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04

    子好些没?”他问起张太医。

    张太医眉心最近都愁得添了三道褶皱,太医院院令不是那么好当的,他升职是升职了,但麻烦却首当其冲了。

    “回圣人,殿下喝了安神汤,已然睡了。”

    李世民点点头。

    张太医端看了一眼皇上的表情,和躺在榻上的太子殿下,暗自吁叹了一口气,接着低声禀告道:“殿下之前醒来片刻,神情看着还好,并没有发脾气吵闹。”

    想了想张太医小心措辞了一下。

    前日的惊雷,太子殿下晨起没有按时起来,被发现昏迷后,等太医们开药掐人中等等手段,第二日顺利醒来,可太医们还没等舒了一口气,太子殿下醒来后,性情却有异。

    这让人大为紧张。

    因为太子明显神情不对劲儿,再看到圣人来探访后,居然嚎哭大笑,状似疯癫……种种形状,让人惊愕。

    尤其是圣人,据说太子殿下还“瞪着”皇帝陛下——

    张太医不敢想,赶紧提神,应对圣人的随时发问。

    李世民此时在太子床榻前坐了片刻,期间赵德子进来禀告说房遗爱和杜荷等在东宫外。

    李世民看了一眼赵德子,倒是知道太子和房遗爱、杜家的那小子三人要好,想了想让侍卫放他们进了东宫。

    李世民则有事,摸了太子额头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起身回了太极宫。

    他却没看见,床榻上的李承乾睫毛微颤,半滴眼泪浸湿了眼角。

    ……

    房遗爱和杜荷进了东宫,刚巧错过了陛下的銮驾,但杜荷挺庆幸。

    他一向打怵见圣人。

    房遗爱嘲笑杜荷没出息,拉着他进了丽正殿的院子。

    院子里原来那棵高高壮壮的柏树已经没了,只剩下一个大坑,新土或新树还没填上,让进来的人看着心里蛮不顺眼的。

    杜荷甚至惊奇的要围着树坑转一圈,还是房遗爱嫌弃他没出息,硬拉着他干正事——探望太子殿下。

    屋内,太子“熟睡”,等圣人和太医离开,怕打扰了浅眠的太子殿下,赵德子清场,只剩下他一人守着,称心被他点名单独在耳房里烧水,并看着太医和药童熬药。

    赵德子一向是谨慎的,这也是他在东宫屹立到今的缘故。

    见了房遗爱和杜荷来了,说实话赵德子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至少他们知道太子是非常相信喜爱两人的。

    “殿下如何了?”杜荷问道。

    房遗爱虽然没说话,但也凑近到床前,去端详太子面容。

    嗯,看着面色还不错呀。

    房遗爱轻咦了一声,他发现了点端倪。

    赵德子还以为怎么了,忙看向房遗爱。

    他是知道房遗爱是有“医术”在身的,难道是看出什么不妥的地方了吗?

    “无事,只是殿下应该醒了。”房遗爱一语双关。

    习武之人从呼吸上就能判断一个人是装睡还是真睡……显然面前的这位殿下,他早就醒了,却一直抑制着呼吸节奏——

    可,心跳是骗不了人的!

    房遗爱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床榻边上,然后他抬起手,“戳”了一下某人的一个穴道——

    太子殿下蓦地睁开眼,差点儿“呻|吟”出声,因为着实房遗爱的一指头令他全身发痛,好似开启了他全身的痛点。

    实则,房遗爱只是点了太子殿下身上的痛穴而已。

    “殿下,你醒来了。”说罢,房遗爱瞅向一脸担忧之色的赵德子。

    他的脸上净是“一副你瞧我说的对吧”的表情,在睁开眼睛的李承乾看来,十分的可恶。

    “房、遗、爱——”太子殿下怒吼,中气十足。

    房遗爱呵呵一笑,“看来殿下身体没问题。”

    杜荷惊喜,还不识趣的恭喜殿下醒来。

    李承乾阴沉着一张脸,瞅着这两人,然后直接坐起,挥挥手让这俩人嫌狗憎的哥俩赶紧闭嘴。

    赵德子忙出去唤人给太子端茶递水。

    茶是不能喝的,但太子殿下该进小食了。

    午膳殿下都错过了,赵德子心疼殿下,进来给殿下倒水的正是称心。

    称心手端着托盘,上面是呈放着蜜糖温水的瓷碗,碗里的蜜水是用上等的槐花蜜调制的,称心递过来之前,还小心地滴了一滴水在手背上,温度喝着应当刚刚好。

    “……称心。”太子殿下正要接过瓷碗饮水,抬眸看到那双端着茶碗托盘的手。

    手倒没什么,甚至骨架有些偏大,只是一只手的小拇指侧有一个黑痣惹了他的注目,让太子觉得微微有些眼熟。

    李承乾脑海里突然闪过几个片段,他拿起瓷碗的手一顿。

    然后,李承乾抬头正视了这个小宦官的脸——

    太子殿下一怔。

    “称心。”他喃喃,再次念了一遍称心的名字。

    甚至,他心不正常的一紧缩。

    李承乾静静盯着称心良久。

    ……

    第61章

    太子殿下的凝视让周围的人一怔, 包括称心。

    称心有一件事情一直不好跟他的师父房遗爱讲,就是太子殿下经常在师父来的时候,喜欢叫他跟前侍候, 但平常的时候, 反而会常常把自己打发的远远的。

    这么多次,称心也琢磨出点门道儿来了。

    只是他越想,越是心中不安。

    称心不知道太子此时注视自己因为什么, 但他感觉不好, 也只能装作不知,只低着头举着木质托盘。

    李承乾此时并不去动托盘上面的瓷碗, 他神情呆怔片刻,眼神却没从称心的头颅上挪移开, 称心头越沉越低, 此刻从太子的方位来看,只能瞧见称心下巴的美人尖。

    房遗爱和杜荷狐疑,当然两人狐疑的方向不一样。

    称心长得好,但身材却有些“高大”、“结实”了,杜荷不认为这样的称心是个蓝颜祸水, 只是太子的表情确实有问题啊。

    房遗爱则心情微妙的很,他又不是傻子, 太子刚开始和称心靠的很近,但经过上几次太子和自己的“相处”, 房遗爱要是看不出来太子有利用称心的心思才怪。

    今儿又是怎么的了?!

    房遗爱视线不离开李承乾的脸, 但他越看太子殿下的表情, 心情越是沉了下去。

    之前的传说好像并不是无的放矢,太子的情况是有些不对。

    房遗爱还是分得出太子殿下,他拜见时往常的正常景况的,房遗爱斜眼打量了一下赵德子这个最熟悉太子的人,只见赵德子的神情也很是愁苦,此时太子注目称心,嘴里这样亲昵有着丰沛感情的喃喃,更是让赵德子也一头雾水。

    他甚至唤了称心,让他下去。

    但这时太子反而反手一把拉住了称心的手腕,拽的很紧——

    称心惊呼,瓷碗茶盘从他手上跌落

    分卷阅读104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