多少水份,那还是未知之数呢。

    有人说了:这还不好查,那么多士兵亲历,随便问问就知道当时的情况了。

    会这样说的人肯定官不到将帅级。将帅的指挥下面的士兵哪里能看到出来,有时候甚至明明就是败仗,当将军是说赢了,士兵也觉得是打胜了呢。地位悬殊,获得的资料情报严重的不对等,真像永远不是士兵所能知道的。

    胡忧关注着战场的动态,即不解说,也不解释,总之各人看各人的,看到什么是什么,想到什么算什么,双方兵力各五十万,那是战役级的对抗,怎么可能是短时间能分出结果的,现在就说谁占了优势为时还过早。

    候三也不是白给的。他一眼就看出马拉克想要的是什么,从战斗还没开始就下令重兵把守a城,确保a城在手。

    马拉克得理不让人,下令三路大军放弃对沿途的占领,以东、南、西三个方向对a城发起进攻。

    “候三在搞什么!”朱大能有些看不下去了。双方的兵力明明是相等的,候三却弄得被人家三面围城,打得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场面之难看连他这个多年的老友都看不下去了。

    “他要北撤。”秦明冷冷道。

    论战略战术,秦明从来就不比胡忧差,只不过他的运气略逊于胡忧,每每在大方面上总是被胡忧小压一头。

    刘伯度、石头几个指挥部的人也在分析着战场上的情况。他们这边有推演沙盘。对双方的战略要看得更加的清楚。

    “候三明显的没有拿出全部的力量,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要放弃a城?”

    a城可是运输通道的关键,这要是丢了。候三这一战可就输了一半了。单单剩下一个b城,能挡得住马拉克的进攻?

    刘伯度对候三的做法也很皱眉,不过他的注意力已经更移到a城以北的山区。这是连接ab两座城的捷径,候三会不会是想在这里做文章呢?

    有些将领看到这里已经判定候三是必输。防守本应该是比进攻容易的,候三防守都打成这样。让他进攻那更是不行。心急的都觉得这个演习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胡忧应该立时撤掉候三的职务,并重新评估秦明和朱大能的能力,不死鸟军团发展到现在可不容易,不能让这么多的牺牲就这样的白费。

    无论心里有什么样的想法,演习都还在继续,只要胡忧还坐在那里,就没人敢在演习结果出来之前有任何的异动。

    胡忧的权威是绝对的。

    “他要撤了,对吗?”红叶小声的问胡忧。以她对候三的认识,她知道候三的能力不仅仅是这么些。天风大陆的不死鸟军团也没有靠关系上位的将军。候三能长期稳座军团五大主将的位子那靠的可是真本事。

    “这家伙。”胡忧笑骂了一句,也不解释。很多东西提前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必须要自己去体会。

    马拉克并不知道观战者是什么感想,他现在一心只想着打败候三,而候三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几乎和他想像的一样,他要用实力告诉所有人,候三跟本就不配成为九大主战部队统领之一。

    强大的攻击能力是马拉克的骄傲,他不觉得攻破a城有什么问题。

    a城到手,只要再拿下b城战斗就结束了,他就能赢。候三就要滚蛋,这难道不是一件开心的事吗。

    当士兵来报候三部队撤北门撤出a城向b城逃窜之时,马拉克毫不犹豫的就下令衔尾追击。

    什么山区地形,他跟本就没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候三已经是丧家之犬,能有勇气跑到b城那就不错了。

    阻击,就算是有,又能奈他如何?

    a城被破,观战区传出一片叹息。以a城的防御力居然这么快就被马拉克给攻破,接下来要怎么打。

    很多人忍不住把自己放到候三现在的自境。都摇头不已。均势已经被打破,候三处于绝对的下风,再挣扎也不过是一哆嗦。

    “马拉克危险了。”石头突然叫了起来。之前他一直觉得候三不应该就这么输掉,可他又找不出能让候三赢的办法,只能死盯着沙盘在那瞎找。

    终于,他知道了候三的战术。或是应该说石头知道了候三的想法。

    什么五十万规模的对战,那不过是对战的故事背影。在交道,运输等都得到相应扩大的情况下,那就是对等的五千人对战。

    是的,候三打从一开始就没把这一战当作五十万对五十万的大型实战演习,所以他打从一开始就没准备用五千人或是更少的人去死守一座城。

    事实上无论马拉克先进攻a城还是先打b城,结果都是差不多的,候三同样都会放弃被进攻的城市。反正按规定,只要有一城在手就不算输,何必要多守一座城,浪费兵力。

    候三的重兵正是布在刘伯度所看到的那片山区,马拉克完全被演习背景给迷惑了,他认为那片小小的山区怎么都不可能埋伏五十万部队那么多,别的不说,单给养就跟不上。

    可候三手头上全加在一起也就五千人,这是实数的五千,无论演习把他们看作是五十万还是五百万,候三能动用的都只有这五千会。

    ab两城各放一千装模作样的守护,三千人放在两城这间的山区,马拉克进来还出得去?

    “马拉克输了。”秦明唉了口气。马拉克的表现不能说是不好,要说进攻,他确实是打得不错的,可比起候三,马拉克少了几分灵气,几分天赋。

    在实战中,全天下怕都找不出一片可以让五十万大军短时间内全部进入的山区。山区是因为交通不好才叫山区呀,交通好点的那都是景点了。

    但在演习中这种情况可以有,因为这里的时间是以十倍计数的,马拉克的五千人马在短短一个小时全部杀入山区,按演习的规则,这就是用了十个小时。十小时可不算是短时间了,除去客观因素,完全可以把五十万大军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

    打仗这东西是要注意细节的,整个演习从开始到现在也不过两个小时左右,士兵又跑又攻城的,挺累,不过还能支持。可带入演习条件后,从人就会发现马拉克的部队已经高强度的赶路攻城追击敌人达二十个小时之久,天下什么样的铁军能顶得这样扛。

    秦明敢说马拉克输,也正是因为这样。试问天下有哪支部队敢在大体力消耗二十个小是后还追着敌人进明显有埋伏的山区。

    除了羊入虎口,没有别的结果。

    此时,观战的不少将军了意识到了问题。这要真放在实战,马拉克的部队从进入山区起就能算是完蛋了。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无论是否带入实战,候三佯守两点抓一线的战略都要略高马拉克一筹,马拉克无论是带五十万人入山区还是带五千人进山,等待他的都是一个结果——惨败。马拉克输了。

    一个个原本并不看好候三的将军把票投给了候三。双方的战略战术都很清楚,谁这会还坚持马拉克能赢,那就太违心了。

    卷 十七28 06章 对抗演习

章节目录

煮酒点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南一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一梦并收藏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