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74

    东西,冬天我要一件。不,给我十几件!”杜荷觉得这是好东西啊,捂着手半天,暖融融的,这要是全身穿上,冬日里大雪天,他也能出去跑到冰湖上玩耍了。

    若是再来个羽绒鞋,羽绒袜……总之,是极好的东西。

    房遗爱拍了他一下,让杜荷别打岔。

    “房二,这东西我不信是称心发明的,也只能是你瞎想琢磨出来玩意儿吧……”感觉不像称心的主意,杜荷眼珠子一转,盯着房遗爱问。

    于志宁诧异,看过来——

    “别胡说。这事就是称心的主意,因此称心还受到圣人的表扬。”房遗爱警示了一下杜荷,让他别乱说话。

    杜荷嘿嘿一笑,一副彼此心知肚明的颜色,然后话题一转问:“我意思是……你这么聪慧,有才……合该有个主意罢?”

    杜荷好整以暇,他早就对房二郎刮目相看了,那诗真假不论,但在围猎之时遇到的危险之时,可是房遗爱的大展神威,身手了得的救了他家。

    那可是真功夫,做不得假。

    房二现在可真是出人意表——

    果然,这人就得激将一下,逼迫一下就有好主意了。

    房遗爱脑子此时突然很灵光!

    他看到了太子这屋子里的墙上居然挂了一件突厥弓,还有突厥的衣帽与服饰,不由脑子里想到了草原上独有的一种东西——

    “羊毛……和羊绒。”房遗爱眉毛一扬说道。“这羊绒得的不多,但羊毛可以纺线——”

    众人闻言一怔,纺线能做什么么,羊毡子么。

    大唐又不是没有,这波斯地毯也是羊毛和羊绒编织而成的,但极其昂贵,做工据说十分不易,大唐的匠人仿制却总不得其法,做的质量确实不如人家,可见即便是这羊毛毯子,也是有保密之法的。

    “……我的意思是说,纺出来的羊毛线,需用‘棒针’编织成衣——”房遗爱解释。

    他详细形容了一下,像编小辫子似的可以编织勾勒成一件衣服,太子、杜荷和于志宁理解起来稍微困难,还是称心这个心灵手巧,侍候人的一听就懂了。

    他拿了几个绳子,在房遗爱“设想”的胡乱言辞下,竟然自创了二三种法子,钩织成了一段编织物——

    “……这是这样。现在这是棉线绳子,若羊毛织成的衣裤穿在外衣里面,不必那羽绒缝制的衣袍差。而且还容易清洗。”房遗爱又补充了一下这羊毛衣服的优点。

    听完房遗爱的话,和看完称心手中的编织物。

    此时此刻,李承乾紧锁的眉头一松,就连于志宁都紧抓着称心的手,一把抢夺过来那编织物过来,翻来覆去的琢磨看了下。

    还问了称心编织难度与否,称心说很简单,若是玩出一些花样来,则会费些功夫。

    “不须美观,快速保暖即可。”于志宁高兴拍手道。

    然后他转头,目光炙热的看向房遗爱,看的房遗爱退到太子身边,却听于志宁再三对太子夸赞房遗爱的“贤德”,他又一次提起要退位让贤,甘心当房遗爱的副手。

    太子和房遗爱都没当真,房遗爱撇撇嘴,他才不信。

    信了他的邪,若是真的不知深浅的答应,皇帝那关就过不去,都会当他不知天高地厚。

    何况,家里的阿耶也不会同意。

    房遗爱内心叹息,怎么又没忍住出主意了呢。

    他越发和东宫,和太子……纠缠不清了。

    “于师,这太子詹士他是当不得的,太惹眼了些。不如等东征回来,他立了个微末之功——”说到这里,李承乾瞅了房遗爱一眼,接着道:“到那时,水到渠成,再跟圣人提出让遗爱当个太子少詹事罢。”

    太子嘴角微微一勾,侧头瞅着房遗爱道:“孤,亦欢喜得‘贤才’辅佐——”

    *

    太子这边商量完事情,那羊毛收购的事情更好办,亦是李世民派来辅佐太子的老师之一侯君集,他底下的兵士就负责突厥边疆之事,有不少人在哪里。

    只是和突厥开市互贸,是早就有的事情。

    但,大唐比起突厥,富足丰饶,突厥那边除了牛羊肉,和马匹活物,或者皮毛外,真还没有什么值得大唐购买的东西。

    这羊毛羊绒从前,他们都是不屑一顾的。

    这事,于志宁尚需要禀告圣人,拉着称心这个“编织工”就要进宫去,这时自然不怕李世民认为此事东宫没办好,反而李世民知道后,会严加彻查到底是谁“恶意”“阻拦”收购羽绒之事。

    羊毛则不同,东宫不怕泄密,因为就是魏王知道了又如何,皇帝和边疆将军插手,一个皇子岂敢沾惹边疆军队的事宜,尤其是突厥那边,李世民是一直警戒在心的,虽然多年前他就已经打的突厥四分五裂,此时没有一个大势力整合突厥内部,他们的部落根本不成气候。

    于志宁进宫后,果然带了好消息,此事皇帝已经命令太子负责,称心只负责打个下手,还是有功有用的,他心灵手巧,皇帝也是赞了的,此刻是真的不相信称心和太子之间有暧昧。

    太子定是和他一样,爱惜人才,即便那是一个阉人。

    皇帝还在太极宫内对身边给他沏茶的宫人武媚感叹,武媚微微一笑,恰到好处地赞了皇帝和太子几句,让李世民心情更加舒畅。

    东宫这边的夜里,房遗爱今日却没主动离开,惹得太子侧目。

    房遗爱一向不是“战战兢兢”,就怕与他同床共枕,同处一室么……就好像他堂堂太子,对他很有肖想似的。

    李承乾内心哂笑。

    他忽然想起来,房遗爱曾经看的春宫画来——上面男女、男男荤素不忌。

    说不得房遗爱心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

    这夜,房遗爱因为要和太子詹士继续讨论“工作”事宜,正当理由留宿东宫。

    等拖的于志宁休憩,夜里时分,他却隐秘的步入一处院落中。

    趁着夜色周围无人,房遗爱一个摇身,身姿轻盈又鬼魅地落在东宫一处房屋的屋脊上。

    此时,月色正明,繁星满天。

    ……

    第46章 杀气重重房二

    屋脊底下住的是一排小宦官, 平日里负责喂食洒扫东宫的鸽笼。

    这鸽子笼里样的鸽子可不是普通的鸽子,是经过专人训练过的信鸽。

    除了皇家和军中,只有东宫允许养一些, 他人要是豢养信鸽,就是图谋不轨。

    当然,也不是没人私下养着玩,但都是见不得光的,没人蠢得私下里张扬开来。

    房遗爱目光冷然,等到月上中天, 有蒙面黑影偷摸的过来,悄悄的打开鸽笼, 正要缠上纸条放飞那鸽子, 银光一闪——

    一柄带着杀气的利剑地送过来,正是房遗爱手中的剑。

    蒙面人一惊,下意识往后一仰头,

    分卷阅读74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