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05

    ,噼里啪啦的碎裂一地,事后屋内此时反而静悄悄。

    “殿下,可是称心有何不妥?”赵德子惊问,他急忙冲上来。

    毕竟太子殿下才从昏迷中苏醒,醒来的情状也不太对,这让赵德子心里突突的。

    若不是圣人封锁消息,此时殿下的情况若是让人知道,必然……不好。

    赵德子还不知道宫外已经有了传言,东宫暂时有李世民的命令和封锁,其他人并不能随意过来探望,就连此时的房遗爱和杜荷也是得了皇帝的口谕侍卫才放人进来。

    李承乾听了赵德子的声音,眉头一皱,再看地上滚落碎裂的瓷碗,和流淌的水痕,他神情再次恍然。

    这才扭头细细从左到右打量了一遍屋内的情状,然后视线掠过房遗爱的时候,他凝神又瞥了回去。

    李承乾怔了怔,瞅着房遗爱,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蹦跳,再瞅看称心,却觉得之前脑海中的景象与此人大为不同,也与此时此景不一样。

    ……良久,李承乾摆摆手,道:“无事。先收拾下去罢,”他这话却是对刚刚洒了蜜水的称心说的,称心此时跪着,听了话就开始收拾东西,然后急忙离开。

    蹙了蹙眉头,太子殿下甚至揉了揉太阳穴,赵德子要张口喊太医过来,李承乾阻了他。

    “太医先别叫。让孤静一静。”李承乾这么说道。

    此时,他神智清醒,整理好思绪,心里面却是惊涛骇浪。

    屋内的几个人李承乾都也很熟,却有一人和以往不一样——就是房遗爱。

    太子殿下记得……记忆里的房遗爱身为驸马,跟在高阳公主身后,唯命是从。他们夫妇二人也一直不是太|子|党,即便房遗爱和杜荷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损友,但杜荷一直以来在东宫这边跟着自己,可房遗爱却并不然。

    这世……不,是那世——两个房遗爱好像并不相同。

    太子殿下只是在惊雷的那一夜……梦到了一些片段,虽然并不是连续的,还不知为何头痛,甚至之前还“疯魔”了,但李承乾把脑海里的景况,此时拼拼凑凑起来,已经联系整理的差不多了——他从中窥探了许多未来之事。

    ……对此,太子殿下有一个猜测。

    也许那做梦,并不是梦,而是……重生的、未来的自己,且还是死后的魂灵,来夺舍这个世界他本人的身躯。

    古时就有灵魂附体、借尸还魂的故事,李承乾从来都是当市井故事瞧过一眼,然后觉得是臆想太过,都是写穷书生妄想一步登天或有奇遇的胡编乱造,但没想到……没想到自己……

    ——李承乾压抑住心情和表情,想到将来的下场……虽然他知道的并不完整,但还是令他心绪起伏,神色幻变。

    因为不是连续完整的记忆,但心中涌上来的那股暴虐的情绪确确实实影响到了他。

    未来之事中,最令太子殿下印象深刻的居然是——他会喜欢上称心?!

    并,因此他会与皇帝抗衡,不惜多次反抗阿耶,甚至在阿耶杀掉称心之后,堂堂皇皇的在东宫直接祭奠称心此人……乃至后来还因此谋反?!

    李承乾心中愕然,他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尤其是刚刚在看到称心本人的时候,一时他竟然仿佛沉浸到了“原来”的那股欢喜和悲辛交集的复杂情感之中,久久不能脱离出来,还是赵德子的喊声惊醒了他。

    “你们都先出去罢。称心暂时别在丽正殿侍候,你看着办。”李承乾想了想说道,说起调离称心此人离开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心脏甚至紧缩一下,隐隐作痛。

    此称心非彼称心,他也不是彼李承乾。

    李承乾眼中晦涩幽深,尤其是抬头看向本不该在东宫的一个人——房遗爱的时候。

    他想到了房遗爱多次拒绝自己的事情,也自然想到了房遗爱“性情才华”大变的事……很自然的,李承乾从自身联想到了是不是房遗爱本人也有奇遇。

    这事,还得调查。

    李承乾醒来后自然记得,他是遇到了惊雷,不知为何却昏迷到今日,“梦中”才有了奇遇——

    而,房遗爱呢?

    ……

    太子殿下深思,喝了蜜水和稀粥后,打发了杜荷和房遗爱离开。

    房遗爱和杜荷跟太子谈话,见太子殿下恢复正常,自然没觉得有事,只当太子殿下是梦魇到了。

    李承乾真正苏醒,不再被“梦魇”后,李世民处理完朝政之事后,很快又返回了东宫。

    果然,太子恢复正常,言语行为和之前一样,李世民终于松了一口气,神情大为高兴,还因此奖励了太医们。

    目送皇帝离开,李承乾目光幽远,只是周身冷淡且表情带些阴郁。

    赵德子小心翼翼,探问太子殿下,“殿下,称心我已经让他去了房膳郎那里侍候……”

    赵德子问话只是例行公事,谁都知道称心得房遗爱喜欢,算是个徒弟——

    但却没想到太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这一眼让赵德子骨髓里发冷,就听太子殿下道:“罢了,还是让他回来,贴身‘侍候’孤——”

    李承乾话音微微上调,眼里的郁色不减,只是脸上泛着不明意味的淡笑,却绝不是高兴的模样。

    赵德子一冷,对于太子命令的前后反复,他不敢再开口问为什么。

    只是称心来侍候太子殿下的时候,赵德子看在房遗爱和称心他们三人之间以往交情的份儿上,还是提点了称心要小心侍候太子殿下。

    “殿下的心情并不好。”赵德子说完幽幽叹息,太子好像越发不好侍候了。

    闻听后,称心点点头。

    太子殿下对他来说,从来就是高深莫测的,称心根本没觉得太子好侍候过。不过称心的对太子腹诽只能沉在心底,等晚上侍候太子入睡的时候,称心端上来太医开的安神汤请太子用。

    “倒了。”李承乾说道,手里拿着一本书,不过他的心思显然没在那上面。

    称心犹疑,但还是听了太子的话。

    李承乾洗漱完毕,本来不是称心守夜,太子却发话让称心留下。

    接下来几日里,太子都单独留宿称心值夜。

    夜里当然没发生什么,甚至太子夜里起夜的时候,并不让称心近身,甚至有时称心迷糊睡意连连的时候,一张眼却看到太子殿下矗立在窗边吹风,就连倒水都是殿下他自己倒的,并未叫人或唤他。

    称心觉得奇怪,因为担忧太子身体,还是跟赵德子说了。

    赵德子听后有些忧心忡忡,试探地问了太子一回,却让被太子一个冷眼打发了,他也就不敢多言。

    只是,每次等房遗爱和杜荷来东宫面见太子前后,插空的时候,赵德子特意说了太子一切安好,就是重新调拨了称心贴身侍候——

    杜荷大大咧咧的,只嘟囔了一句“称心得了

    分卷阅读105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