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27

    ,见了家人。

    卢氏见到儿子安全无虞的回来,真是心上松了一口气。

    之前就是房玄龄说了再多房遗爱没事,她也总觉得心里不安定,现在亲眼见了才放心。

    但二郎黑了,瘦了。

    卢氏还是急忙让房遗直夫妻去忙乎,给他们弟弟好好补补,一家人吃了一顿大餐团圆饭。

    房遗则和房遗义都对行军打仗的事情有所好奇,虽然房遗义是个小书呆,但毕竟也是男儿,嘴上不说,眼睛和房遗则一样眼巴巴的等着房遗爱吹牛打屁。

    房遗爱真没觉得自己在吹嘘,他就是那么厉害,这次出军,真的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首功是自然而然的,当然他也不否认“炸|药|包”的厉害,但这是大唐军中机密,自然不能在家中乱说。

    房遗则眼冒星星眼,这回是真的很崇拜二兄了。

    房遗直则沉稳些,半信半疑,但终究是高兴的。

    二郎出息了,也不争抢嫉妒他这个能袭爵的长兄了,更是能孝悌父母、友爱兄弟。

    房玄龄当然是早就回书房继续处理今日因为出城遗留下的部分公务,卢氏切了一声,也顾不上管那个老家伙,只给二郎嘘寒问暖,更是惦记着一件房遗爱的终身大事——

    开枝散叶。

    “二郎,你也该有个孩儿了。”卢氏催促道,“你看看遗则,转过年我就打算给他定亲……”

    “阿娘!”房遗则还没离开座位,一听到事关自己的亲事,腾的一下脸红,差点儿一蹦三尺高。

    “三郎才几岁就定亲?”房遗爱惊讶。

    “早点定,安稳!”卢氏意有所指,定亲了可不就是没人什么公主下降了。

    他们房家可不需要第二个公主来。

    卢氏话里有话,房家兄妹都心知肚明。

    提起这个敏感话题,在座位上的几个兄妹们都瞬时安静下来。卢氏让儿媳带着两个女儿和三郎、四郎离座,就剩下房遗直兄弟俩。

    卢氏劝说其房遗爱纳个良妾——

    “就是你看中哪个丫鬟……乃至清倌人都行。我不嫌弃庶子。”卢氏发狠道。

    房遗爱哭笑不得,他阿娘这是双重标准,她以往最是看不上当人妾的女子,更别提一直都看不上眼的青楼女了,就连当初皇帝赐妾室给房玄龄,卢氏都任可喝毒酒也坚决违抗旨意,正面杠了皇帝陛下。

    但此时卢氏的话也表明了,他阿娘对他子嗣和婚姻的问题是有多么着急和迫切。

    房遗爱确实不能不考虑,只是不知怎地,他就忽然想起来太子来。

    ——真是一团麻乱。

    房遗爱心烦意乱,推脱两句,找了个借口,急忙溜掉。

    剩下的卢氏干瞪眼,转过头看向大儿子房遗直。

    大郎向来不用他们夫妻多操心,从小就是个乖巧懂事的,为人方正恭谨,哪里像遗爱从来就是让人担忧。

    房遗直面对老娘,劝说了几句,却反而引火烧身,说起了他们夫妻子嗣的问题,让房遗直哭笑不得,只是他脾气软和许多,顺着卢氏的话安抚了对方几句,这才被放过。

    ……

    房遗爱回来第二日,他还是在休憩,皇帝给他们放了假,再加上房遗爱也不知道他将来做什么职位,暂时还没想去东宫,继续为太子殿下服务。

    毕竟……他和太子如今的关系,有点微妙。

    只是,他去见了杜荷一趟。

    顺便是为了打探一个消息,就是太子曾经提起的高阳公主的事情。

    杜荷来见房遗爱的第一眼,差点儿吓了一跳。

    “你装扮成这样作甚?”简直都认不出了。

    原来房遗爱特意巧饰了一番体貌形容,若不是特别亲近和提前知道约会地点,杜荷都差点没认出来是他本人。

    房遗爱把包厢门关上,他们这回在一处特别低调偏僻的茶楼相见,却不是他们经常去的那几个贵人常去昂贵奢华的地方。

    两人根本原来也不爱品茗,素来都是去酒楼和教坊司玩耍,听听歌伎一展歌喉、看看舞姬的翩翩起舞,只是这几回房遗爱见面倒是不怎么去了。

    杜荷好奇,房遗爱更是“好奇”。

    他如此掩饰自身,也是怕流言蜚语——

    毕竟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的金枕一案爆发,这是太子之前就跟他说过的……所以,回长安的时候,房遗爱就做好面对“流言蜚语”的准备了。

    毕竟他那时远在齐地,就是忧心不让自己戴绿帽的不好名声传出,也来不及操作阻止。

    房遗爱叹气,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杜荷也没听明白。

    “你到底要打听什么?”杜荷干着急,神色懵懂。

    “就是最近长安城内……有什么有趣的事、呃,风流韵事……发生?”房遗爱艰难地说道。

    他终于有些反应过来,杜荷好像并不清楚,否则见面也不会如此了。

    以杜荷的星仔,早就见到他房遗爱的时候,就会直白的提起或嘲笑自己丢脸的事情了。

    昨日房遗爱在家的时候,房玄龄和卢氏,还有房遗则他们,亦是家中的仆人们,他们都对房遗爱的态度和言辞一如既往,见他回来真心高兴罢了,丝毫不见异状。

    房遗爱一身疲累,刚开始还没顾得上想,后来想起金枕一案来,却又怕家里人是故作不知,所以这才出来找杜荷询问的。

    杜荷此时听明白了房遗爱是想知道长安城的“最新消息”,哎呀了一声,拍了下大腿,嘟囔了一句“你早说呐”,然后嘚啵嘚啵的说了一大堆小事后,终于提起房遗爱最想听的话题了——

    “……最有意思的事情自然是……会昌寺辩机大师的风流韵事啦。”

    杜荷眉飞色舞的开始给房遗爱讲起“金枕一案”的最新最全消息,顺便还把坊间的各色传说故事都安在了辩机和尚身上。

    房遗爱听后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可之后,他却拧眉沉思。

    按情理,按记忆中的情形,此时都不应该这么风平浪静。

    若不是因为那金枕是御赐物品,牵扯出高阳公主,然后才……成了惊天动地的大案。

    可是现在只是从辩机那里搜出了金枕,但辩机却沉默不言,后来被关进大狱,还没等大理寺孙伏伽去审问,人却“莫名死亡”了。

    为此,皇帝为之震怒。

    李世民认为此事定是有人杀人灭口,加上皇帝上次他见过辩机本人,认为这个和尚有些大师风范,更是玄奘也交口称赞过的有才有德之士。

    金枕原本是皇帝曾赐予高阳公主的,因此金枕案件出来后,长安城内的聪明人都不傻,本来是有一阵子风言风语,说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私通,但后来却销声匿迹——

    却是在调查后发现,那辩机和尚的金枕是宫内的仿制品,而高阳公主的金枕后来却有人在一处赌坊中

    分卷阅读127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