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10

    随意召见亲人。

    武媚一时不能找到可信之人,能出宫帮她把信件递出去和亲眼见一见她阿娘,几个月了她总觉得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她竟然一时联系不上杨氏了。

    所以,这才有了她在丽正殿宫外求房遗爱的场景。

    果然,不出武媚所料,房遗爱果然答应了她。

    “上茶。”武元庆出来见客,毕竟来访之人是宰相之子,高阳公主的驸马,据说最近这房家二郎和太子关系甚好,这却是自从父亲武士彟逝世后,武元庆、武元爽兄弟俩抓心挠肝靠不上去的关系。

    “驸马都尉来此,在下深感荣幸。”武元庆在家,热情的欢迎房遗爱。

    他只继承了一个爵位,却因为没有什么门路,并没有捞到什么好的官职,所幸最近赋闲在家。

    武元庆心里极为不忿,但人走茶凉,本来父亲原本的势力就不大,商人出身,还是因为在先皇起兵的时候赞助了钱财,在军中管着不甚重要的钱粮账目,这才时候得了爵位封赏。

    真正论能力,武家人并不出色,所以这个应国公的爵位在这长安城里根本算不得上什么。

    别看武元庆本身是国公爵位,房遗爱只是房家次子,但本身房玄龄在世,伸手皇帝李世民的器重,更别提房遗爱还是个驸马都尉,将来根本不是如今像小透明似的武家能比得上的。

    武元庆巴结的意图很明显,房遗爱来此是受人之托,他说了武媚的请求,要见见杨氏本人。

    武元庆却沉吟起来,并没有立即答应。

    他神色甚至阴沉了许多,房遗爱端起茶碗,抹了抹茶盖,却没有喝,只等着对方回答。

    “家母身体不适,这才许久没去宫门那边去看阿妹,我这个大哥事务繁忙,又是宫闱禁地,也不好托人去见小妹,竟是烦扰了房驸马了。”武元庆憋半天说道。

    家母这个词,让他说的很是生硬拗口,显然是不曾常常称呼的。

    房遗爱袖筒里带着武媚塞给他的信件和信物,但这些不是重要的,武媚也算是有能力委托能出宫的小宦官来应国公府邸送信的,但问题是根本见不到杨氏本人,这才慎重的恳求了房遗爱。

    房遗爱不走,坚持要拜见杨氏,武元庆说完那些话,也好像没事儿人似的,差遣仆婢去唤杨氏。

    房遗爱还是主动起身,说是长辈,理应拜见先国公夫人。

    从房玄龄论起,杨氏身为武士彟之妻,自然是和房遗爱之父房玄龄一个备份,算得上房遗爱的长辈,所以当房遗爱提出这个请求后,也很合理。

    武元爽没有拒绝的道理,加之他也有心不想得罪房遗爱的身份,竟然算得上配合带着他去了后宅。

    杨氏住在一个偏僻的院子,主院早就让武元庆夫妻住下,武元爽因为打着杨氏尚在的名号,在西侧院一直没搬走分家,虽然是亲兄弟,但这也是武元庆不爽杨氏在府中的缘故之一。

    杨氏的院子内的摆设和景色显然有些凋零冷寂,房遗爱踩着落叶,脚底下发出沙沙的碎裂枯叶声,扰了内院之人的休憩。

    躺在屋内的杨氏问了贴身丫鬟,才知道竟然是武元庆带着客人来拜访她。

    杨氏心中微微吃惊,但她眸光一闪,竟是硬撑着已几日不能下床的身体,让仆婢帮忙打扮,挑了一件最好的衣裳见客。

    走了两步气喘吁吁,杨氏终于到了会客的正厅。

    房遗爱早就发现正厅内连个像样的摆设也无,屋内还潮湿,院内角落甚至屋内房脊上够钩挂着杂乱的蜘蛛网,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八脚蜘蛛突然垂钓下来,在房遗爱眼前晃悠,让武元庆大感失面子。

    房遗爱温和的笑了笑,轻轻捏起蜘蛛,随手一扔到窗外,蜘蛛却不巧进了刚听说房遗爱来府的应国公之弟武元爽的脸上。

    武元爽乱抓了一通,差点儿抓花了脸,连连斥责,还是武元庆听着不像话,喝了两声,武元爽才进来见过房遗爱。

    杨氏被丫鬟掺进来,房遗爱急忙歉意道:“本想探病,却不妨劳累夫人出来——”

    “咳咳,只是一点小病咳咳。”杨氏保持着仪态风度,她还不至于要死,见客自然要打扮好才行。

    房遗爱知道一些世家人的坚持,叹了口气,只是看杨氏的脸色和气息,就知道对方确实重病。

    杨氏也无意拆台武元庆对她不好的事情,只是女儿在宫内很久没来信了,她差人送出的信件也不见小女儿回复,就连大女儿去了越王封地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路途遥远,竟然也没收到消息音讯。

    房遗爱掏出武媚交给自己的信件和信物,杨氏看了一下子就知道了,肯定是因为继子做鬼,她这才在府内生病,和两个女儿断绝了联系。

    往深了想,武元庆说不准哪日里就会下定决心,除掉自己这个障碍。

    杨氏冷冷的瞥了一眼武元庆和武元爽兄弟,但他们在场,她也不好和房遗爱说些什么,只道一切都好。

    武元庆还甚为关心的问起杨氏的病情,说还要请太医来给杨氏看病,只是他们国公府势力落魄,竟然请不到名医。

    房遗爱呵呵一笑,正好说自己相熟太医院的名手张太医,就连太史局的李道长他也相熟。

    “李道长擅长养生,倒是哪日里我介绍给夫人相识一番。”房遗爱十分的善良,笑的温温和和的,一副关心长辈,热衷助人的神情。

    武元庆脸色却不甚好看,只强忍着,倒是拉扯这房遗爱探寻起了东宫的事情,乃至齐王造反一事也谈了几句。

    房遗爱打哈哈,看似说了很多内容,但都是一些可以随意打听出来的,武元庆兄弟两人耐心,一时被绕的晕晕的,他们本来消息也不甚灵通,倒是从房遗爱口中知晓了一些事情,竟然还有写感激房遗爱的提点。

    房遗爱说的很多话看似是提点,但若是不小心理解错了,他也无能为力啊。

    ……

    杨氏身体虚弱,房遗爱很快告辞。

    等出了应国公府,房遗爱瞅了瞅应国公府邸的牌匾,冷哼了一声。

    若不是武媚这个未来女帝存在,恐怕武家在历史上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早在这个时候就开始没落。

    何况,以武元庆和武元爽这兄弟的“识人之能”和“短视”,早晚也会作死。

    夜里,房遗爱又去探了一遍应国公府,发现杨氏的病并不是真病症——乃是中毒。

    这么说不准确,只是杨氏喝的药物里有一些不适当的成分,让杨氏久病缠身,身体虚弱,再拖延一些时日,说不得武媚的娘亲还活不到九十多岁。

    杨氏本来就是身体康健的人,两个女儿的身体也很好。

    房遗爱这时懒得唤醒杨氏,早就点了对方的睡穴,直接扎了几针走人。

    第二日,却是宫内太医院派人来应国公

    分卷阅读110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