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03

    爱的心思,毕竟这是圣人交代的事。

    房遗爱不知道,但李世民私下却跟李靖说了房遗爱东征有大用,但李世民不知道房遗爱的才华如何,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也,用人更是重中之重,切看房遗爱在圣人面前的言语,并不是只管兵事的粮草后勤,竟然是个想上战场的,李世民和李靖就是用他,也不敢让个庸才去领兵,但也不至于让房遗爱从一个火头小兵做起。

    那是给房玄龄添堵,一个不好,房遗爱战死沙场,房玄龄估摸着就要伤心病危了,这不是李世民的本意,房玄龄于大唐于圣人的感情和重要性自不必说。

    李靖考校了三个小辈,李德謇说完,他点点头,并没多言语,李德謇也是和李靖几乎一个性子,沉默侍立在一旁。

    然后李靖开始考校李敬业,李敬业却是世交之子,但为人傲气,这并不是李靖喜欢的为人为臣之道,但对方自然有家人长辈,李靖考校过后,还是觉得李敬业是有真才实学的,假以时日必然能独领一军,后辈可期。

    李靖难得的露出笑容,夸奖了李敬业几句,李敬业假意谦虚,但嘴上裂开的笑容,勾勒上扬的嘴角,显示了他的得意之色。

    他还顺势瞥了一眼房遗爱。

    此时李靖问起房遗爱《孙子》中的“奇正”用兵之道,房遗爱回答:

    “……正者当敌,奇兵从旁击不备也。”这话他用曹操对《孙子》的注释解答,却正符合李靖的问题。

    李靖闻言点点头,道:“你倒是深得魏公体会,看来《孙子》没少看。”说完,他转头对李敬业和李德謇道:“回去你们也要多读《孙子》,各家注释都要看看,取之所长,这点遗爱比你们走得远。”

    竟是很稀罕的夸奖了。

    李德謇称是,李敬业撇撇嘴。

    兵法谁没读啊。

    李靖最后说道:“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故正也胜,奇亦胜。”

    教导了几人对“奇”、“正”的辩证谋略用兵之法,只是言语晦涩,还要多在实际军中体会用兵之道,却不是只是听完就能真正领会的了。

    房遗爱三人皱着眉头深思,然后李靖却见房遗爱眉头很快便松,竟然像是心中略有所得,引得李靖大奇。

    这时的李德謇和李敬业却一双眉头紧锁,仍旧在深思之中,甚至面色上越发困扰。

    ……

    *

    东宫之中,太子今日却没起床,弄得东宫人心惶惶。

    原来昨夜里,天降一道厉雷,竟然劈倒了太子殿下住的丽正殿院内的一棵古树。

    此事顿时被赵德子严加封锁,但很快消息传进了太极宫。

    李世民大怒,但他更担心的是太子殿下无故昏迷之事。

    第60章

    房遗爱听说太子殿下的事情后, 已经过去了一日夜。

    因为宫内封锁严密, 但长乐公主那边得了消息后,还是递给了房遗爱消息,此时房玄龄早朝之后就没出宫,想必也是因为这事滞留宫中。

    若不然,房遗爱的消息也不至于这么慢。

    这个时候的东宫和太极宫内外看守严密,并不轻易允许宫人内宦进出, 就连轮班值守的侍卫都暂停了调岗走动,依旧是晨起的那帮人。

    但, 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

    这件事立刻引起朝野内外轩然大波, 因为只有德行不够, 才会天降惩罚, 雷劈东宫——

    房遗爱懂自然科学,肯定是因为丽正殿的院子里的那棵柏树长得太高了!

    秋雨一下,雷声轰鸣, 自然闪电不劈高高的树,难道劈矮矮小小的花花草草么,但这话没人信, 反正这雷成了攻讦太子的现成理由。

    宫廷朝野内外, 此时表面平静, 实则暗流涌动。

    皇帝李世民力求封锁的消息,第二天长安城里该知道的人家都知道了, 消息自然是太极宫那边泄露出去的, 但是谁泄露的, 就是皇帝也查探不清。

    魏王那边知道后,还在保持着平静,就连各地就藩的王爷们留在京中的人手,此时也纷纷快马或信鸽传递消息出长安城……

    奇怪的是,一天两天之内,朝廷上还保持着平静,大家都在观望。

    太子殿下据说已经有苏醒的迹象,只是据说醒来后脾性突变,甚至暴虐诡谲。

    房遗爱听完这些消息后,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就咯噔一下。

    他总觉得这事听着有点儿耳熟……房遗爱眯着眼睛,在屋内来回踱步,看的小七直摇头。

    自从二郎去了东宫后,虽然人上进了许多,但好像烦恼增加了好多倍,小七深深忧心着,甚至还觉得还是以前跟着的二郎后,整日里招猫惹狗的,他除了替主子挨训外,其实好处不少,至少也跟着沾光,整日里出去快快活活的。

    小七劝说了两句,房遗爱拒绝了午膳,直接去了东宫,要探望太子殿下。

    可是东宫的侍卫得了皇帝的命令,他还是被阻在门口,倒是碰见了在门口望门兴叹的杜荷。

    “你知道太子那边到底如何吗?”房遗爱问。

    杜荷拉过房遗爱,一脸慎重,低声说道:“……殿下是醒来了,但据说有些不妥当。”

    房遗爱点头,“这个我知道。”

    房玄龄今早上回来了,说是太子殿下醒了,皇帝挺高兴,但太子又好像梦魇到了,醒来后疯魔一阵子后,见了皇帝却不说话。

    李世民见了太子这般,本来担心东宫天降厉雷的政治影响,却没想到最先出问题的居然是太子殿下恐怕被“惊”到了。

    太医院里的御医们都说太子殿下是惊厥之症,身体上却并无不适,李世民当时就面色有异,尤其在听到陈慕之暗访之后底下的奏报,许是明天的大早朝,就有会一大波人弹劾太子失德,这雷就是警告。

    李世民听了脸黑如墨,整个人像是刚下了战场,身上沾了杀气。

    他自己心里如何想着太子不要紧,怎么朝臣们想借着太子这事兴风作浪,这是当天子的李世民所最不乐见的。

    皇帝最恨最怕的就是谶语,此时长安城内居然有了这种倾向,他迅速命令陈慕之差遣手下的人,有一个抓一个。

    李世民始终认为隐太子也就是建成太子的余孽仍旧躲藏在民间,近来死灰复燃,竟然重新嚣张起来。

    不仅要刺杀他的幼子晋王,却阴差阳错差点赐死高阳,此时弄不好他们还会借着东宫的雷击事件,搞风搞雨。

    这是李世民不能容忍和担忧的,也是为何他急忙封锁宫廷内外,却不妨消息该传出去的还是传出去了。

    李世民恨恨,宫内的韦贵妃的手段还是不行,若是观音婢还在世,宫内哪里能这么乱。

    想到观音婢,李世民就不禁心一酸,见了太子心也就蓦地软了三分。

    “太

    分卷阅读103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