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99

    我这个太子还入不得你‘房驸马’的眼,是么?!”

    房遗爱知道太子很生气很生气,否则也不会喊了两次他不喜欢听的“驸马”一词称呼自己。

    关键不是太子生气,而是太子殿下为何生气——

    一想到这个“严肃”问题,房遗爱就胆战心惊。

    他找杜荷来青楼,也是要解惑啊。

    太子恐怕……真的对自己意图不轨!!

    房遗爱鼓起胸膛,此时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勇气,直接顶撞了太子殿下。

    “殿下若是想找乐呵,我奉陪就是——”

    这青楼里的好姑娘们多的是,就是殿下喜欢哪个小郎,他也花销得起。

    房遗爱摸了一下自己腰间的荷包,想着金叶子带的足够了。

    “奉陪么……”李承乾闻言挑眉盯着房遗爱有一瞬,然后缓缓笑了。“——也好。”

    第57章 怜香惜玉房二

    房遗爱此时见到李承乾表情, 忽然回味了一下自己刚刚吐出的话, 暗道不好, 好像引起了“非常不好”的歧义了。

    李承乾让杜荷出去,杜荷迟疑了一下, 瞅看了一眼房遗爱和太子殿下, 决定抛弃好友,不掺合进两人莫名其妙的气场之中。

    房遗爱怒视这个“忘恩负义”的损友,想当初他是怎么搅合进东宫的, 不就是想着知道未来, 能拉一把杜荷回头么,才把自己“置之死地”了——

    “杜荷!”房遗爱忍不住喊了一句, 回应他的是杜荷无情的关门声, 还冲着他挤眉弄眼的歉意一笑。

    房遗爱真想挥拳揍这小子一顿,可是此刻屋内只剩下他和太子殿下两人, 他就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当初在东宫,两人单独在一起,不就发生了让房遗爱追悔莫及的事情么。

    房遗爱决定撤退, 于是干笑了两声,冲太子说有事要忙。

    “不是来寻欢作乐么。”李承乾一句话顶回去,还说了一句:“奉陪呀——”

    房遗爱哑口无言, 这话还是刚刚他对太子说的, 对方马上奉还过来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房遗爱苦恼, 可是李承乾却没怎么为难他, 只是默默的斟饮了一杯酒, 便放过了房遗爱。

    房遗爱心中狐疑,但想了想太子也不能怎么样自己,这样倒是正常,只是为何跟杜荷来青楼找他,这个缘由房遗爱还搞不明白,他心中有所推测,却暗觉危险,刻意回避不去想。

    太子出来,闻听楼里嘈杂的吵闹声,很是不适的皱了皱眉毛。

    青楼里混合着三教九流与的人物,和一些姑娘们各种香气甜腻的脂粉味,房遗爱自己都没忍住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还没等杜荷嘲笑,就听太子侧眼睨着他,呵呵笑了两声。

    这笑声顿时让房遗爱神色一敛,干咳了一声,跟着太子和杜荷离开了青楼,只是在门口看到了老鸨窅娘和白朝凤,房遗爱还没忘记实现诺言,让白朝凤跟着自己回府。

    “房二你——”杜荷顿时佩服,想罢不再劝说。

    太子等出了楼子,却没有让房遗爱跟着他回东宫干嘛,单独和杜荷去了河间王府,房遗爱被撂下一个人站在街上,摸着脑袋——

    “莫名其妙。”他有些不满的嘟囔着,望着太子和杜荷的身影哼哼了一声。

    “郎君?”白朝凤拎着一个小包袱低声喊了一句,后面的窅娘还笑盈盈的过来相送。

    房遗爱拍了下脑门,他心思向来“旷达”,随即放下了情绪,看着白朝凤“惜才之心”又起来了,不由牵着对方的手,暖笑道:“朝凤随我家去,正要用你之才……得朝凤是我之幸啊。”

    这话听得白朝凤神色不解,就连窅娘都惊讶。

    白朝凤有点能耐,也只是会给姑娘们开些便宜药,要她说朝凤没长相没长相,论年龄人老珠黄,也不知道这位郎君是为何看上朝凤的。

    窅娘奇怪,但她收了金叶子,自然心满意足,本来白朝凤的年纪就卖不了好价钱,若不是白朝凤之前有些医术,楼子里早就让他自生自灭或卖了廉价折腾死了。

    “……郎君的话过了,朝凤何德何能。”白朝凤久久低语。

    房遗爱却没发觉不知不觉中,他早就不知何时松开了白朝凤的手,对方还略微离开他远了一点。

    “不必谦虚。人得在合适的地方,才能发挥出非凡的才干,我信你。”房遗爱说罢不和白朝凤争论他值不值得自己赎出相救,直接让小七带着白朝凤同骑一马回了房府。

    等他们一行人回了梁国公府,白朝凤得知了房遗爱的身份,只是微微讶异了一下,然后神色并无不安,只是低眉敛目的跟着小七去了被安置的地方。

    府里的卢氏却很快收到了消息,知道了儿子居然带了一个男人回府——

    关键是这人出身是个小倌!

    卢氏怒了,急了。

    她急匆匆的就去找房遗爱,都没等房遗爱过来见她。

    可此时房遗爱却收到了宫内晋王的信件,见对方写了一封道歉信,原是因为哑娘之死。

    正巧卢氏过来,问起白朝凤,房遗爱随意说了个理由,引得卢氏半信半疑。

    “真的是因为救人?不是为别的?”卢氏定定地瞅着自家二郎。

    她……如此相疑,也是因为房遗爱太“洁身自好”了。

    年纪轻轻的郎君,身边怎么没有有一两个绝色婢女呢。

    “真的,阿娘还不信我么。”房遗爱给卢氏捶着肩膀,他极力否认。

    “……二郎,你跟我说实话。你该不会喜欢男人罢?!”卢氏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咬牙问出来。

    然后她一刻不松的盯着房遗爱的表情看,生怕错过一丝蛛丝马迹。

    “怎么可能?!”房遗爱闻言跳脚。

    他甚至大声道:“我就是喜欢谁,也不可能喜欢……太、嗯,男人,绝对不喜欢男人!”

    “吼这么大声干嘛?”卢氏见儿子说的斩钉截铁,脸红脖子粗的,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对一个男子来说有些不尊重。

    二郎明明之前很喜欢高阳公主,颇有些求而不得模样……再之前,就是杜荷的那个族妹,卢氏也不是没见过房遗爱痴迷的样子,只不过那女郎进了东宫没消息,房遗爱那时才彻底放下。

    该不会改了……爱好。

    卢氏这么一想,心中安定了一些。

    “阿娘,正好晋王来信……”房遗爱展开信件,跟卢氏说了哑娘的事情。

    “哑娘……这事我们别管了。”卢氏一语定下基调,“你阿耶也让你别掺合进宫内的事情里。”

    房遗爱撇撇嘴,这不就放了高阳公主一马?!

    卢氏瞥了他一眼,知道他心底到底想了什么。

    不过,公主不好和离,但也不能阻止驸马纳妾罢。

    至于公主

    分卷阅读9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