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26

    他真是自作孽。

    可房遗爱转即却又想——嗯,那时的他,一定、一定是醉了。

    毕竟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只有醉了的人,才喊着自己没喝醉。

    这样好,这个理由好。

    改天他一定要对太子负荆请罪,但这也怪太子自己对自己意图不轨。

    这明晃晃的事实,已经刺激不到房遗爱了。

    他苦恼的是,他怎么会对太子殿下“下手”呢。

    下手不说,自从撩拨太子回去的夜里,直到昨天夜里,他每天早晨起来,亵裤都湿漉漉的,脏的都不好意思总叫人洗。

    伺候他的小卒每日瞅自己的眼神,房遗爱都不想回忆,只能冷僵着一张脸,吓唬对方,让其视而不见。

    ……

    齐地暂且安稳,大军要回长安,太子殿下和大将军薛万彻拔营离开齐地,其他事宜薛万彻按照长安城圣人新来的旨意,安抚了齐地的各县军民,并且留了三千人马暂时滞留在齐地,等一切彻底平息,扫荡了齐地趁乱而起的嚣张找死的山匪之后,再有军令下发。

    剩下的军功聊胜于无聊——

    李敬业也跟着太子大军回去,只是军中有传言,因为房遗爱的勇猛和功劳,算是这回出军的首功,太子殿下有意回长安后,会奏请圣人封房遗爱为游骑将军,竟是比李敬业的游击将军高了两个品级。

    这让李敬业内心愤愤不平。

    房遗爱有什么本事,还不是靠着那个“不明利器”。

    李敬业虽然一开始不清楚具体它是些什么,但家里有个国公将军祖父李绩,他多多少少听了一耳朵,知晓一些军中机密,加上上次京郊大营时,李敬业也在那里观看过,心中还是有所猜测。

    房遗爱跟过来,他这次负责带来的东西,肯定是那炸|药|包的升级版,圣人定是想试验战场的攻城掠地的使用情况。

    这事李敬业稍微一琢磨了,就猜的八|九不离十。

    所以,房遗爱是靠着他发明的那个“炸|药|包”得的功劳,有甚么了不起。

    李敬业是十分的不服气,连带着对房遗爱的“徒弟”跟班称心都没好脸色。

    称心总是在太子面前晃,比房遗爱出现的次数还多。

    李敬业心下稍微一合计,突然发现了蹊跷。

    最近房遗爱很少主动出现在太子殿下面前,会不会是两人分道扬镳,太子终于发现了房遗爱的纨绔本色、不学无术了。

    此时突然有山石滚落,前队中队后队各有许多大树滚石横拦住征讨回京的大军,顿时一片混乱,李敬业喝止手底下的兵将,口中喊着护太子架,动作却并不快。

    他想了临走前魏王语意不详的神态和话语,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让本来就在太子身边侍候的称心抢了个先,对方在周边冒出的小股黑衣匪徒出现后,骑马上前砍了几个人后,还一箭射中了匪首模样的蒙面男。

    只是他们被捕后,揭开面罩,看似虽是山匪模样,但居然有几个趁机咬舌自尽,更有冷弩不知从哪里射出,杀人灭口。

    地上黑衣山匪倒毙一片,一个活口都没剩。

    “——人看似是山匪,但这肯定不是山匪的习性。”

    薛万彻断言,挨个巡看了蒙面匪徒的面容装扮。

    从其身上和手上的痕迹来断定,这些人并不是军中人,亦不像是死士,更像亡命之徒的真齐地山匪。

    但,谁会信山匪来打劫大军!!

    此事值得深究深思。

    薛万彻拧眉,看向太子。

    这是冲着太子殿下来的,幸亏身边还有称心这员“猛将”,薛万彻可远远的看得清清楚的,若不是称心动作迅猛,说不得最先的那三人就靠近了太子殿下。

    李承乾倒是神态无一丝惊吓,让军中上下的将卒都高看了一眼。

    太子殿下果然威武不凡,天生龙子,临危不乱,自受上天庇护。

    “查。”太子冷声道。

    薛万彻吩咐一队好手,加上几个擅长追踪的斥候、间者,去追踪在山林高处放弩|箭的那人……

    然后,太子殿下口头表扬了称心,并赏赐提拔了称心一级,变成了正式的八品校尉,还许诺若是称心有志一直从军,以后自然不必在东宫做阉宦侍候人的活计。

    称心脸色通红,跪地砰砰砰的给太子殿下磕了几个响头,看的房遗爱心酸酸涨涨的。

    这徒弟,心长草了,一颗红心彻底飞向太子那儿唉。

    房遗爱他过来,称心都没瞧见他这个当师父的。

    这时的李承乾眼神瞥向房遗爱,房遗爱最近以来一直心虚啊,他也知道他上回“抽疯”,实在是对太子殿下大不敬,一直没找到机会请罪呐,但奇怪的是太子殿下也一直没治罪于他。

    房遗爱内心还沉甸甸的压着一件事。

    他后来回忆起,他那时还做了一件特别找死的事——

    房遗爱撇过头,不敢再看向李承乾。

    只是他心里真的发虚发慌。

    太子……真的没发现,他早晨起来……失去了什么吗?!

    第75章

    大唐国力蒸蒸日上, 都城长安雄奇宏伟,气势磅礴, 远远就能望见上端最高处, 大唐皇帝出巡的旌旗猎猎飘扬。

    太子带领的大军班师回京, 李世民这个皇帝自然没有亲自迎接儿子的道理,但薛万彻和军卒立下大功, 到底李世民想了想, 加上为了稳固太子的地位,他亲临城郭之外,迎接回朝的大军和太子的归来。

    这却是李承乾没有想到的。

    此时, 他跪地拜见父皇。父子俩先公后私, 然后亲亲热热的交谈了一刻钟,旁边有上下重臣附和赞叹。

    接着,李世民重点夸赞薛万彻的功劳, 薛万彻不骄不躁,在房遗爱眼里,对老薛的变脸颇有些惊奇。

    薛万彻此时一本正经起来还挺可爱,房遗爱自顾地撇嘴嘿然一笑。他还以为别人没瞧见他的表情和神游, 房玄龄狠劲地瞪视自家那个不规矩的二郎, 眼见皇帝都往他那边看去了,房遗爱居然还没警醒过来。

    房玄龄深觉有点丢脸,一旁的长孙无忌不冷不热, 看似十分赞叹的说道:“房相公家里有千里驹啊——”

    房玄龄心里叹气, 却不得不给国舅面子, 淡笑一声,和长孙无忌客气应和一番。

    李世民和儿子、大将寒暄完毕,自然挨眼瞅了瞅众将士,房遗爱不走心的表情他自然瞧见,只是皱了下眉,倒也接到了太子的表功奏折,知晓他的功劳,只是他这惫懒的样子真是……真是……

    李世民微微摇头,不在理会他。

    一切仪式完毕,大军让薛万彻分配安顿好,大部分该回哪里回哪里,一小部分进了长安城,等待皇帝论功行赏。

    这些和房遗爱没有大关系,他先跟着父亲回府

    分卷阅读126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