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87

    他自己有什么美色,防备他这个太子也就罢了,房遗爱可是连他的“徒弟”的贞操都操心上了,这让李承乾这个太子心里不太是滋味。

    他贵为太子,还至于去“宠幸”、“强迫”一个宦官么。

    李承乾承认,称心这个小宦官长得是很好,但也仅此罢了。

    太子眯起眼睛,宫内长得好看的男男女女多的是呢,房遗爱思路倒是与常人十分不同。

    恐怕,他还认为自己这个太子,会随时兽性大发,说不得连他房遗爱都要“下手”呢。

    李承乾心里默默想着,所以现在更是奇了房遗爱的目的。

    房遗爱倒没想那么深,他也只是想看看太子的“脚伤”罢了,直说他怕伤了太子殿下的自尊啊。

    房遗爱至今还记得太子妃的眼神令太子神色冷漠的那个场景,可见有时候太直接确实不太好,他就是这么一个心软的人啊。

    房遗爱内心感叹道。

    那边的称心铺好床,还特意多拿了一床被子。

    赵德子倒是欲言又止,上次他提醒过房膳郎,太子的床有规制,不是随便的人可以睡的。

    若说东宫有谁能睡,首当是太子妃啊,当然若是杜良媛得了允许,也能睡上半夜,但若是整日里同床共枕,确确实实是违反宫规了,若是太子詹士知道了,也是能管上一管的。

    李承乾瞥了赵德子一眼,眼神有个警告,赵德子低下头,瞬时咽下了口中规劝的话,不过是让丽正殿里宫人口风严谨些罢。

    房膳郎睡在偏殿的厢房,这也是正常的,往常襄阳郡公杜荷来的时候,偶尔也会睡那边,也不算房遗爱特殊。

    赵德子想这么多,完全是因为那次的太子、房遗爱和称心三人之间的留给弄的,幸亏圣人没信,若不然整个东宫,尤其是他这个贴身侍候太子的大太监,一定会没命的。

    圣人可是个见过血的,处置他们这内宦,若真是狠起来,东宫血流遍地也绝不是不可能。

    赵德子要带着称心出去,预备给太子和房膳郎的洗漱用具。

    即便是宫里,也是不是日日能沐浴的,因为长发需要一两个时辰晾干,所以大唐是十日一沐,沐浴那天也是官员的休息日,为的就是让底下的官包括小吏们能回家或去澡堂子好好洗刷一番。

    当然,有些女郎和贵人家,不说日日沐浴,三五日也是有的,但侍候的人特别麻烦。

    太子昨日刚沐浴完,所以今日赵德子只打算按照往常的例子,他让人拿了小水盆过来,底下有专门服侍太子洗脚的宦官,要过来给太子擦洗。

    可房遗爱见了这个小木盆,神情上微微放松。

    嗯,洗脚盆就够用了,能够他看清太子脚上的外观情况。

    可没想到太子这时却发话,让赵德子准备浴桶——

    赵德子一怔。

    然后,他看了房遗爱一眼,自认为明白太子的意思。

    这一定是太子“嫌弃”房遗爱,让其沐浴也非常正确。

    房遗爱闻言后有些傻眼。

    他眼睁睁的看着人把一个超大的沐浴桶搬入邻间,那里是太子沐浴专用的隔间,虽然不大,但洗漱物件齐全,还有个矮矮的榻,榻上铺着软毯子。

    没过小半个时辰,热水烧好,李承乾让房遗爱先洗。

    房遗爱推辞道:“殿下身份尊贵,自然先洗。”

    李承乾微笑:“我还有本书要看,你自行先洗罢。”

    听了太子的话,房遗爱可不信太子这么勤学,他忽然有些后悔。

    本来就知道太子的“作风不正派”,他怎么能自投罗网呢。

    虽然房遗爱认为他很“男子气概”,应当不至于惹太子遐思,反而是在太子眼前的称心很危险,但房遗爱就是略微别扭。

    因为他知道太子潜在的性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他这是为了他的那颗“医者仁心”献身了,这是伟大啊……房遗爱自我安慰,但脸色上已经显露出他的后悔状态。

    太子视而不见,只专注的低头看书,手指还动了一下,翻了页——

    房遗爱哈哈一笑,道:“殿下看什么书呢,我也最爱读书,还是殿下先洗罢。”

    等洗完出来,他就能看到太子的脚了——

    应该能看到罢。

    然后,房遗爱在心里暗暗决定,等看到确诊后,他再找机会撤退,让赵德子随便找个屋子给他睡。

    嗯,就是睡在守夜的隔间小榻上也行啊,他不嫌弃那是宫里的奴婢们睡的。

    总应该比和太子同床共枕来的安全和舒适。

    房遗爱心里算计着小九九,一屁股就坐在太子看书的旁边矮榻上,不妨太子殿下却放下手中的书——

    只听李承乾说道:“遗爱既然喜欢看书,这本你先看罢,孤先去沐浴——”

    说罢,太子露出一抹笑,便去了隔间。

    太子沐浴有人服侍,房遗爱不想瞧,又不是美娇娘,他也没兴趣偷窥。

    他只是注意了一下,服侍太子沐浴的人里面没有称心,松了一口气,便坐在榻上干等着。

    赵德子是个侍候太子周全的,这矮榻上太子喝的是热乎乎的煮茶,但只是解渴的花草茶,不是白日容易让人失眠的提神茶汤。

    房遗爱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浅酌了几口,视线在茶几上搁置的一摞书籍上瞧了几眼,然后放下茶碗,茶碗边沿的水滴溅滴在太子放置在桌案上敞开的书纸上。

    这是一个折页书籍,不是卷轴,也不是似佛经那样的订线书。

    房遗爱用衣袖打算把水滴擦干,毁尸灭迹,管它是不是古籍呢,却没想到目光刚落到那书页上,就弄得他一个大红脸——

    这……这……这不是太子曾经送给他的“春宫图”吗?!

    ——这里,太子怎么还有一本?!

    房遗爱心里咯噔一下。

    屋内暖黄的烛火跳动闪烁,偶尔还有噼里啪啦的火星声。

    里面沐浴隔间里还有太子沐浴的洗澡水声,哗啦啦的和小溪流水的声音绝对不同,竟然很显得旖旎和令人紧张。

    房遗爱是很紧张,他咽了一口唾沫。

    太子,大晚上的看春宫干嘛——

    而且,房遗爱忍不住手欠,还偷偷摸摸翻了一翻桌子上的这本春宫图。

    这……这和上回送给他的那一本,真的是一模一样!

    呵呵,太子还真是有好东西跟人分享。

    一定是这样。

    他多想了。

    说不得杜荷也有一本一模一样的。

    房遗爱心里记着,等他出宫遇见小荷花的时候,一定要问问杜荷他,太子是否也给了他一本春宫图做礼物。

    一定是自己太敏感,太多想了。

    房遗爱劝慰自己。

    他把手上的春宫图还按照太子走之前的位置摆好,书页也翻到原来那一页,就是水滴

    分卷阅读87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