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78

    的哑娘,不由惊呼——

    “哑管家这是怎么了?”

    哑管家是小七等人对哑娘的尊称,这是平时受过哑娘一些恩惠,并觉得哑娘处事公道和厉害的房府奴婢们对其的叫法。

    哑管家虽然不言不语,但其实对待内院的男女奴婢们都很好,有一些大家不懂的事情,包括小七本人,他们若是求到了哑娘跟前,以往哑娘都会默默的帮忙指点。

    因为哑娘的并不居功,所以很多事情卢氏,包括眼前的小主子二郎君,他们都并不知道哑娘的厉害之处。

    “放心,她没死!”房遗爱抬眸,手里离开了哑娘的劲动脉处。

    一旁站立的高阳公主惊道:“这不可能!”

    地上的这人明明没气了啊。

    高阳瞪大的双眼,正巧瞧见了房遗爱黑漆漆的瞳目中,里面幽冷的目光顿时让高阳公主心底一凉。

    甚至地上躺着的哑娘,虽然她嘴里没有冒活气,但高阳公主此时见了房遗爱的神情,就是觉得对方的话显得阴森森的。

    ……对,一定是房遗爱再吓唬她。

    哼,别想用什么鬼怪复活的无稽之谈唬她。

    高阳公主心虚之下,心绪和神智自然有些微微紊乱。

    倒是小七眨了眨眼,跪在地上,试探的伸出手指,横在哑娘的鼻孔间——

    “哑娘真没气了,二郎——”小七眼眶中喊着泪水,抬头瞅着房遗爱。

    房遗爱并没有拯救哑娘,小七这时恍然脑子灵光,想起主子曾经在云来就来救过的卢氏小郎君,那小郎君当时也被人说噎死了,实则是闭气过去,还是自家郎君用那个什么海姆立克法给人救过来了。

    小七眼神期颐的望着房遗爱,可房遗爱此时并没有像那天似的,亲手救治哑娘。

    小七急了。“郎君!”

    房遗爱也没言语,只是随意弯下腰,点了哑娘身上的一处穴位,良久,对方缓缓出了一口长气,并随之呻|吟了一声——

    “房遗爱你——”高阳公主目瞪口呆。

    她是第一次见到房遗爱的“医术”。

    高阳公主这才想起,曾经在宫内听韦贵妃和其他公主们,说起过宫外的“流言”,说她的那个驸马多才多艺,善良无比,还会医术高绝——

    高阳公主当时不愿意去听,也拒绝去听房遗爱的事情。

    她实际上并不相信房遗爱是什么“善良”、“医术高绝”的话,那作诗的才艺,若不是高阳公主和魏王李泰并没有查到为房遗爱捉刀之人是谁,他们两人肯定不会放任房遗爱名声在外的。

    现在,宫内宫外,已经有人信了那诗是房遗爱本人所作。

    就似城阳公主和新城公主那两姐妹讥嘲她驳斥的话所言一样——“若不是房驸马所作,那又是谁呢?”

    一回两回遇到这种顶撞高阳的话,高阳公主也就不再提及那诗赋是房遗爱冒名顶替的话了。

    那些话语说得多了,还让她在姐妹人群中抬不起头——

    高阳公主恶狠狠地瞪视着房遗爱,哑娘没被她掐死,然后此时醒过来,会说些什么……高阳烦躁不堪。

    “高阳,你来我家庄子干什么?”房遗爱厌恶地瞥着她,问道。

    “哼,我愿意来就来。”高阳强撑着。

    他们两人没有和离,就是这庄子上的管家不敢拒绝自己的缘由。

    就是她与房遗爱和离了,身为公主的身份,她若是路过某处庄园,亦可叩响门扉,随意进去留宿都行。

    这就是君臣之道。

    她是君,他房遗爱就算他父亲是宰相,可是他在她面前,也只能做“臣”。

    房遗爱冷笑,道:“公主大驾光临,可也没有随意就擅杀我房府奴婢的理!”

    房遗爱一副要高阳公主给出交代的模样,他目光灼灼,逼近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咽了一口唾沫,直往后退了几步,磕巴了一句:“你、你要做什么?房遗爱!”

    房遗爱挑了下眉毛,嘴角讥嘲,“怎么,你怕了?”

    他此时已经逼近了到了高阳公主的身前。

    高阳公主的身子往后踉跄了一下,差点儿跌倒,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却被“拉住”了。

    ——房遗爱的手掌擎扶着她的脖子。

    高阳公主的脖颈白皙却又稚嫩,并脆弱——

    高阳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手掌上的磨砂感,贴合着她的肌肤,就像蚂蚁密密麻麻的爬着,又像是丛林里的毒蛇,阴凉滑腻的在她脖子上攀蜒。

    “你不是喜欢掐人么——”房遗爱语气淡淡,瞳仁里冷漠的不似人眼。

    他的说话声音并不大,却异常的清晰映入高阳公主的耳朵内。

    高阳公主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这条小命就握在了对方的手掌之下。

    她想挣离房遗爱的手掌下,可是也邪门,高阳公主能动,但她的脖子就仿佛僵住了似的,房遗爱的手掌就像有粘性似的,死死的按着她——

    让高阳根本离不开。

    高阳公主大为惊慌。

    “房遗爱……你别激动!”

    “我可不似公主一般,那么容易激动——说掐死人就掐死人。”房遗爱边说边看了一眼半坐在地上的哑娘。

    此时哑娘已经醒来,正捂着喉咙咳嗽,旁边的小七拍着哑娘的后背,帮着对方顺气。

    高阳公主似解释,似求饶,眼神指向哑娘——

    此时她也顾不上是否这人活了,或说出什么不利她的话来。

    “这个奴婢顶撞本公主,以下犯上,本来该死!本公主大人大量,这就饶了她……”

    这话已经是高阳服软的话来,只有地上的哑娘抬眸,瞧见了公主眼底的恶意。

    哑娘下意识的一哆嗦。

    闻言房遗爱冷哼一声,他的手掌却渐渐捏紧,只是他用的力道很轻柔,似轻轻拂过高阳的肌肤,不留指痕,却奇异的让高阳公主面色同之前的哑娘一样,面色青紫,逐渐不能呼吸。

    甚至,高阳公主都翻了白眼,马上就要闭气过去——

    “二郎!”忽然有人惊喊道,里面带着惊恐和担忧之意。

    行凶的房遗爱顿时松开了掐住高阳的那只手,饶了高阳公主一命。

    他懊恼,可是房遗爱却不想在父母眼前“杀人行凶”。

    之前他以为是管家带着房府的人,房遗爱根本我行我素,何况他还特意使用了“手法”,这回掐着高阳的脖子,肯定保证对方就是死后,她脖颈的肌肤上都不留指印痕迹——

    “阿娘,你怎么来了?”房遗爱轻描淡写地表情,像是刚刚卢氏看差了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卢氏内心有瞬间的惶恐——

    刚刚儿子是真的想行凶了公主,她看得真真的,一点都不能违心说自家这二郎是跟公主“**”。

    卢氏眼里的惊惶未定让房遗爱微微蹙了眉头,卢氏

    分卷阅读7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