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98

    “哦?”太子闻言挑眉,忽然笑道:“倒是孤的不对了,不妨累、着、你了——”

    李承乾的话似是而非,杜荷摸不到头脑,一头雾水,他倒是知道太子最近在锻炼,据赵德子说,就是房二做的好事啊,说有办法治疗太子殿下的跛足。

    杜荷听见这事有转机,还挺替太子殿下高兴的,这样朝臣乃至一些有益新的诸皇子们,再也不能私下里用词攻讦太子殿下,在他看来自此以后,殿下的储君之位也就更为稳当了。

    可此时听着两人说话,杜荷怎么越听越是觉得有点不对味啊。

    李承乾的自称暴漏了他的身份,此时白朝凤早就跪下,就是眼前的贵人再来一脚他也得擎受着,只是白朝凤的眼神里闪过一抹不甘心。

    因着低着头,谁也没瞧见。

    房遗爱此刻倒是爬起来,要披上衣裳,太子殿下视线顺势扫了一眼房遗爱的身子,上面没有什么痕迹,白皙细嫩依旧,却喊杜荷去外间候着。

    杜荷不知原因,但他向来有个好处,唯太子殿下马首是瞻,反正这里也没啥看头,顺便还把白朝凤拎出去了。

    房遗爱穿着衣服,悉悉索索的,李承乾冷哼了一声。

    房遗爱腹诽,也不知道哪里惹得太子追踪而来。

    他低着头拢着衣襟,正要伸手系着腰带,一双手却拎起了他的腰带,给那么拿走了——

    房遗爱瞪眼,裤腰都要松掉了。

    他双手拎着衣袍下摆,瞅着阴晴不定的太子殿下。

    “殿下?”

    “呵呵……揉揉,还用得着解开腰带吗?”太子殿下边说边捏了下手中房遗爱的那条腰带。

    房遗爱眨了眨眼,“朝凤擅长按摩推拿,我就让他给我全身松泛松泛。”

    没什么啊,太子抽什么风。

    他脑子里这么想着,可房遗爱转即神情紧张了一下,他想起一直以来对太子的防备,太子不会真是……对自己……意、图、不、良……吧?!

    房遗爱大惊,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李承乾抬眸看他表情,玩味的笑了一下,道句:“是么?”

    然后,他就把腰带还给了房遗爱。

    房遗爱正要接过来,低头去系,却不妨太子殿下帮忙给他扣上了腰环,还顺势拂了一下他的腰眼一角。

    房遗爱只觉得腰间酥麻,冷不丁的起了鸡皮疙瘩,令他精神一震!

    他屏息了一瞬,心脏都紧张的漏跳了一拍,可抬头去看太子表情,但见太子殿下无事人似的一退,转身出了这旖旎装饰的里间卧室。

    ……缓和了好半晌情绪,房遗爱咽了咽口水,听见杜荷在外面喊了他一嗓子,他这才走出去。

    到了外间,等房遗爱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太子殿下端肃的坐好,杜荷都假装很正经的喝茶,而之前的白朝凤此时却跪立在一旁。

    房遗爱瞥了一眼白朝凤,蹙了蹙眉,心道倒是牵连了无辜,自从被夺舍不成后,房遗爱不怎么喜爱见人跪着,可能也天真的受到后世灵魂记忆影响了罢。

    他们这些贵人……说不得哪日,下场还不如这白朝凤呢。

    房遗爱若有所思,太子殿下的目光却落在了白朝凤此人身上。

    这人还没走?!

    太子殿下的眼神淡淡扫了一眼杜荷。

    杜荷表情无奈,太子身份已然泄露,来了青楼若是被人说道并不太好,这个白朝凤么,杜荷正琢磨着警告一番,还是怎么处理了。

    倒是房遗爱想起白朝凤的人品来,有心怕杜荷或太子对他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来,他先开口让白朝凤起来,让他保守秘密,不准对任何人说出太子来青楼的事。

    白朝凤磕头称是,然后低头要退出去,但临关门前,却听房遗爱说:“之后我跟窅娘说赎你出去——”

    闻听此话,白朝凤猛然抬头盯着房遗爱,表情虽然平淡,但他的眼神却闪过一道亮光,但看见太子黑压压的神态,立刻低头,却不敢言语。

    房遗爱不知怎地,心蓦地一软,他就是见不得人这个。

    若是有人假装可怜,诉苦哀肠,他还不耐烦呐,可若是似白朝凤这样的,房遗爱的心就不由先替人家酸了起来。

    他不顾杜荷踩他一脚的警示,竟然继续对白朝凤道:“……一会儿你就跟我家去,往后跟着我罢。”

    “……房二,什么人你都——”杜荷急了,没看到太子殿下浑身泛着冷气么,就是你这么喜欢这个人,也没有自顾自的冷落殿下,而这么“急色”的跟个老倌倌表白啊。

    这成什么样子!

    “小荷花你不懂,朝凤是个好的,他不一样。”房遗爱扭头对杜荷解释了一句。

    杜荷一脸哀叹,兄弟你完了。

    从前没见房遗爱这么不会看人脸色啊。

    “襄阳郡公,你别阻着房驸马怜香惜玉了。”太子殿下冷不丁的说道。

    房遗爱等白朝凤离开后,听见李承乾的阴阳怪气,他才反应过来,他又把太子这个危险源给忘记了。

    他干笑一声,急忙解释说明起白朝凤的好来。“……这个朝凤竟然是个懂医术的,还是个聪明颖悟的,要我说比宫内的御医们都有天赋,就是命不好沦落在此。我做做好事,救上一救而已。”

    “呵呵。”李承乾笑。

    杜荷也呵呵干笑两声,“房二你最近都成大善人了,救得人不少,不少!是不是殿下?”

    李承乾没理会杜荷的话,杜荷捅了捅房遗爱的腰眼。

    房遗爱心里说自己还冤枉呢,明明是找杜荷来的,怎么杜荷引了这个“冤家”来。

    他狠狠地瞪了杜荷一眼。

    然后,房遗爱转头问太子,“殿下来此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李承乾手端着空酒杯,就这么旋转着,面无表情。

    “房二,是你找我来有什么事……还来,这里……说话。”杜荷越说声音越小,他虽然不知道太子和房遗爱打什么哑谜,但显然太子殿下是不高兴房遗爱的“放浪形骸”的。

    听杜荷问自己,房遗爱哑口无言。

    要是杜荷一个人来,他就问问自己心中的疑惑了,可杜荷把太子带来了,他怎么说起?!

    若是自己说了实话,太子一听还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其实之前他完全是在“装模作样”……“强推”了太子后,内心正发虚的房遗爱避开李承乾的目光,没法回答杜荷他内心真正想说话。

    房遗爱只能打哈哈说:“就是咱们好久没来着风月之地了,你是我好友,我想着与你同乐,同乐而已。”

    房遗爱也找不出别的理由了。

    可听了他说的这话,太子殿下忽然露出一抹淡笑,侧过头看着房遗爱和杜荷,可房遗爱就知道太子的这话是专门说他听的。

    “怎么,你就想着杜荷这个好友,

    分卷阅读9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