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06

    太子青眼”,然后没当一回事,因着太子喜欢看重称心,他有一次还赏了一个荷包给称心,这也是宫内的惯例,赵德子就经常得杜荷的赏赐。

    可房遗爱一次二次的……听见赵德子说起这话头多了,他就觉得心里不得劲儿了。

    一日,他唤来称心。

    称心直打哈欠,眼下青黑,显然是多日未睡足的缘故。

    “……殿下是这些日子是叫我夜里的时候贴身侍候。”称心也不解为何太子殿下夜里非要自己值夜,虽然他并不唤自己,但称心是个尽责的,他自然不敢真的熟睡过去,自然眼睑下面青黑,精神萎靡不振。

    “罢了,你先回去补眠罢。”房遗爱见称心并无“不适”,应当是菊花的贞洁还在,太子并未对他下手,他心里顿时放松。

    他防火防盗就是防太子对称心下手,可不能功亏一篑。

    房遗爱暂时放下心来,但太子再次的反常行为还是让他略微在意。

    况且,今日来面见太子,房遗爱总觉得太子瞅自己的目光不太对。

    *

    房府,房遗爱回府,白朝凤却在房门前等着他。

    ……

    *

    东宫这边,李承乾等房遗爱走了,却叫来赵德子,问起房遗爱近日来做的事和说的话。

    赵德子说起房遗爱和称心见面,并把两人交谈的话一字不漏的汇报给了太子殿下。

    李承乾听了面色不变,只是心中的那个猜测更靠谱了一些。

    赵德子说完,还看了太子神色一眼,觉得太子心情并不算太差,没忍住劝了一句:“殿下,奴婢看房膳郎还是心向太子的……”

    李承乾闻言微微勾起唇角,“心向么,未必。”

    赵德子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太子其实心里并不相信房遗爱,这却出乎赵德子的预料。

    李承乾睨了他一眼,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说了一句:“别瞎琢磨了。便是房二心不在东宫,孤也能让他离不得孤——”

    第62章

    李承乾随即又处理了一下纥干承基遗留下来的问题, 因为脑海里的“梦境”,太子殿下这回心中确信了幕后黑手是谁。

    以往他对魏王李泰确实还留有手足之情,可是感情是经不起消耗的,未来的太子也就是他自己,还不够惨么。

    李承乾冷嘲的一笑,然后让赵德子去瞒着太子詹士于志宁的耳目, 低声说了几个人名,让赵德子去找他们来此见他。

    这几个人都是可靠的,也就是将来也是同他这个倒霉太子一通赴死的。

    李承乾今日额外脾性不好,又找借口打板子了几个侍候的人, 没几日却不小心他们俱是风寒或体弱意外而亡。

    太极宫那边韦贵妃管着宫务,听说了这事,但东宫有东宫太子詹士总揽一切,于志宁也挑不出毛病,何况是人品有瑕疵的几个内宦和宫女。

    ——当赵德子掏出一摞证据,价格官宦和宫女们都是手脚不干净的, 太子詹士也无话可说, 还说要太子以正风气,就应当当面处置。

    于志宁不知道是真古板, 还是识趣了,太子没兴趣知道,也无意去了解他的想法。

    反而是房遗爱自从回府后, 很久没回东宫了。

    这让太子殿下惦记了一下, 问起杜荷, 杜荷也不知。

    李承乾温和的对着杜荷笑了笑,“看来给房二安排的事情还是太少,距离东征那日还有几月……”

    杜荷呵呵笑着,太子最近待自己稍微有些不同,倒是好像比之从前亲近了一些,太子殿下对自己好杜荷也乐意接受,只当太子知道自己的忠心,杜荷没多想些别的,拿着太子赏赐的东西,这些时日杜荷来东宫次数频繁了一些,任事还更上心了些。

    可房遗爱却始终没再来,既然太子今日问起,杜荷想着下值回去要提醒一下他。

    *******

    白朝凤来找房遗爱不是为了别的,就是请教房遗爱医术的事情,他从小七那里知道了房遗爱居然能给人刨腹割肠,不仅没有被吓着,反而激发了兴趣,更是打听了房家二郎其他的事情,当听到房遗爱救了险些噎死的卢家郎君的故事后,等房遗爱归来就多次忍不住来取经。

    白朝凤好学若饥,房遗爱则好为人师,两人一拍即合,竟然处得颇好。

    从前一直跟着自家二郎出府的跟班小七,心里有些吃醋,白朝凤几乎是抢了他的活计,而且整日里缠着二郎,让二郎“不务正业”,整日里和白朝凤嘀嘀咕咕,还写写画画……

    小七叹气,可是两人说起的“医术”,他也听不懂。

    没过两天,卢氏见房遗爱不太忙,也没去东宫,也不责怪儿子的纨绔和不上进,居然差遣人先唤了小七过去,探了探话。

    小七虽然不是个特别机敏的,但也不是个蠢笨如牛的,听了主母几句问话,出了主院再一打听,原来夫人竟然或提拔或才买了几个貌美的丫鬟侍女在身边——一看就是给自家二郎预备的美人儿。

    小七心中嘿然一笑,兴冲冲的去给主子打报告。

    “……阿娘真是闲得慌。”房遗爱撇嘴道。

    过来房遗爱书房请教功夫问题的房遗则一副抓住兄长痛脚的表情,“二兄,看我不告诉阿娘——你居然说她坏话。”

    “你还想不想当大侠大将军——”说罢,房遗爱拿书卷拍了三弟弟的头顶一下。

    房遗则跑掉,还故作鬼脸,方向还是往主院那边去。

    “二郎?”小七瑟缩一下,好像惹祸了。

    “甭管他。”房遗爱懒得理会这个调皮捣蛋的弟弟,房二扭过头继续跟白朝凤讨论起医学论著来,论起“补液”的问题,更是提出怎么制作输液器皿,和血型、输血的问题,被白朝凤打开了一副新天地。

    甚至,他早先听说的时候,就找人实验了几回。

    虽然过程很“血腥”,很不顺利,但在白朝凤“或色|诱”、或利诱、或强迫下,府内不少小厮侍女们帮忙贡献了宝贵的“精血”,以供实验,为了保密,还弄得神神秘秘的,一时竟然瞒住了卢氏这个掌家人,实验结果至少验证了滴血验亲这个古法极其不负责任。

    “输血,如果这么输……即便是父子,血型若是不和,恐怕有身亡危险。”若不是o型血,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们互相间输血,也会起排异反应,乃至危及生命,更不提直系亲属间不能输血会引起输血相关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免疫排异反应,但这个理论在大唐却很难支撑阐述明了,必须有实际案例实验。

    特殊案例和稀有反应不提,但血型问题是输血的最大关键,甚至在大量输血的时候,即便是o型血,也不是万能救命的血型,终归到底,如果战场上兵将受了外伤,失血过多,这时当然要靠输血救急,可血型理论的提

    分卷阅读106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