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18

    王自己心里也忐忑着罢,此时未必不后悔。

    房遗爱回忆完,自然说杜行敏他们的可信,可以利用。

    李承乾也不言语,只是观察了房遗爱的表情,见他答案十分笃定,默默收回了眼神。

    他又听了其他人的意见和说法,最后薛万彻也分析后,认定其实齐王他并不得人心,不管是军心还是民心,看似齐王的叛乱声势浩大,但恐怕都是被裹挟被迫从之的。

    “原是我们估摸错了。这一仗并不难打,叛乱应是很快能平定。”薛万彻语气轻松,甚至他眉眼间透露出一股索然。

    这战事没挑战性啊。

    他刚这么想,就听有兵卒来报军情。

    “你说什么?齐王把权长史的庶子庶女给屠戮了?!”薛万彻不由喊道。

    死人很正常,但连襁褓中的婴孩都不放过——

    甚至,底下的军卒禀告说,齐王和他的妻兄燕弘信带着死士,把那两个龙凤胎给煮着分食吃了。

    ……

    帐内主人听了呼吸一窒。

    虽然大家都不拿庶子庶女当回事,但毕竟也是人,物伤其类。

    权万纪本人身死不说,留在齐州的一对孩儿居然有如此下场,大家不仅心有唏嘘,乃至身上发凉,腹中作呕。

    吃人肉啊。

    齐王和燕弘信他们这是不想活了罢。

    房遗爱此时更是眼眶红红,突然怒喝一声,打破了帐篷内的沉寂。

    “此等人渣,还留着过年么?!”房遗爱大步踏出,直接半跪请命道:“卑下请命,出征灭了叛军!”

    上座的太子一怔,但心里并不出意外,另一边的大将军薛万彻反应过来,赞许点头。

    李敬业懊恼,自己怎么没反应过来,先一步出来请命。

    其他人见房遗爱热血,此时也各自是义愤填膺,纷纷谴责齐王的暴行。

    “房校尉,行军打仗不能儿戏,更不能一时冲动。我们还是先部署攻防任务,先锋官我李敬业当仁不让,更有作战经验。”

    李敬业只差没明着说房遗爱只是热血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那个赵括。

    薛万彻也是谨慎之人,他虽然藐视齐军,觉得这一仗很好打,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得按部就班走。

    但上座的太子李承乾却自有打算,他瞅了一眼李敬业,心知对方是一心跟着魏王李泰的门人,更何况此次前来平叛,皇帝也有心试一试那个新式作战之法是否能得用。

    遂,李承乾问道:“你需要多少人能攻克前方县城?”

    太子竟然有意让房遗爱领军出战?

    薛万彻都想不到,更何况李敬业他们。

    李敬业本来要说什么,但想到了房遗爱并无领兵经验,太子好像也只是任人唯亲,遂按耐住立功的心情,只冷眼看笑话。

    房遗爱稍微斟酌下,回道:“只需千人,另外殿下再把工匠人的派给我一队,还有称心——”

    称心?!

    其他人不知道称心是谁,但李敬业从魏王那边知道此人。

    他狐疑地打量了一下房遗爱,和上面的太子。

    李承乾此时神情寡淡,只是若有若无的点点头。“可以。”

    就当房遗爱以为太子全部同意他的要求的时候,就听李承乾否定了他的第三个要求,否定了他带走称心的请求。

    “称心我另有他用,我让王悍跟你去。”

    王悍是个五大三粗的校尉,比房遗爱的昭武校尉低了一级,但他战功赫赫,弓马娴熟,武艺高强,是难得的一名悍将,只是出身庶民,升迁缓慢。

    此时他出列,房遗爱看了王悍一眼,很耿直的说道:“称心武力比他高强,还请殿下斟酌,同意称心跟着我。”

    称心很好用,房遗爱自认为他自己也能攻城掠地,但手底下还是得有一个听使唤的心腹,最好武艺高强。

    ——可其他人虽然不知道称心是谁,但都很“佩服”房校尉,他竟然敢这么直接的否定太子殿下的决定。

    大家的目光刷刷的转向太子那里,尤其是王悍本人,羞耻得脸色胀红,这空降下来的房校尉还瞧不起他?

    众将此时都等待李承乾的反应。

    果不其然,太子殿下脸上不带笑意,高深莫测地盯着底下的房遗爱。

    良久不发一言。

    第70章

    房遗爱一心想带着徒弟立功,上战场博经验, 另一层意思其实他心底还是不放心太子殿下的操守的。

    他总觉得最近一些时日, 太子好像有点不对。

    ——对自己, 对称心。

    房遗爱感觉李承乾身上的气息更阴霾了一些, 心思也更不可捉摸了。

    若说以前的太子对自己更是逗弄和看重, 现在的太子殿下,房遗爱感觉仿佛有一些“试探”——

    房遗爱也说不好, 但他有小动物般的警觉。

    最终,李承乾在帐内一众人的意外下,不仅同意了房遗爱之前的放肆, 准了房遗爱带着称心,更是力主让校尉王悍也跟着去。

    薛万彻自然没搀和进两人的风波里,他虽然有些担心房遗爱, 但这些日子他和房遗爱交谈甚多,又是慢慢见他懂得越多军事布阵, 加上房遗爱武艺高强, 又有王悍在他身旁, 后方亦有中军大军跟随,只不过是前方的牙山和牙山小县, 不至于久攻不克大败。

    遂,来日房遗爱独自带领一军,身旁跟着王悍和称心, 他们早早埋锅造饭, 带领一千将卒先去往牙山, 大军中的其他一些游骑将军、游击将军、郎将等人紧随其后,薛万彻另派人封堵查探牙山附近的小路,根据杜行敏妻弟的情报,一路往前推进。

    房遗爱先抵达牙山跟前。

    牙山之所以是这个名称,就是整个山脉似人的牙齿,中间两座最宽最高,与人两颗板牙十分相像,旁边高度形状次之,似人的上牙切齿。

    它们横成一排,每座山之间有一条小小缝隙,就是小山路,内里细长深邃,如果走主路,若是旁边的细长甬道不派兵侦查同步推进,很容易中了敌军出其不意的埋伏。

    本来房遗爱是先从最中间最宽的那条进去,他若是推进顺利,后面的中军就紧随其后,其他自有另外的将军分兵。

    这也是薛万彻小心谨慎的原因,若是齐军有懂兵法的,分而击之,战事就会焦灼,虽然知道分兵的弊病,但薛万彻和其他将领们也不敢只走一条路,这样容易后路被切断,前方再有伏击,前后辈夹击,更是兵家大忌。

    可惜,牙山县虽然有杜行敏妻弟的通风报信,但显然天公不作美,昨夜的后半夜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雨,雨水不多,本来大家没当回事,可是之前的季节齐地这里就下了几场大雨……早上清凉潮湿,房遗爱进入牙山山道,时不时的两侧山上有泥石滚落。

    分卷阅读11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