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22

    爱你的长相一直很入孤的眼——”

    “……”

    房遗爱想发出一声惊呼,但张了嘴巴,嗓子都惊讶的哑了。

    太子说啥?!

    他……入了他的眼?!

    ——苍天啊,大地啊!

    房遗爱一蹦老高,手终于挣脱了李承乾。

    李承乾此时好整以暇,面色温润,眼神却温柔的瞅着房遗爱。

    越是这样,房遗爱越是胆颤心惊。

    “殿下,你顽笑我呢。呵呵!”房遗爱干笑。

    李承乾站起身,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逼近房遗爱,房遗爱后退两步。

    ——再过来,他就要像那天似的,推倒他啊!

    可太子殿下此时丝毫不顾及这个,好似忘记了他吃过的暗亏,仍旧靠近过来……

    第72章

    房遗爱见对方得寸进尺, 越发的靠近, 他就是那种越关键时刻越冷静越沉着的人。

    所以, 他面上虽有慌张, 但心底却逐渐静了下来,其实并不怎样怕。

    房遗爱正要准备对太子殿下“下狠手”的时候,却见此时已经紧贴他身子的太子蓦地一笑,并且直了身子, 忽然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 长安城内发生了一件事情, 与你有关。”

    李承乾说罢,眉眼微微上挑, 眼中的眸色幽深, 冷淡并且森然, 显然这条消息很重要,并不是无的放矢。

    闻言, 房遗爱一怔。

    “什么消息?”他不由一问, 心下直觉是出了什么问题。

    李承乾深深瞅着他,语气玩味的说:“……会昌寺那边,有贼盗人偷了某个大师的枕头——”

    “……”

    “一个和尚寝居里……居然有一枚金枕头。”

    “呵呵,那这事可真稀奇。”房遗爱强笑。

    他一听就心知肚明,脸色倒是没变,但心里也并不好受。

    任谁知道自己绿帽绯闻即将传扬满天下满大唐的时候, 谁心里都不是个滋味, 虽然他已经不拿高阳公主当妻子, 也没和高阳有什么孩子,彼此根本不算“一家人”,但在外人眼中,高阳公主毕竟名义上还是他房遗爱之妻。

    金枕事件的爆发,会彻底牵连出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偷情的事情,房遗爱本人作为一个“受害者”,他的名声也并不光彩。

    这世道就是如此。

    房遗爱脑子里光想着此事,眉头此事深锁,神情自然很难看,他完全忘记了他此时的处境——

    李承乾伸手突然挑起房遗爱的下巴,冷不防的房遗爱没有做防备,一下子被太子得手,姿势处于被动状态。

    “你……”房遗爱连尊称都省略了,瞪大了眼睛就要质问,却不妨太子殿下动作疾速,低头俯下身来——

    等房遗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吻”的懵逼了。

    吓!!

    ——唇上那温温热热的东西是甚么?!

    ……那尖尖滑滑的一条到底是什么?!

    甚至它还往深入舔舐的趋势……房遗爱下意识想用他白闪闪的好牙口,张嘴就要咬下,却没得逞。

    李承乾松开嘴唇,饶过了房遗爱,终于让对方呼吸急喘了几下。

    他轻轻一笑,视线与房遗爱相交,对方眼里有点恍惚和惊恐,夹杂着讶异和终于来了那种了然的复杂情绪,惹得李承乾喉咙中发出沉笑两声。

    房遗爱回过神儿来,终于大脑得以有效运转。

    他这是……被李承乾“强吻”了!

    虽然好像还不错——呸呸呸!

    房遗爱唾弃,使劲地擦了擦嘴唇,怒道:“殿下你疯了!”

    “我疯没疯你最清楚。不过,也许罢。”李承乾低笑回应,不过他回忆起“将来”他被废之后的癫狂,也许自从那个梦境醒来之后,他已经半疯了。

    房遗爱运用暗劲儿要推开太子殿下,却因为使的力气不足够,太子硬是纹丝未动。

    ——太子一定是偷偷练了什么高深功夫了!

    房遗爱心脏咚咚咚的乱蹦……

    他觉得他心脏病都要犯了!

    房遗爱瞪眼,伸手去推对方胸膛,手掌上隔着衣物传递过来的热度让他力气实际上只使出八分。

    李承乾感受到胸前的“大力”,他心知自己抵不过房遗爱手头上的功夫,只能退后一步,只是太子殿下的眼神更为危险了,看着房遗爱的目光更让人摸不透他的想法。

    李承乾抚了抚嘴唇,唇角弧度微微上扬。

    房遗爱严正警告太子,义正言辞讨伐对方的好色之举:“殿下的顽笑过分了!小臣受不起,这就回长安。”

    房遗爱口中这样说着,心里还犹自震撼着,他拔腿就想走开,完全顾不得什么鉴赏欣赏齐王寝宫里的那些“艺术瑰宝”了。

    太子殿下一定是疯魔得不清了,回去让张老太医给太子开点黄连,定要殿下清火败火几天!

    房遗爱推门就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却听见李承乾在后面不咸不淡的清冷声音:“你还要装聋作哑何时?房遗爱——”

    房遗爱脚步一顿。

    “高阳的事情你也不管了?”李承乾慢条斯理的说道。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哼,随她去吧。何况这和殿下好像也没甚关系。”房遗爱扭头怼道,瞪视太子的目光十分“愤恨”。

    太子抽疯是大事,自己的贞操有危险才是最大事,高阳出轨那算个屁啊,他早就知道了。

    房遗爱现在只想静静,独自回寝房待着。

    李承乾却没拿房遗爱的愤怒当回事,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房校尉,别忘了尽忠职守,孤今夜还需你的护卫呐——”

    房遗爱脸色扭曲,“殿下,卑下不适,正要向殿下销假回去休憩,还请殿下应允——”

    他脸色和声音实在难看难听,李承乾犹疑了一瞬,却知道不好逼迫房遗爱过甚,但这人若是不逼着,却也不行。

    太子同意房遗爱回去休息,只是转头就让人唤了称心过去。

    房遗爱后来在偏殿呆着,还是知道了这条消息。

    他冷哼了一声,赏赐了来通风报信的齐王府的旧宫人,这人的主子说不得就是太子,休想让他上当——

    不过,因着太子的私心,房遗爱还是住在一处偏殿,离太子所住的齐王府寝殿的主院并不远,他有心知道的情况下,还是了解到称心自从进了太子的寝殿好久还没出来。

    房遗爱脸色越来越黑,看来太子被废一切自有征兆——

    太子现在就“荒|淫”了,居然连自己都不放过!!

    房遗爱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能挽救太子的德行。

    他在太子这里下的投资越来越多,外人也都当他是太子一派,可不成想他长得太好,居然还能惹起太子的欲|望遐思——

    房遗爱让仆从找来一面崭新的铜镜,对着

    分卷阅读122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