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88

    的那个位置干了之后,稍微晕染开了一处画上的地方。

    房遗爱看着那处直皱眉,暗暗祈祷太子不会发现,或者当他自己弄的。

    他专心的想着,就连太子脚步轻的走到他身边,都没注意到。

    “……遗爱果然是个爱书的。”太子过来见房遗爱目不转睛的盯着书扉页看,不由嘴角翘起,话语调侃了一番。

    房遗爱吓了一跳,“哈哈,太子洗完了?!”

    李承乾头发微微还有些湿气,挥退了要给他继续擦拭头发的宫人。

    此时屋内有火盆,显得很暖,一切都是怕太子殿下着凉布置的。

    可房遗爱穿的全副武装,他感觉身体上有些灼热,可他还没忘记他自己今天的目的——

    “你不沐浴么?”

    房遗爱“啊”了一声,低头看太子殿下的脚,愣神半天,听到太子的话,然后抬头。

    他看到李承乾脸色淡淡的,不知道是不是发现自己偷窥他的跛足了。

    房遗爱站起身,为了转移尴尬,急忙点头,跟着宫人去了隔间沐浴。

    ……

    等房遗爱出来的时候,太子已经躺在了床榻上,手拿着一本书再看。

    房遗爱哀叹。

    刚刚那脚——他真的没想到,太子沐浴完,居然还穿了白袜!!

    他压根没瞧见啊。

    李承乾放下手中的书,房遗爱偷偷瞥了一眼,幸亏不是春宫图啊。

    他松了一口气。

    李承乾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若不是细致观察,根本瞧不出他的戏谑来。

    房遗爱自然没有发现,他还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能看到太子的脚。

    实在不行,就直说,或者放弃吧。

    反正太子的腿脚好不好,又与自己有和关系呢。

    房遗爱有些沮丧。

    “——还不过来?”李承乾道。

    等房遗爱过来,太子让其睡在里面。

    房遗爱穿着中衣,神情有些不自在,行为甚至有些扭捏。

    这让李承乾觉得好笑。

    赵德子让宫人熄灭了宫灯火烛,室内只留了左右两盏小灯。

    这样太子的寝居里,光线昏昏暗暗的,不至于让床上的人下榻看不见光亮,又不至于晃眼。

    等房遗爱顺利的躺在了太子的床上,他半天心跳才平稳。

    太子好像没做啥,一切都是他多想了。

    夜深了,房遗爱有些困倦,心里想着这太子的“玉足”还没瞧见,他这一通折腾,好像白折腾了。

    他悻悻然的,顿时睡意也没了。

    他闭上眼,心里数着数,心想着等太子睡着了,他偷偷看一眼,摸一下,就知道太子的脚有救没救了。

    带着这个目的,等过了半个时辰后,听见太子的呼吸声有节奏的舒缓起来。

    房遗爱睁开眼睛——

    他慢慢坐起身。

    此时卧室内光线昏暗,床幔也放下了,其他人根本瞧不见房遗爱的动作。

    太子此时熟睡了。

    房遗爱还特意伸了食指,在太子的鼻端下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很正常。

    嗯,房遗爱神经放松了许多。

    他动作大胆起来。

    他掀起太子脚底下的被子,露出太子的脚。

    然后他“啧”了一声,果然太子本人还是介意,他就不信若是自己不跟他“抵足而眠”,太子还会穿着袜子睡觉?!

    难道太子是自从跛足之后,都如此睡觉么……

    房遗爱琢磨了下太子的心理,倒是理解了一下,高贵的太子殿下,恐怕因为这个脚伤,受到了不少人非议,若不是当时他就是太子,加上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力挺,恐怕早就被废除太子储君之位了。

    太子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为此介意自己的跛足,房遗爱也就十分理解了。

    只是,他还是得看一眼。

    他就看一看,然后捏骨一下。

    若是能治,找机会说一番;若是不能治疗,也就不让太子白高兴一场。

    房遗爱不过是多此一举,只是今日善心作怪。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意太子的感受,做了这些多余的事情。

    若是别人,顶多他好心问问,愿意治疗愿意看看,就给他看一看治一治,不愿意就拉倒。

    夜色里,房遗爱轻轻脱下太子殿下的白袜,他却没发现太子的睫毛颤抖了下,缓缓的睁开。

    甚至,李承乾的眼神很冷冽,他一脸冷肃的瞥着房遗爱偷偷摸摸的动作,手指搭在棉被上都禁不住动了一下。

    房遗爱全然不知,他低着头。

    因为光火不足,他皱了皱眉,细看了半天,又伸出手指戳了戳太子足上的经脉点。

    “——你在做什么?”黑夜里突然有人冷冷淡淡的说话,吓得房遗爱手一紧,捏的太子的脚一痛。

    李承乾却没理会这点,他只是做起身子,冷冷的打量着房遗爱。

    此时的房遗爱手上还掰看着太子的右脚,左脚上太子还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袜,右脚上却被房遗爱擎在手心,上面的白袜子早就被揪扔在一旁。

    “我再问你话,房遗爱!”太子又问了一遍。

    房遗爱这才恍过神儿,他磕巴了一声:“我……”,他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房遗爱此时才发现太子的神情显然是怒了,神色从来没这么冷淡过,至少是对他房遗爱从来没这样过。

    房遗爱心里忽然觉得委屈,有些破罐子破摔——

    他说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脚!”

    “……”李承乾眼神深深,未语半晌。

    房遗爱还等着对方发问,可太子就是不说话。

    “我就是瞅瞅,我能不能治好——”房遗爱解释半天,神情很是委屈。

    李承乾听了之后,叹了一口气。

    “就为了这事?”李承乾眉目动弹了一下,他神情上的冷冽慢慢舒缓,淡了下去。“你怎么不直接与我分说?”

    “……我、我这不是怕——”房遗爱是怕太子太敏感。

    李承乾稍微一合计,就明白了房遗爱内心所想。

    他眼里渐渐蕴了浅浅的笑意,嘴上却冷哼了一声,道:“借口!”

    房遗爱默不吭声。

    太子没翻脸就不错了,没说他“意图不轨”就挺好了。

    可是太子也不会轻饶了他,问房遗爱:“你可瞅看出什么了?”

    李承乾说完,还动弹了一下脚。

    房遗爱这才发现,他手心还握着人家的足部呢。

    他像烫手山芋似的“扔掉”,太子没防备,被耸了一下腿。

    见状房遗爱尴尬一笑,幸亏这床榻上棉垫很厚实,没磕碰着太子殿下。

    李承乾视线落在自己光裸的足上,他还等着房遗爱回答呢,房遗爱眼神快速地瞥了一眼。

    太子的足跟略微扭曲变形,但不至于说丑陋,只是与常人有细微不同

    分卷阅读8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