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19

    房遗爱神色越发难看,让众人放缓脚步,马蹄震动变小,情况稍微好转。

    他是怕有突发泥石流,这并不是个行进的好日子,可房遗爱也知道兵贵神速,大军并不能在牙山跟前停滞,战事更是瞬息万变,大军也徒耗粮草。

    “报,前方有泥石阻路——”有探马骑兵来报。

    勒住马匹,房遗爱拧眉,令王悍挥旗停住大军脚步。

    王悍本人虽然不待见房遗爱,但在昨晚房遗爱带着称心在入睡前找他一次之后,他对房遗爱的态度有所改变,就是对称心他也收敛了神色,并不似之前认为对方是阉人出身,瞧他不起的模样,在军中已经算是态度异常客气了。

    称心在房遗爱身边,这些日子他晒得更黑了,但目光炯炯有神,之前王悍和其他校尉乃至老兵卒们都瞧他不起,称心就算不是个玲珑心的,他在东宫待了这多年,也不是不通人情人心的,只装作不知罢了。

    他不欲给师父惹麻烦,却不妨师父还真带着他上战场了。

    称心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五官精致的他惹得周围经常好几个月不见雌性的兵卒们觊觎了好几眼。

    虽然是同性,但长的漂亮的在军中常受欺负或调侃,也是常见。

    称心呲牙咧嘴,故作凶恶,四处瞪视了他们。

    那些知道称心厉害的小兵们赶忙收回了眼神,今早埋锅造饭的时候,已经有不长眼的被教训了,若不是大战在即,险些被这“小白脸”揍的骑不了马。

    称心的黑只是和以往比,但和这些军中汉子们对比,称心典型的是肌肤莹润、白白净净的小白脸一枚。

    当然,更白的贵人房遗爱没人敢私下或当面非议,他们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而已。

    前锋这边停止行路,中军后面慢慢也发现了,太子和薛万彻命人前来打探情况。

    房遗爱唤来称心和王悍,先对称心说了几句,让他准备好东西,此时派上用场,那边的王悍不解,神色有点急躁。

    这路被阻塞,容易被伏击,虽然他们上去查看了,应该不是人工制造,可惜老天爷不给爷们立功的机会——这让王悍心里略微沮丧。

    他不由建议道:“房校尉,不如我们回转,从另一侧山路行进。”

    其他跟来的参军和校尉们此时也纷纷点头,有说回转去右侧的,有说左侧的路虽然更狭小,但山体两侧多石崖,很大概率没有泥土滑坡。

    房遗爱挥手阻止他们嚷嚷,道:“我自有办法,称心你带工匠营去罢。王悍——”

    他扭头命令王悍:“你带一小旗帮着称心,防止敌袭。”

    称心和王悍领命而去,后边太子知道情况后,神色不变,知道房遗爱有办法,只说了让他便宜行事。

    薛万彻不解,太子唤了他过来,说了炸|药|包一事。

    “圣人此战也是想试试它。”

    薛万彻不知道这场征讨叛逆的战事要用他,他以往只是听了一耳朵,因为养病,更因为是驸马,身份敏感,更没有李绩和李靖受到皇帝李世民的信重,所以他的消息并不太灵通,不知道具体详情。

    太子这么一说,他方才明白。

    “房二鼓捣的这东西……能成吗?”薛万彻略微担忧。

    李敬业不知道情况,他是要随房遗爱推进半程之后,在看情况是否从另一侧山路进去,这时不由过来请命薛将军,让他带领一队人马,转从牙山偏路过去。

    “你能保证其他小路没有泥石崩塌?”薛万彻烦心,怼了回去。

    李敬业一哽,想半天也没找到措辞。

    他心里憋气,脸色不服,显然认为薛万彻和太子勾连,加上那个房遗爱,这军中没有他立足的地方。

    哼,若果战事有意外情况,他定然要告知魏王,太子的妒贤嫉能,任人唯亲。

    炸|药一出,谁与争锋!

    很快轰隆一声,阻塞的路炸出一个口子,虽然两侧山体有一些再次崩塌的泥石,但只是伤了一些小卒、惊了一些马匹。

    还有前方的工匠营的一个兵被倒霉的泥石埋了,但很快被人挖出,只是略微轻伤,腿都没有被压断一只。

    整体上也算是顺利。

    房遗爱心下却警然,看来回长安在东征前还得再多研究研究,若不然爆破技术和实际地理情况不好,伤了自己人,恐怕得不偿失。

    他另有赏赐安抚了受轻伤的那几个人,一路上就这么顺顺当当过去了,来到了牙山县城城墙外。

    因为有山石滑坡的意外,后续大军还是收拢之后,一路紧紧跟随房遗爱行进的路线。

    等太子和薛万彻到了牙山,以为还会有一场血战,安营扎寨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却发现牙山县城的旗帜写着“房”字。

    ——房遗爱此时竟然已经占了牙山县!

    薛万彻愕然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道:“好小子!干得好!”

    他回头还对太子殿下夸了一句,拍了下马屁:“殿下慧眼识人,房校尉首功啊。”

    他这时要急忙进入县城,好好问问房遗爱怎么攻克的牙山县城,却被一些参军将领阻止。

    李敬业带头谏言,道:“太子殿下,薛将军,谨防有诈!我们还是当小心行事。”

    他这话的意思大家很明白,是怕房遗爱被俘虏,牙山县现在的情况是诱饵。

    听着就扫兴,薛万彻睨着他,“李家小子,我行军多年,真假还是能分别出的。”

    县城外的作战痕迹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加上他不信房遗爱就是打败,整军都无一人横尸在外,说不得是房遗爱遇到了什么特殊情况,不伤一兵一卒占了县城。

    他懒得听李敬业的废话,催马来到县城城墙下,果然城墙上的兵卒都是他们的。

    房遗爱本人还迎了出来。

    “你小子,说说怎么攻克县城的?”薛万彻进了城后,下马伸手推了一下房遗爱的胸膛。

    房遗爱着甲之后的人,整个人行动却依旧轻若如风,行动灵巧,根本看不出身上的沉重感,显然是有一身悍然武力。

    此时的王悍都脸上有微汗,脚步沉重,毕竟急行军一日了,虽然很快占领县城,但王悍他的神情却十分淡然无味。

    这仗打的,忒无趣。

    原来房遗爱来到牙山县城的时候,虽然杜行敏的妻弟是个“内奸”,心向大唐,但还不至于能让牙山县城的守军一下子就开门投降。

    还是有一员小将上前来,王悍正要请命出战与另一边蠢蠢欲动的称心争这第一功,却不妨房遗爱眯着眼睛,居然拿起牛角弓,一箭射过去——

    那小将刚出了城门就被射杀。

    这且不说,城墙之上的叛军头头,更是被房遗爱的第二箭第三箭连发射死,愕然了一大片人。

    还没等房遗爱发令攻城,牙山

    分卷阅读11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