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点江山 作者:江南一梦

    卷 十七28 07章 尖刀出鞘

    马拉克输了,输得失魂落魄。他不是长胜将军,在过往的战斗中他也有输过,可是他从没想过这次会输,而且是输得那么一败涂地。

    “陪我喝一杯。”

    浑浑噩噩中,不知道谁的这话,马拉克机械性的跟着声音的主人麻木进行。

    他确实需要一些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

    一大杯杂粮酒被推到马拉克的手边,大喝了一口,被呛着,再喝,一气喝光,极烈的酒被让马拉克全身热得像点燃的蜡烛,又或许是烤鸭。

    “再来一杯?”那声音再次响起,有些耳熟,也许是因为酒的关系,马拉克的眼睛开始聚焦,他看清了对面坐着的人。

    是的,是他——胡忧。

    “少帅。”马拉克瞬间如离家多年的孩子再次看到母亲。

    “给你讲个故事吧……”胡忧喝了口杂粮酒,那炙热的辛辣让他皱了皱眉,而后像打通六脉一个的舒爽,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愉悦的跳动。

    马拉克静静的听着,他知道胡忧是一个藏有很多故事的人,不过十年来,胡忧从没给他讲过任何哪怕是半段故事,这次是第一次。

    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胡忧讲的是关于天风大陆的故事,那是封印在他灵魂中的记忆。无论再过去多少年,他都不会忘记哪怕一个片段。

    故事里有胡忧,有秦明,有红叶,也有朱大能和候三,他们都在故事里,都是故事的主角。

    故事里的情节让马拉克迷茫,感觉像是真的,可又像是编的。这世上真存在着另一片名为天风的大陆吗?

    马拉克不知道,他已经睡去,最后的一点意识已经沉入胡忧的故事中。这个故事似乎还没有讲完。

    “我一直以为你并不是很喜欢马拉克。”刘伯度旁听了胡忧的故事。

    不只是刘伯度,事实上不死鸟军团的高层全都在,胡忧的故事并不只是讲给马拉克听的。

    马拉克在不死鸟军团中确实不是那么起眼,但那并不代表胡忧不喜欢他。这次他能成为九大方面军之一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任何一个地方,总有些人做着最苦最累的活而并不引人注意,马拉克就是其中的一个。有攻坚任何的时候是马拉克带人上,打扫战场时也总能见到马拉克的身影。他是不死鸟军团中的清道夫,有他在不觉得。缺了他却是不行。

    更多的人关心的是天风大陆的故事,连红叶都很奇怪胡忧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把天风大陆的事说出来。

    这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可还是秘密。

    胡忧之所以会说,是因为胡忧已经意识到天风大陆、文界,武界是三为一体的,以前他只是单纯的认为只有天风大陆是镜像世界,而经过多方面的分析,这三个世界是镜像世界的三个组合部份,文界和武界合并成文武界就是最好的证明。而红叶、黄金凤、秦明、候三、朱大能等人的来到,则又是另一个证明。

    这些还只是胡忧认识的人,也许还有更多的人已经从天风大陆到了文武界。只不过他们默默无名,不为人所知罢了。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天风大陆会向文界和武界的合并那样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天风大陆的故事等于是变向的公布了胡忧迷一样的身份来历。曾经有无数的人调查过胡忧的出身,但谁都拿不出让人信服的答案,现在,胡忧主动的揭开了这个谜团。

    候三和马拉克的对抗演习对整个军团的影响极大,胡忧的故事则提前化解了未来突发变化可能会出现的恐慌。就此,不死鸟军团的重塑已经基本完成。

    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也渐渐拉开序幕。

    这年秋天,前沿传回消息,联合帝国先头部队共计二百万大军预计十天后前入武界。战事如人们所预料的步步而来。

    这对不死鸟军团并不是个好消息。秋收再有几天就要开始了。这是大农场计划的成绩,也是整个军团,乃至武界东部地方所有民众的心血,更是从今年秋天到明天秋收之前所有人的主要粮食来源。

    联合帝国在这个时候对不死鸟军团发动进攻显然是经过计算的。他们在时间上拿捏得非常的好。就看准这个时间是胡忧绝对要争的,放弃就等于饿肚子,不,不只是饿肚子,那是要饿死无数人的呀。

    “我们绝对不能没有这些粮食!”刘伯度在高层会议上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联合军来势汹汹,我们难道要硬扛?”

    发言者绝对不是怕死。而是从全局考虑。敌人的先头部队就有二百万,后续肯定还有更多的部队。不死鸟军团不怕打仗,可被人牵着鼻子的仗怎么打?

    碎玻璃计划的成功确实是让不死鸟军团从一百万发展到五百万的规模,可快速膨胀带来的新问题是新兵太多,有经验的老兵只有五分之一,战斗经验严重不足和武器装备严重缺乏是两大问题,再有就是粮食问题,人多自然也就吃得多,吃不饱就无法打仗,在天风大陆的黄龙道,胡忧就亲自经历过士兵吃野菜打仗的悲惨,规模大了听着是强大,可如果不能解决跟本问题,败得还要更快呀。

    “粮食必须完全收割!”

    胡忧终于还是定下路线。不死鸟军团不可能再到别的地方弄到粮食。这些粮食绝对不能放弃。

    在不死鸟军团,胡忧的决定就是最终的方案,放弃粮食已经不在考虑之中,接下来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保住这些粮食了。

    只保住就算了吗?

    胡忧的继续发言让大家看到了胡忧的决心。文武界已经争战多年,所有人都苦不堪言,是结束的时候了。

    说这话的时候,胡忧同时想到了天风大陆,那里也同样打了那么多年,无论是哪里,都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

    打!

    胡忧最后给出一个字。

    打一场彻底解决问题的决战,无论是输也好,赢也好,轰轰烈烈的打他一场。打完了。也就完了。

    “我去。就算是把命拼掉,也要确保秋收完成!”马拉克红着眼睛叫道。

    马拉克这头一开,请战之声此起彼伏,这些年为了保存实力。他们是一退再退,现在后退已无路,难道还要再退吗?

    会议直开到第二天的清早,第一个接到命令出发的并不是马拉克,而是毕克林。毕克林也是九大指挥官之一。不过他的人马是九个指挥官中最少的,只有五个师,大约也就是五万人左右。要说对整编有意见,毕克林比马拉克更有吵闹的理由。

    毕克林转投胡忧的时候带来了几十个团,总人数在当时的不死鸟军占到一半,而现在,他才分到百分之一,难道不应该吵闹吗?

    他没有,因为他知道胡忧调给他的是什么兵。

    五个师怎么了,毕克林这五个师可全都是百战老兵。在军团老兵人数只有五分之一强的情况下,这简直不敢想像的事。武器也一样,毕克林的五个师获得的全都是自动武器,弹药更是不用说,不但平均是其他方面军的五倍,胡忧还给毕克林部特批随用随补的指令直接下到后勤部,换而言之,只要后勤部还有一颗子弹,毕克林就可以去领走,而理由只需要说刚打掉了一颗就行。理论上来说。毕克林甚至可以扛走后勤部所有的子弹储备,因为谁都不知道他用掉多少子弹,这是跟本不可能查实的。

    毕克林所部很明显的是胡忧特意打造出来的尖刀,兵贵精而不需多。手掌五万精兵,武器弹药充足,毕克林还有什么好吵的,难道说脑子进水了?

    这次,正是尖刀出鞘的时候了。

    会后,胡忧把毕克林留下来。

    “这次的任务不轻松呀。老什么困难,你只管说,能解决的,我们尽可能的解决。”胡忧拍拍毕克林道。

    毕克林是老将了,风格一向沉稳,用他胡忧很是放心。

    “全军最好的资源都已经在我这里,困难什么的,就不用提了,我只有一个要求。”

    “说。”

    “将在外……”

    “明白。”胡忧不等毕克林说完就一口答应。都是领兵的人,胡忧明白的。打仗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来自内部的制约。尤其是在前线打仗,最怕的就是上层远隔战区下达不适合当时前线情况的命令。很多时候,往往是一个命令就累死整条战线。毕克林不怀疑胡忧的指挥判断能力,可前方和后方的情报是不对等的,战场又瞬息万变,弄不好指令还在路上,情况就已经发生改变,不按命令行事是抗命,按命令行事又是往火坑里跳。

    “我不会给你任何的战斗指令,只请求你拖住敌人,让我们完成秋收!”

    毕克林重重点头道:“我不改说一定能完成,但我把话放在这里,除非我死,否则在田头地里不会看到一个敌人!”

    这是用生命做出的承诺,这是一位老将的誓言。

    “谢谢!”

    除了这两个字,胡忧已经说不出别的。

    毕克林领命而去,胡忧的目光停在他的身上,久久没有收回。

    这一别,也许就是永远。

    五万对二百万,还要拖住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这不是一场好打的仗,也只能是毕克林,换了其他人,怕是想都不敢想。

    “他会怎么打?”刘伯度沉吟道。做为指挥部的主要负责人,他没给毕克林任何的战略指导,因为这是一场无法事先做出任何判断的战斗,只有一线指挥官才知道要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方法去打。

    “我也很好奇,不过相信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一个月,这也许是毕克林生命中最艰难的一个月。”

    一个月,这是用生命拼回来的一个月。毕克林出兵的当天,胡忧发部全军抢收的命令,命令要求无论是官还是兵,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加入秋收。

    动员全军很容易,以胡忧的威信,就算是刀山火海,从者也必定争先恐后,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想抢收,可作物还不到时候呀。

    大自然有它的规则,春种秋收,需要多少天的生长期就一定需要多少天,时间不到,那是不行的,时间超过也不行。

    胡忧咨询了多位专家和有经验的农民,他们给胡忧的答案几乎相同。

    十天,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必须再等待十天才能开始秋收,现在就动手,不但浪费人力物力,还会毁了粮食,颗粒无收。

    “十天呀,难道就这么干等!”胡忧急得不行,也又没有任何的办法。人不能与天斗,这十天不想等也得等呀。

    “当然不是干等。我们可以把责任区划分好,什么地方应该从什么位子收起。还有车船,交通怎么弄,收得了粮食要运到什么地方……”

    黄金凤对这方面太熟悉了,上来就给胡忧说了一大通。

    “我不是这个意思。”胡忧苦笑摇头道:“我想说的是这十天我要干些什么。”

    怎么收粮食当然不需要胡忧去管,有黄金凤的后勤部就足够了。胡忧现在痛苦的是自己的活。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黄金凤翻翻白眼,道:“打仗是你的事。”

    “你应该已经有全盘的计划了吧,这一战,你要怎么打?”最了解胡忧的还是红叶,她从胡忧派毕克林到前线就知道胡忧已经有了整个的计划。

    “我想去光明城。”胡忧说出了他的想法。这暂时还是秘密,不过红叶问起,再绝秘他也会说。对红叶,胡忧是不需要有任何保留的。

    “一个人?”红叶猛的紧张起来。一个人杀到光明城的事胡忧可做得出来。这前他不就已经做过一次了吗。

    “不,是领我的兵!”

    红叶疑惑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

    “你要领一百个师杀进光明城?”

    “是的,之前我已经说过,这可能是最后一战了。咱们所有的主要敌人都在光明城,端了光明城,一切也就结束了。”

    “可那有超过一千部队!”

    “是的,我知道,不过我到之时,应该就没有这么多了。”

    卷 十七28 07章 尖刀出鞘

章节目录

煮酒点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南一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一梦并收藏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