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80

    李治听后也呵呵一笑,不再言语。

    长乐端起茶碗,喝半盏茶后,突然说道:“雉奴,我琢磨着,说高阳坏话的人……其中也有你一份参与。”

    李治手拿点心,正要咬一口的动作一顿。

    他眨了眨眼睛。

    “是也不是?”长乐公主探究地瞅着他。

    李治笑眯眯的,和刚刚姐姐长乐的神情有九成相似,“阿姐,点心真好吃。”

    他就是不承认。

    ——这点不像她。长乐摇摇头,但心里面知道了弟弟雉奴有手段反击和保护自己,他在宫内她也能放心一些。

    可雉奴还是太过仁善了。

    长乐想着。

    若是她在宫内,早就在高阳进宫时,找机会下黑手,让她没事仗着得宠的韦贵妃做依靠,时时见阿耶讨巧卖乖,还居然敢借着兕子的名义踩着死者博皇帝好感!

    前几日是兕子的忌日,他们兄妹几人都默默惦记着这个妹妹,倒是高阳拿着一笔飞白书去皇帝那里——

    以为他们眼瞎了么。

    长乐想到了房府内传来的消息,跟李治说起四女和那个哑娘的事情。

    “听说高阳那丫头想杀个哑巴奴婢……这倒是蹊跷了。”长乐讥嘲。

    她转眸看向李治。

    李治明悟,“阿姐,待会儿我就去找‘姐夫’顽去,顺便看看四女。”

    “……你知道轻重就好,四女——罢了,世上长相相似之人不止一两人。”长乐惆怅。

    “阿姐——”李治抚上长乐的手安慰她道,“阿姐,你放心罢。雉奴又不是孩童了,分得清真假。”

    李治说话时的神情很是认真,他脑子里想起那个曾引起他注目的四女来——晋王黑眸里,此时清清凉凉的,并不带多少温度。

    不过是一个替代品都称不上的女童……

    *

    晋王李治从长孙府出来,就要去往房府,然后很自然的得知房遗爱和卢氏还在庄子那边没回长安城内,他转即像是一时兴起,就带着人打马出了城。

    这天色已经已经很晚了,晋王的随从很是苦恼。

    李治却差遣人回宫,跟李世民打声招呼,坚持去了城外房家的庄子。

    此时庄子内,房遗爱和卢氏正逼问着哑娘的来历——

    “奴……奴、奴婢……”

    “哑娘——你不是哑巴?!”卢氏打断对方的话,大惊。

    跪地的哑娘抬头,她的嗓音嘶哑干涩,显然很久没有发声了。

    “夫……人……奴婢,咳咳——”哑娘渐渐说话流畅一些,接着说道:“奴婢并不是哑巴——奴是从宫内出来的。”

    闻言,屋内静默半晌。

    卢氏长呼一口气,神色慎重起来。

    她甚至起来,推开窗户和门扉,远远的又让人守住院门口,打发了奴婢们远离此处。

    这才放心回来,让哑娘继续说话。

    房遗爱倒是不出所料,他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戾气,正是一身正气。

    “宫内……看来哑娘你定是有冤情陈诉了。而且,这事还事关高阳公主,可对?!”房遗爱目光灼灼,任谁见了都能看出他对此很感兴趣。

    卢氏睨了儿子一眼,她有些心知肚明,二郎恐怕还是想抓了高阳公主的把柄好休了对方——况且,之前别看她装作不清楚,但房遗爱要“掐死”公主的动作,她可没当做梦。

    这孩子胆子越来越大了!

    卢氏恨不得敲房遗爱脑门一下,让他清醒清醒,就是杀公主也不能一时兴起啊。

    唉——

    房遗爱也很难过啊,他是那么没成算的人么。

    他就是有时控制不住他自己啊。

    他也很愁苦啊。

    房遗爱真觉得他得找个真佛拜拜,之前李老道根本瞧不出自己的毛病,他是不是真的被鬼魂影响的性情突变了。

    房遗爱本来的性子就不是个深刻的,有时候反省一下,转即就被眼前的事情吸引了。

    他现在最想探究的就是高阳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必然很大,让高阳都舍得自己动手来杀哑娘——

    可见高阳是谁都不敢信任,怕事情爆发或泄露。

    随着哑娘的陈诉,事情逐渐明朗。

    哑娘声音低低,如诉如泣:“奴婢是晋阳公主的乳母,姓孙——”

    房遗爱和卢氏都静默的听着哑娘说起当年的事情来……

    良久,哑娘重重地磕头如捣蒜,额头上都血迹斑斑。

    她泣泪交加,抬头恳求房遗爱和卢氏:“求主子想办法让奴婢进宫,向圣人说明晋阳公主死亡的真相——”

    第48章 遇刺真假房二

    房遗爱和卢氏闻听乳娘的恳求后,沉吟半天。

    最终卢氏叹息了一声, 开口阻止了哑娘几乎算是自残的行为。

    孙乳娘也就是哑娘都要绝望了。

    她神情有些木木呆呆, 等着房府两位主子对她的宣判。

    卢氏侧头看着儿子房遗爱,说道:“没想到高阳公主如此——如此——不堪!”

    现今卢氏实在是对这个儿媳无话可说。

    哼, 等回家倒是要说给相公听听。

    ——看他找的好儿媳。

    卢氏此时完全忘记了, 房玄龄根本无法拒绝身为皇帝的李世民硬塞女儿给自己做儿媳的圣旨……而早在二郎没和高阳公主成婚之前, 卢氏就很是不看好他们的婚姻。

    果然,高阳还是个搅家精, 外加跋扈、愚蠢, 甚至狠毒!

    很少有事情能难得住卢氏,此时她却稀有的锁紧眉头。

    想了半天,卢氏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帮着自家二郎甩掉公主。

    虽然家里面一直是二郎自己念叨要和公主和离,卢氏并不怎么帮腔, 但那是因为卢氏知道这事就像相公所说的一样, 它没希望, 不可能成事的。

    所以,何必说了给二郎太大希望, 将来发现不行,岂不会更加懊恼。

    若是他们小两口能从此和和睦睦,卢氏也不是愿意做那种恶婆婆, 她还等着抱二郎生下的孙子孙女呢。

    房遗爱此时倒是听完了哑娘的话, 他心里倒是有些钦佩起宫内的韦贵妃和高阳公主的手段了。

    当然, 他不太相信, 前几年年岁尚小的高阳就会这么有心计, 就算她心机深沉,但也得有收买晋阳公主乳母或者胁迫她的魄力和手段,显然这里面全然是韦贵妃的深沉算计。

    他阿娘肯定是没想,或者故意忽略其中圣人后宫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韦贵妃插手其中是定然的事情——房遗爱眸子幽深,定定地盯着哑娘半天,底下还坚持跪着的哑娘只感觉身上如芒在背。

    她呼吸声不由更轻了一些,显然有些憋着,除了耳力此时特别灵敏的房遗爱知道这细微差别,卢氏并没有感觉到,而哑娘本人自认为掩

    分卷阅读80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