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97

    一口气,见了房遗爱白花花的银子,自然急忙去叫了朝凤去——

    朝凤推门过来的时候,就见一个衣着华贵紧皱眉头的贵主儿擎着头在思索什么,他走过去慢慢行了礼,神情疏淡。

    房遗爱看了一眼,这人倒确实年岁有些大了,看着竟是比房遗爱都大了五六岁许。

    这点窅娘倒真没夸张说假话,可这个小倌人倒是长得极好。

    说起来并不是那种像是称心的漂亮精致,而是这人浑身气质独特,有种书卷气却并不全像,还有种淡淡的抑郁,和一种药香。

    加之他整个人神情沉稳,一举一动都像是从小受过良好的教养,和楼里的这些刻意被培养的撩人之意完全不同,自有一种独特的韵律,竟是让房遗爱一时没移开目光。

    “朝凤见过郎君。”白朝凤见房遗爱不说话,沉默片刻先开了口。

    房遗爱点了下头,让其坐下。

    半晌,这人也不说话,也不敬酒,加上房遗爱本来就不是特意寻欢作乐的,只是来验证一些心中疑惑,而且杜荷还没来,这里也就忒没意思。

    只是这个朝凤确实不会来事,房遗爱算是明了了,为何之前的窅娘神情迟疑下最后才推了这人过来。

    “你以前学医?”房遗爱有一搭没一搭的问。

    朝凤应了一声是,房遗爱又问了几个中医药物的问题,对方果然对答如流,甚至偶尔房遗爱提及了一些西医知识,对方竟然恍然大悟,竟然比宫内的张太医反应还快,顿悟之后甚至能举一反三的追问,让房遗爱都有些哑口无言,不好解释。

    这人怎么流落到楼里了……真是可惜了。

    房遗爱一时惜才之心大起,他让朝凤先给他按摩,白朝凤应是,让人准备了一套器具,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

    房遗爱甚至有些好奇,按摩这人也这么讲究。

    可是白朝凤懂医的缘故,等房遗爱趴下,享受起对方推拿的时候,甚至都差点忘记问起对方那点隐秘的事情了。

    虽然房遗爱自己也懂一些中医,但那都是书上的,青楼里却是有很多门道。

    “……朝凤,我问你——你按穴位的时候,会不会让我……让我……”房遗爱磕巴了一下,因为此时他想起太子殿下的“反应”了,他是那么劝自己,太子也是那么说的,可他内心就是有些不安。

    “郎君想问什么?”白朝凤微微奇怪,来楼里的贵主儿都是来寻欢作乐的,但他今日接待的这位郎君倒是不一样,而且朝凤很久没有客人了,他也不急,粗茶淡饭的,平日里就给一些楼里的人看看诊也得个自在。

    今日窅娘叫他来,朝凤其实并不是乐意的,只是他也无法,只能过来,好在手指下的这位郎君并无他意,这让白朝凤松了一口气。

    他指腹又加了一分力气,恰当好处的让房遗爱呻|吟一声——

    门外此时的太子殿下听得脸色一沉,杜荷差点儿喊了一声房二你好个享受,却被太子视线一扫,咽了回去。

    杜荷心里腹诽,房二也太猴急了罢,不是叫他来一起顽么。

    以前的房二可没这样,就是杜荷约房二来青楼,虽然大面上房二放得开,可是杜荷知道,房二未成婚前是家里的老娘管得严,成婚后更是巴结着高阳公主,生怕公主不开心,哪里敢真刀实枪的干——

    杜荷有时都怀疑,房二是不是还是个“处”。

    这话他是不敢问起的。

    李承乾直接推门进去,房门却没插上,窅娘自然早就被太子的暗卫控制,没人来三层这里,其他房间的人也被驱逐出去。

    整个三楼里十分安静。

    这些屋内的房遗爱都不清楚,他身上光着,白朝凤自己配置的按摩油,房遗爱脑子还想着现代的所谓的“精油”也比不上吧,身上火热火热的,但并不是那种不舒服的热,配上白朝凤手上的力道和精准的穴位,房遗爱嘴间真没忍住溢出“呻|吟”,一时好个痛快。

    他断断续续的问白朝凤道:“我意思是说……按这个几个穴位……会不会让男人……嗯,性|欲|勃|发?”

    白朝凤闻言,手指一顿。

    他脸色不好看,难道对方是想要“特殊服务”?!

    半晌,他手上继续动作,给房遗爱按摩,低垂着眼眸,口中却道:“……这奴倒是不知,郎君想试试么?”

    问罢,他手指换了地方,果然按照房遗爱刚刚说的穴位,挪到了房遗爱的腰臀范围——

    等李承乾和杜荷进了内屋,轻纱幔帐下,就见房遗爱赤|裸着上身,腰臀也半露着,身上“坐”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男人双手的手指还“抚摸”着房遗爱的“尊臀”不放,两人正“激烈动作”着。

    杜荷“啊”了一声,很够义气的提醒房二有人来了!

    还是太子殿下亲临。

    房二啊房二,你就这么欢迎太子殿下啊。

    杜荷叫苦,替哥们担心。

    他偷窥太子的神情,李承乾脸色阴沉,大步就朝着房遗爱走过去——

    第56章 鸡同鸭讲房二

    房遗爱此时颇为享受, 之前有些许响动他也只以为是别的屋子里的声音, 或是楼下吵闹音, 等一股莫名的罡风飘荡近身的时候, 加上此时白朝凤的手上动作一滞, 房遗爱就是个木头人也警醒了。

    趴伏在床榻上的房遗爱扭头一看, 竟然不是杜荷进来,而是太子殿下走在前面, 此时正站立在他床榻上, 脸上阴沉沉的, 眼神沉郁的不行。

    房遗爱心中不知怎么就一窒,白朝凤此时早就利落的下榻,默默站立在一旁。

    杜荷见状哈哈一笑, 打破了这一室的尴尬气氛。

    “房二, 你今日怎么改了口味——”他挤眉弄眼的。

    杜荷原本说着话的意图是缓解尴尬, 却没想到是火上浇油,太子殿下冷哼了一声, 抬脚就要踹那无辜的白朝凤一脚,房遗爱心里还留存着爱惜人才的劲头,见太子的力气并不留手,恰巧用腿踢了白朝凤一下, 使得对方一个踉跄,但却巧让太子殿下的那一脚落空了。

    李承乾此时脸上的表情更黑了, 杜荷咂舌, 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在他看来, 这事是小事啊,不过是在太子面前失仪而已,况且本来他们就是来青楼找房遗爱的,而房遗爱逛楼子不点个人才奇怪了。

    只不过,今日房遗爱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叫了一个老男人。

    杜荷斜眼睨了那旁边侍立的小倌一眼,对方倒是不难看,倒是很有点与众不同的意味,可能房二就瞧上这个稀罕劲儿了罢。

    “房遗爱,你倒是很操劳啊。”李承乾沉声说道。

    “嘿嘿……殿下谬赞,就是之前太累了,胳膊有些酸,过来找个顺眼的人揉揉。”

    分卷阅读97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