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11

    府内探诊,竟然是圣人不知为何,竟然百里偷闲,突然下了一道旨意,差遣太医给已故应国公之夫人看病,一时在朝堂上魏征还难得的夸赞了圣人体恤下属,仁君风范。

    李世民心情稍微好一些,但齐王那个孽子叛军的战报却越来越不好,惹得皇帝大怒。

    房遗爱却在皇帝调兵遣将中,上了奏折,直接请战!

    第65章

    房遗爱在皇帝面前慷慨激昂, 可回家后就遭到卢氏的一顿痛骂和哭啼, 房玄龄却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

    本来卢氏最近就在张罗给二儿子找个通房,二郎实在太苦了, 这些年心里恐也不痛快,娶个公主为妻还赶不上没娶妻时的光景。

    事情几乎已经成了定局, 卢氏也只能接受。

    皇帝当时当场答应了自家二郎的精忠报国的恳求,并且大力表扬, 弄得几个勋贵家中都出了一个子弟, 要随军平定乱臣贼子。

    大军开拔之前,领军将军却定了下来,等房遗爱知道的时候,方才知晓竟然是太子亲自统率一军——

    听闻之后,房遗爱愕然。

    这竟是一个大的事件改变,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房玄龄甚至回家之后, 赞叹太子殿下的谋定风略,“只是太子殿下毕竟身份贵重,圣人不舍得。”房玄龄道。

    家里成丁的大儿子房遗直附和父亲的想法, 甚至神情有些蠢蠢欲动, 谁都有建功立业的机会,现在天下已定, 并没有多少参与战争的机遇, 父亲房玄龄的爵位也是随当年的秦王殿下南征北战得来的, 虽是文职, 也大唐即便是诗人文人, 也都会君子六艺,骑射一样不太差。

    房遗爱瞥了他一眼,倒是更为关注二儿子房遗爱是如何想的。

    他一直以来知晓二郎心里一直“不忿”继承不了爵位的事情,甚至曾经他和高阳公主在院落里的私语,他兄长和嫂子房遗直都能听闻,难道作为一家之主、一国之宰相的房玄龄还能不清楚。

    他只是不聋不哑不做家翁罢了,到底还是想着为二儿谋求个将来,只是他没想到房遗爱居然不惧战场刀光火血……该不会是天真的不知晓上战场的残酷罢?!

    突然,房玄龄作为一名父亲,十分担忧起来。

    房遗爱今日沉默寡言,倒不似之前在帝王面前的热血沸腾,他越是这样,房玄龄越是担忧房遗爱当时只是激情作祟,一时冲动。

    “阿耶,儿知晓轻重。”房遗爱在房遗爱旁敲侧击“提点”自己的时候,忽然说道。“只等着圣人给儿安排个位置,儿不会给家里惹祸。”

    房玄龄听罢,叹了一口气,然后却板着一张脸嘱咐道:“你不贻误战机便可,功劳大小不必计较。”

    房遗爱点点头,房遗直倒是替弟弟担心起来,却张嘴说不出什么,他心里是有些别扭的,一直认为是因为爵位继承的问题,逼得房遗爱不得不去战场上搏富贵和爵位。

    房遗直甚至再次起了让爵得心思,只是房遗爱现在不知为何,只一个眼神就让房遗直这个作大兄的闭嘴沉默。

    太子总览督军,但朝廷领兵的真正有经验的将领人选很快便定下来的,李世民调派启用了名将薛万彻,也就是高祖的丹阳公主的驸马都尉,全面负责围剿齐地叛军。

    因为是皇帝的儿子谋反,在李世民考虑再加选个宗室王爷,督军总领全军将士的时候,太子李承乾上书,请命亲征此次齐王的叛乱。

    原本李世民等人是考虑派的宗室人选是荆王李元景的,但太子的自荐,让众人多了一个选择,虽然皇帝担忧太子的安全,一开始并不同意,还是李承乾说起东宫的那件私藏盔甲一事,让李世民慎重思考。

    因为纥干承基马上风意外死亡,举报人虽然牵扯出他来,在皇帝得知他这个死法后,不是不有怀疑是太子“杀人灭口”,但东宫死人早就派了刑名调查,看验尸的记录纥干承基之死真的是意外,太子的应对和加之背后浮现出一系列事情,更是让李世民怀疑,背后一直有人在太子的东宫安插钉子,例如这个纥干承基就是齐王的人。

    只是李承乾心知肚明这人背后的罪魁祸首是谁,却因为魏王谨慎,他并不能因此举发他。

    不如,他趁着齐王叛乱的这刻,跳出长安。

    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在外而安——

    李承乾向圣人提出此议,并不是毫无准备,又有侯君集等人劝说,皇帝心里也逐渐动摇,加上锻炼太子的缘故,和一些人的乐见其成谋算下,朝堂上竟然通过了让太子去平乱的提议。

    高阳公主去了魏王府上,十分不解抱怨李泰。“四兄,太子去了领了战功,岂不是更有威望乎?”

    李泰挑眉,喝了一杯清酒,道:“你以为阿耶真的高兴?何况,太子离开长安,我却离阿耶更近,战场上瞬息万变,险之又险,流矢飞箭更是无情……为兄真是替太子担忧啊。”

    他这话说的已经够直白了,只是表面上魏王李泰还维持着一副弟弟担忧兄长的模样,十分痛心忧愁,就是被人看见了听到了,这话也没什么毛病,否则即便是高阳,他也不会在她面前这么直白的说出他的谋算。

    魏王是打算做一些小动作,最近太子的东宫安静的波澜不起,那个纥干承基怎么查都是意外好色而死,这让李泰暗唾纥干承基是个没出息的,废了他一步好棋。

    在纥干承基死亡后,之前的安排也被太子破解,只能说那盔甲被太子提早发现转移了。

    魏王李泰转动着酒杯,一仰头饮尽,心头却火起。

    太子竟然拿宫女的污秽衣物投在枯井中,父皇竟然也信了太子,这让他不甘心,更是因为已经打草惊蛇。

    李泰怀疑太子已经知晓了纥干承基背后之人并不是齐王,而是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太子为何非要去平乱,但不妨他因势利导,去谋算太子。

    魏王知晓,太子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只要名义上不错,圣人最终会答应的,不妨让朝堂上看似支持太子的人显眼一些。

    阿耶似乎是很忌讳太子得的权利更多,李泰看得清楚,这也是为何阿耶抬高自己的缘由之一,虽然李泰认为更多的是他自己才武双全,礼贤下士的结果,这才使得阿耶越发看重自己。

    凭什么就因为李承乾先出生,就能当下一任天子?!

    他李泰不服。

    论才德修养,他有哪点差了他太子?!

    不说魏王脸上闪过讥讽,却说高阳公主离开魏王府,却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公主府,或者去养母韦贵妃那里,而是转道去了长安城内的吴王府。

    吴王已经就藩,没到他来长安朝见的时候,但他本人确实在京中,原是因为宫内的杨妃病重,却是皇帝开恩,让吴王李恪回来

    分卷阅读111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