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15

    事要紧要紧,称心还怕泄露秘密,带的一队押送军卒更是日夜防守看着这两辆马车。

    值夜的时候他都恨不得不闭眼睡觉,这十几天熬的他眼圈青黑,但好在称心自从跟从房遗爱练得那大力金刚的功夫后,身强体壮,精神健硕。

    因为有了目标,竟然比在东宫侍候太子的时候,眼神还闪亮。

    房遗爱见了称心,发现称心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糙汉子,黑乎乎的不修边幅,因管着一队人,身上竟然有了点威严的气势,这很是让房遗爱惊奇感叹了一番。

    称心嘿然一笑,露出闪亮洁白的一口牙,怕周围人听见,凑近房遗爱跟前,小声喊着“师父”,神情亲昵。

    房遗爱“欣慰”的一笑,拍了拍称心的肩膀,一把还把称心勾下马,两人趁着晌午休息的时候,去旁边吃独食了。

    房遗爱因为有一手好厨艺,烤着意外抓来的兔子肉,加上了适当的调料和盐巴,房遗爱掌控的火候还好,竟是称心都学不来的天赋,弄得烤架上的兔肉散发出一股香气,周边肉香四溢,几个军卒还直往这边探头探脑。

    房遗爱烤完自己先啃了一口,觉得挺好吃,忽然良心发现,分享精神冒出。

    他不由让人送了兔子腿给薛万彻这半个师父,想了想他又分了一只小前腿让人给张太医和白朝凤带去,然后就要和称心吃剩下的肉。

    称心却迟疑,没下口。

    房遗爱吭哧吭哧啃了半个后腿才后知后觉,“怎么不吃啊你?”

    “……师父,咱们是不是应该给殿下送点?”称心小声说。

    “呃?”房遗爱眨了眨眼,他不说送还是不送。

    他低着头,看着这瘦巴巴的分了两拨出去的兔肉,馋虫属性的房遗爱内心有点抠了。

    分给太子肯定要给最好的地方了,然后还特别麻烦,太子吃东西得试毒,再三查看检测,到了太子口中,这兔肉的热乎可口劲儿估摸着早没了。

    房遗爱索性不想浪费这美味兔肉,直接回称心道:“送太子干嘛,太子那儿肯定吃香的喝辣的,不缺这一口吃食。吃你的罢。”

    他说完就要接着啃他的兔腿肉,可是称心却噗通一声,双膝跪下,口中请安。

    房遗爱一回头,可不是太子来这里了。

    李承乾冷哼一声,瞥了一眼房遗爱前面的烤架那半个兔子,瞅着房遗爱挑眉问:“孤……吃香的喝辣的,嗯?”

    房遗爱尴尬了一瞬,随即哈哈大笑两声,手撕兔腿,把最后一只兔腿肉递到太子跟前。

    他口中还道:“殿下请用,火候此刻正好,好吃着呐。”

    李承乾瞥了他一眼,视线又落在跪在泥土地上的称心一眼,随即不再看他,让房遗爱跟他去中军。

    房遗爱拍了拍沾了油花的手,就要听从命令随太子去,肯定是有战情要讨论了,之前房遗爱就瞧见有信使探马来军中,算算估摸着是有大事商讨。

    他还没走两步,就听李承乾道:“房校尉,带着你的兔肉——”

    房遗爱一怔,他愣神的原因可不是因为太子还惦记着他做的这点烤兔肉,而是李承乾口中对自己的官职称呼……

    难道,他这是升官了?!

    第68章

    房遗爱随着太子进中军大帐的时候, 里面还空无一人,有军中主簿文书过来呈上机要军务, 太子殿下让他们放下文档,便挥手让他们离开。

    然后李承乾等着吃房遗爱的兔肉,房遗爱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太子这是让自己侍候, 只能笨手笨脚的割肉片给太子吃。

    李承乾本来不饿, 但看房遗爱一脸委屈和不情愿,不由拿起筷子夹了几口, 吃后他不由微微挑眉。

    “你倒是有一手好厨艺。”也不知道太子是赞扬,还是不满, 厨子在大唐可都是下九流的行当,很少有出身好的人去做它。

    房遗爱这时的心思可没在和太子顶牛上, 他还惦记着太子之前对自己的称呼上。

    他不由问起:“殿下, 可是放我出去……到前锋营?”

    闻言, 李承乾挑高眉毛,不由问他道:“你就这么希望去搏命?”

    “哪里是搏命……此时正是报效祖国, 呃——报效大唐和陛下的时候。”房遗爱说到这儿还一本正经的朝着长安城的方向拱了拱手, 以显示对皇帝李世民的尊敬。

    “房遗爱,圣人听了这话,想必会十分高兴。你真有心了。”李承乾看似表扬赞同,实则语气和表情根本丝毫未动。

    房遗爱一看太子这样, 就知道不知自己哪里又惹了他, 他使劲儿的想, 眉心皱成一团,恨不得能夹死个苍蝇,可半天他也没琢磨出来太子的心思。

    真是难猜。

    房遗爱觉得他此刻需要一个灵光的大脑,可是他的智慧起伏不定啊,他也很苦恼。

    好在太子此时吃完他烤的兔肉后,好似开心了,终于放了他一码,主动说起“校尉”的事情。

    “你既然有上战场的愿望,我也拦不得你。”李承乾说到这里还睨了他一眼,房遗爱表情讪讪。

    “……先从校尉做起。”太子又说明了一下房遗爱负责管理哪一块,主要还是负责炸|药|包的事,让他带领之前培训好的那队特殊人马。

    “这事物本来也是你最懂,先管着。”太子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圣人也有交待,不是必要的时候不能用它。”

    房遗爱点点头,杀鸡焉用牛刀。

    在他或者在全大唐朝廷的官员看来,齐王叛乱一事也只是初起震撼人心,只要平叛得力,其他地方没有响应,很快李祐的叛乱便会悄声无息。

    这点信心,房遗爱还是有的,否则圣人也不会放心太子跟来。

    至于其他看不清形势的人,房遗爱心里嘲笑那些被圣人点名,却逃避来齐地参与平叛的几个勋贵子弟,他们那几个不长眼的不是摔断了腿,就是溺水虚弱高烧……手段拙劣,真当皇帝胸怀博大呐。

    眼见的白给的功劳都不要,真是……房遗爱连鄙视都懒得鄙视。

    他虽这样想,并不代表平叛大军会不死人,没危险,想立战功就要在前面冲锋陷阵,可不就是拿命搏爵位官职呢。

    接下来,房遗爱又细问了太子殿下他的品阶,大唐有好几种校尉,从八品下到正六品,差距也不小。

    太子似笑非笑,“你以为呢?”

    “定然是昭武校尉了。”房遗爱咳嗽一声说道。

    李承乾哼了一声,这时有军卒来此,手捧着一套盔甲和军中常服,房遗爱打眼一瞧,便知道他果然猜中了。

    太子没亏待自己,居然真给了正六品的昭武校尉给他。

    他顿时眉开眼笑,官职不同,手底下的兵员数目也就会多一些,在其他将军小兵面前也有一些威严和面子,虽然

    分卷阅读115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