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86

    怕他动手,他还不想帮忙了。

    刚刚见到高阳胳膊上的伤口,房遗爱脑子里是有几种“开刀”稳妥的办法能处理下,而这种外伤感染的概率可比肠痈低多了,加上太医院独有的金疮药,还有汤剂,服用过后,高阳恢复的概率极大,甚至只是留一道疤痕而已。

    可是房遗爱不会这么“善心”的,虽然有一刻房遗爱的“好人心肠”作怪,竟然有股冲动想治病救人,行医生准则……

    可到底房遗爱还是个对待敌人“秋风扫落叶”的战士,他绝不会可怜高阳公主这个敌方的!

    皇帝哪里想得到房遗爱心肠里纠结了这么多,见房遗爱和太医们的说辞一样,房遗爱还说没处置过这种箭伤,加上高阳的极力反对。

    他只能让张太医他们看着办——

    “再不拔,这条胳膊就废了。”李世民叹气。

    太子求情,让圣人别发怒,太医们会尽力,只是皇帝还是要免了他们的责罚——

    李世民懂,就是长孙皇后逝去,他也没擅杀一个太医。

    他只好道:“你们尽力罢。”

    ……

    一声惨叫,响彻公主府。

    高阳公主昏厥过去。

    “圣人,公主的胳膊,还要看之后的情况。留疤是肯定的,但幸而没有大失血,只是——”张太医迟疑。

    李世民摆摆手,让他继续说,不用瞒着。

    “只是恐怕公主的胳膊,以后可能……可能不太如常了。”张太医顶着压力实话实说。

    意思就是高阳公主说不得以后,胳膊就残了?!

    李世民闻言叹息。

    “先尽力治着,别告诉高阳。”他道。

    他看了太子一眼。

    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太子的脚——

    李承乾脸色淡淡的,让李世民瞧不出表情,似乎他自己都忘记了他也是一个“不良于行”的人。

    倒是房遗爱瞥了一眼李承乾的脚,想着是否应该亲眼看看太子的脚,是不是能治好……

    *

    夜深,本来公主府,驸马就应该住在这里照料公主的,但等皇帝一走,房遗爱当然离开。

    房玄龄和卢氏也早早离开,房玄龄的意思是让房遗爱在这里做做样子,可是房遗爱不屑,更知道高阳见不得她。

    他挑眉走了,也不管别人反应。

    怕回家房玄龄说他,房遗爱被太子力邀回东宫住,房遗爱就顺手推舟应了。

    这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太子来回走了很长一段路,又在高阳公主府里站了许久,不由有些乏了。

    见状,房遗爱心中一动。

    他倒是反常的待在太子的屋内没着急离开,等太子要沐浴的时候,见他还没走,不由挑眉看对方。

    只见房遗爱的视线落在太子的下半身那边,惹得屋内侍候的称心都脸红,频频抬头看房遗爱。

    而此刻的房遗爱脑子里很乱,在做着思想斗争——

    极其激烈!

    第50章 不怀好意房二

    房遗爱的犹豫是因为他……不知道该不该说, 该不该去做。

    太子的脚是跛足, 这是太子的痛, 也是皇帝李世民的遗憾,更是大唐上下朝臣庶民关心的问题所在。

    虽然太子被立储时是健全人,但之后李承乾因为一次意外,而导致腿脚有有憾,这一直是导致李承乾太子之位不稳的原因之一。

    自古秦始皇帝以来, 一直未有残缺的太子上位。

    李承乾心知肚明,他那弟弟魏王李泰也从太子跛足开始, 心里一直觊觎这大唐储君之位。

    所以, 如果房遗爱能治疗好李承乾的脚, 这对太子的地位一脉的人来说,是相当利好的一件事情。

    关键是,房遗爱没看过太子的脚伤,他也不知道他是否能行。

    很多事情轮到皇家,就不是一件简单易行的事情。

    例如那刘家大郎的肠痈之症,疼到极处,也就无所谓手术失败与否,刘大郎和其家人能和房遗爱签订生死状,事后就是想讹人, 但房遗爱的地位和家世也能保证自己的全身而退。

    可是轮到了李卫公李靖的身上,皇帝和周围重臣关注, 房遗爱都谨慎在谨慎, 没有必要他也是最好不给李靖动刀的。

    医疗上的事情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太子的跛足——如果自己真的有办法,也不能让太子期望过大……

    房遗爱讨厌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可是他今日的“善心”让他心慈手软,总感觉这么一走了之,不再管太子,是不是做事不太坦荡和君子了。

    他房遗爱对待朋友,就应该像蜜糖一样甜。

    “遗爱,你有话要说——”李承乾此时实在有些受不住房遗爱“炙热”的目光,不由先开口问道。

    房遗爱闻言,他若有所思的视线这才重新挪回到太子的脸上。

    他还是决定大发善心,帮帮太子这个“朋友”罢。

    但,他也得考虑“病患”的自尊心,尤其这个被治疗对象是太子,地位尊贵特殊。

    想了想,房遗爱觉得自己从未这么贴心和委婉过——

    “太子殿下,今日不如我们抵足而眠罢。”房遗爱说道。

    太子惊奇,就连太监赵德子都在心里腹诽。

    往日里太子主动说,但见这房遗爱躲得厉害,今晚倒是反常了。

    这也是奇了!怪了!

    闻听房遗爱突如其来的话,让太子李承乾内心诧异,他神色中倒也露出来了。

    他眉毛上挑的厉害,很不客气的问道:“今日,你倒是有何目的?”

    “殿下,我怎么会有目的呢?!”房遗爱干笑了一声。“我不是要和太子亲近亲近么,你看古时君臣和好友,都有过这等‘抵足而眠’的典故……这也不算甚么稀奇事。”

    房遗爱嘴上这么说,心里自己都觉得汗颜。

    上回他还……

    房遗爱想起了自己曾经对太子的“异常防备”,眼神还瞥到了称心身上。

    称心眼睛里是不可置信,一直失礼的在屋内的一隅望着房遗爱,就好像房遗爱做错了什么事情,乃至有什么对不起他辜负了他一样。

    房遗爱微微皱眉,他心里不解,不明白称心的眼神是何意。

    太子李承乾此时看了称心一眼,让对方去内室铺床。

    “也好,今日便如你的愿。”李承乾看了看房遗爱,他倒要看看房遗爱晚上要闹什么幺蛾子。

    不是李承乾不信任房遗爱,而是房遗爱今晚心血来潮的话太可疑。

    他不是对自己避之如虎么,生怕自己能“吃”了他——

    李承乾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房遗爱一开始对称心的过分关注,让太子李承乾初始觉得他是对个小宦官有甚么心思,但时间久了,太子也就房遗爱是一位他这个太子是个“色魔”,就是在防备自己——

    若说

    分卷阅读86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