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89

    ,更大的缺憾是太子走路时的仪态会不雅。

    当然这个不雅的标准是针对大唐贵族阶层的行止仪容的标准来说,残缺之人或者貌丑之人,这个时候甚至都没有做官的机会,准确点说是没有做大官的机会,底层小吏小官偶尔倒是有,但也少见。

    所以,煌煌大唐的太子殿下的这点“残缺”,便变得尤为扎眼起来。

    房遗爱若有所思,见太子还盯着自己,知道对方是要个话。

    李承乾好半晌没听到房遗爱回答,还以为是不好的消息,他还不至于为之变色。

    向来是习惯了失望,李承乾倒是语气轻淡,不甚在意道:“我这足疾多年了,御医和孙神医也看过,就是这样了。”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房遗爱斟酌了下说道。

    这话让李承乾神情一动,他哪里能不在意。

    “还请殿下让我再看一眼——”房遗爱目光再次落在太子的脚踝上。

    李承乾不置可否。

    房遗爱直接上手,此时的他神情严谨,完全是从医者仁心的角度上为太子诊治。

    他上手捏了捏太子的足部,尤其是骨骼和肌肉关节处。

    房遗爱的手心温热,指尖却微微凉,李承乾被他又捏又抚,竟然觉得足心和脚踝又热又痒。

    他腿间的经络甚至一麻——

    ……

    房遗爱放下太子的脚,此时屋内的灯火还暗着,守夜的宫人见里面人说话,轻声问了下,李承乾让他们不用进来。

    “殿下足部……我摸着倒是完好无缺,只是肌肉有所损伤,这个倒是好治。”

    刚刚他捏了,太子足部的骨骼长得并没短缺,反而是筋脉肌肉那里有损伤,但这个损伤是因为太子多年没有锻炼和正确走路的缘故,只要其他问题解决了,这里慢慢恢复,反而是个小问题。

    他怀疑太子跛脚是因为心理原因,或者是其他地方——

    房遗爱的视线挪向了太子身上的其他地方,尤其是腰间以下的敏感部位……

    “孙神医当年也这么说,但它还是这样。”李承乾收回右脚,倒没责怪房遗爱,只是心里仍旧有股淡淡的失望。

    不过,原本就是如此,也不出乎他的意料。

    “不,殿下。我说的别的缘故——”房遗爱指了指太子的臀部,他怀疑太子当年是伤及了骨盆某处的某个神经,造成的跛脚。

    这说好治,但也未必好治。

    端看到底是经络的问题,还是太子本身的心理问题。

    房遗爱迟迟疑疑地说了法子,李承乾闻言轻笑。

    “卿不就是想看看孤的腰臀么……放心,孤绝不会因为你动了孤的‘避火图’,对你心有怀疑‘多想’的。”太子特意着重了‘避火图’和‘多想’两个词。

    这令房遗爱窘迫一阵,原来李承乾早发现了他的“小动作”。

    “只是今日太晚了,明日还需去太极宫早朝——”

    李承乾和房遗爱约了改天,虽然他心里并不抱有期望,但从房遗爱治肠痈那件事情看,房遗爱并不是浪得虚名,早在宫内的张太医,乃至孙神医对待房遗爱都另眼相看。

    只是李承乾好奇,一直没问房遗爱的医术来历。

    临睡前,两人真正的抵足而眠,房遗爱躺在太子身边,听耳边太子说话,对方的温热的气体喷洒在耳畔,弄得房遗爱脖子痒痒的。

    就听太子发问:“古有扁鹊,汉有华佗……只是不知遗爱你这医术来历?”

    面对李承乾的疑问,房遗爱身子僵硬了一下,却突然被太子握住了挨着他那侧的手腕。

    太子抓着房遗爱的手腕,手下的脉搏跳动有力,但好像有些紧张。

    “想必圣人心里也有疑问。”李承乾轻笑,只是侧过头,他眼睛里的探究不少。

    房遗爱心里咯噔一下,可是他也知道自己身上的“疑点”。

    “殿下,不必怀疑我鬼上身——”这个气氛说这话,房遗爱自己都身上一冷,可抬眼看太子神情,对方竟然面不改色,一副等他继续说下去的模样。

    房遗爱使劲要拽坏自己的手,却没拽动,正当他想用暗劲儿的时候,对方的手却一松,但离开的手指却轻抚着他的肌肤,缓缓离开,让房遗爱浑身一激灵。

    他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觉得不太对劲儿,还是说不上来的不对劲儿。

    房遗爱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继续说自己要说的话,极力澄清表白自身:“……其实,殿下,这都是我的天赋奇才在作怪!什么医术、武术、诗赋,我随便看看书便懂了——佛家有‘宿慧’一说,我这是被高阳一棒子给敲‘醒’了,从脑子也就不知怎么就这么灵光……很多事情就一触即通,一通百通了。”

    房遗爱故作高深莫测,深沉的说了一大通,然后他抬眸看着太子殿下的神情,偷偷观察着。

    李承乾闻听后,淡淡笑了下,“哦”了一声。

    房遗爱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想法,反正不管谁问,他都是类似一套说辞。

    ——都是被高阳公主给敲成这样的……

    *

    “高阳公主倒是厉害。”

    杜荷坐在云来酒楼的死对头悦来酒家的二楼,跟房遗爱感叹道。

    “房二,你恐怕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厉害,因祸得福啊……你这文武双全的名声传了出去,很多人都想效仿你呐。”

    “什么意思?”第二天太子上朝,房遗爱出来就碰见杜荷,被无聊的杜荷拉上了东市这边玩耍。

    “就是……你没听闻过呀。”杜荷笑嘻嘻,脸上还带些神秘,嘴上啧啧了几声,然后一脸贱笑:“都是因为你的‘一棒子’把自己变聪明了——焦国公的庶孙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消息,自己求人打他一棍子……结果脑袋肿了一个包!”

    ……

    *

    与此同时,甘露殿的后殿内。

    晋王手里拿着哑娘的供词,他神色犹豫,最终下定了决心。

    可刚要去正殿那边找圣人,长乐公主本人却过来——

    “阿姐……”

    “这事,你不能说——”

    李治脸上露出不甘心之色。

    长乐公主抬眸看弟弟,道:“兕子这事,雉奴你别再管了……”

    说罢,她抢过李治手中的那张哑娘的供词纸。

    长乐公主离开甘露殿,看到出来相送他的弟弟没身回转后,随即转了脚步,往甘露殿的正殿而去。

    ……

    第51章 宽衣解带房二

    因着杜荷要去一趟书坊, 便拽着房遗爱一同陪着去了。

    一路上房遗爱都斜眼睨着杜荷。

    “襄阳郡公, 你这是要干嘛?考状元吗?”杜荷能学习才是奇哉了!怪哉了!

    杜荷一脸神神秘秘,一看就不是干正经事。

    “去了你就知道了。这是我常去的

    分卷阅读8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