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00

    赐给房遗爱的妾室淑儿,卢氏压根没当做自己人,她也不傻,时间长了,卢氏早就发现儿子和淑儿之间好像没什么暧昧……这样哪里行,她何时能抱上二郎生的孙子!

    卢氏决定暗暗回去给房遗爱选两个妾室,就是先置几个绝色丫鬟服侍也是好的。

    不说卢氏的打算,晋王却还是专门来见房遗爱一面。

    此时李治在房遗爱面前情绪很是外露,房遗爱却是被晋王邀约到了长乐公主府内。

    长乐公主府里,房遗爱还是第一次进来,因为这里有他讨厌的驸马长孙冲。

    晋王再次当面表达了歉意,毕竟哑娘是从房家要走的,却没想到人没了。

    “晋王殿下客气了,人本来也是宫里的……”房遗爱不介意。

    李治微微笑了下,但笑容中暗夹了一些勉强。

    “殿下没受惊就好。”房遗爱倒是担忧文弱的晋王殿下被吓着了。

    李治哑然失笑,“这倒没有,我还不至于那么胆小。只是——”

    晋王一想到哑娘之死,让他和阿姐陷入了被动,就心情郁郁。

    “哼,只是有人先下手为强,手眼通天——端的心狠手辣。”却是长乐公主过来见客。

    “见过公主。”房遗爱揖礼。

    长乐避开,客气了一番。

    房遗爱和他们说了一段时间话后,忽然晋王和长乐公主谈起了兕子,也就是晋阳公主的话题,一时不知道是故意没收住,还是忘我……居然内情都让房遗爱知道了。

    房遗爱点头应付,竟然让长乐和李治都瞧不清,他到底是何心思。

    长乐公主垂泪怀念兕子,“……兕子死时年岁还小,也有好几年了。雉奴,我竟然——竟然——记不清她的模样了。”

    说罢,长乐忍不住再次落泪,眼圈红红,竟然不是假装的。

    这点房遗爱还是能判断的出来,一旁的晋王也陪着落泪,只是他是男儿,还强顾着自尊心,强忍着,可却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阿姐,我也不是个好哥哥。兕子的五官面孔,现下想起来,我也记不太清了。”

    要知道他和晋阳公主几乎从小是同起同卧,自从长孙娘娘逝去后,两人更是亲密无间,在宫内互相扶持依靠,关系好的一个果子都恨不得两人分食着吃。

    “——不如我给晋王公主画一张肖像画罢。”房遗爱内心受到感染,一时不忍脱口而出。

    李治和乐公主闻言一怔。

    房遗爱莫不是糊涂了罢,晋阳公主已然死了,怎么画得出来?!

    ……

    经过房遗爱的解释,两人这才明白,房遗爱是要听他们形容,就能画出。

    等公主府内的奴婢预备好材料,房遗爱特意选用了碳笔,刷刷的在硬纸笺上画出了一幅未长成带着浅笑的少女画像。

    晋阳去的时候也就刚刚十岁左右,可不就是这个年纪的面容,透过纸上的画,长乐公主和晋王李治此时都仿佛看到了兕子在对他们浅笑——

    “像!真像!”久久,李治轻抚着纸笺怀念道。

    长乐更是对着画像啜泣了一番,她是最喜欢这个妹妹的,比城阳和新城还喜欢。

    兕子也是最像长孙皇后的,更加上她性情也好,长乐竟想不出有谁不喜欢晋阳公主的。

    当然,除了宫内的那个贱人肚皮所出的庶女——高阳。

    长乐内心愤怒快要恶意的流淌满公主府邸,她抬头看向了房遗爱。“没想到房‘驸马’还有如此才华——却是可惜了!”

    房遗爱本来内心很得意,他这手听人话语形容描述,从而能画出人具体肖像特点的技术,还是那个警察特有的技能,这个可不是不经过训练,随便哪个画师就能掌握的。

    可长乐公主此刻的话里是什么意思,可惜什么?

    房遗爱狐疑地望着她。

    长乐公主眼无笑意,唇角却勾起问道:“房遗爱,你是不是想与高阳和离?!”

    第58章 心有疑虑房二

    长乐公主知道什么条件能吸引自己, 房遗爱并不感觉奇怪。

    但他也相信此事长乐并不是从太子那里知道的, 他和高阳现在不和已经是有心人稍微以观察,就能知道的事情。

    倒是长乐说完那句话后, 见房遗爱没什么反应, 并不以为忤。

    长乐公主在房遗爱临走前, 提供了房遗爱一条消息,内容倒是让房遗爱对长乐公主大为侧目。

    ——长乐倒是果决!

    对她的驸马之间的感情……倒是能狠下心。

    房遗爱回到房府,即刻让小七叫了房府的可靠家奴过来,差遣人去打听牛肉案和赵国公长孙府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长孙冲最近的行动。

    长孙冲气量心胸忒狭小,不过是因为上回土地兼并的事情,这杀牛一案就是长孙冲他的报复。

    忒可笑可怜!

    房遗爱不屑乎, 等查明证据, 按照长乐公主提供的线索, 加上房遗爱又去见访了一些“目击证人”, 根据他们的描述,还画了几幅可以人选的画像……依照画像索拿排查嫌疑犯, 没几天那些官吏果然逮到了杀牛一案真正的“杀牛凶手”。

    房遗爱没客气, 直接送到了官署衙门的长官那里, 至于那官员如何为难, 与房遗爱他并不相干。

    现下上面高高在上端坐的皇帝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东征势必要行, 农桑之事皇帝更是异常重视, 朝廷上下的官员都知道事情紧要。

    尤其是人是房府送过来的, 那农户的汉子又得了房相爷家的“庇佑”,不过是捉拿一个事不关己的“混混”,没过多久那农汉刘家大郎即被放行。

    长乐公主和晋王李治说起这事,“不过一点诚意。”

    等房遗爱再次见长乐的时候,长乐公主还是如此笑意盈盈的说道。她此时恢复了往常的神态,但房遗爱清楚——据说最近驸马很久没住在公主府邸了,单独回长孙家住了很久。

    “我只求高阳不得好死。”长乐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她心里彻底认定了高阳和韦贵妃是害死晋阳公主的凶手,连晋王也不好相劝,毕竟他心中也不是不疑的。

    李治私下里和房遗爱说起阿姐长乐公主,只是担心长乐陷入迷障不拔,有损身心,甚至和驸马长孙冲关系因此冷淡。

    房遗爱知道为什么,这杀牛案说不得魏王还在背后掺合了一脚,至少也是知情的,长孙冲甚至和他父亲长孙无忌的选择也并不相同。

    虽然长孙无忌才是真正的赵国公,但并不妨碍长孙冲私下里看好“谁”,进行政治和感情投资,甚至这里面未必没有长孙无忌的算计,明面上装作不知道,是长孙皇后三位皇子的亲娘舅,但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进行多面下注,这也是世家应有常见之事。

    卢氏要给房遗

    分卷阅读100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