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32

    要调整,为此太子詹士于志宁还特意上了一折奏本给皇帝李世民。

    二是,就连跟着他去从军的称心,都正式确定了军职,虽然他暂且在宫中当差,还未调入哪个军中,全要看太子殿下的意思。

    房遗爱和称心也不急,东征的事情准备好了,自然是跟着李世民亲征,但皇帝亲征的这话题房遗爱还不能“预测”,虽然帝王有这个意思,但大臣们肯定不干,李世民自然也没早早提起这个敏感争议话题。

    太极宫,身处前朝后宫敏感地方的武媚,上次自从被陷害后,深觉得脸面丢失,虽然并没有丢什么大丑,但在皇帝和后宫诸人眼里,她确确实实的失了脸面,有些知道一些捕风捉影消息的,更是不识趣的“打趣”过武媚。

    武才人面上笑呵呵的装作听不懂,心里面却一笔一笔记下。

    机缘巧合下,武媚发现了一件事情,更加上她早知道长乐公主和晋王殿下好像在查些什么,可她和长乐公主并晋王并无太深交情,又或者武媚自己心里存着什么,最终还是选择和常来太极宫的太子递话。

    两人决定合作——幕后之人不是就要促成她和太子的“情感”么,她就成全他们。

    武媚内心呕了一口气,利用手里的关系网,还真就帮了太子殿下一个忙。

    这才有了李承乾之前跟房遗爱提前的晋阳公主一事。

    原来是在冷宫处,武媚曾经施恩的一个冷宫的小宫人,感其恩惠,提供了武媚一个消息……

    ——晋阳公主死后,有个太医请辞,但没多久回老家的路途中,就不小心在湖水中船体倾覆,一家人溺亡。

    这事本是小事,但若不是有之前晋阳公主奶娘出卖,并且被晋王带回长安城途中被“毒杀”身亡,加上口供,一般人是不会调查,自然也联想不到此人。

    而且,这也是多年前的旧事,很难探查,知晓的人并不多。

    因为每年请辞的太医并不少,太医院里的大小太医和医女,数目也有一百多人不止。

    太子使手段,让这事捅到了皇帝面前。

    李世民震怒,开始让人彻查。

    表面上是太史局的太史丞的陈慕之在暗地里查,但事情爆发,消息来源是太子一手主导,陈慕之却是知晓的,但却不知为何,陈慕之身为皇帝的心腹,他却并没有跟皇帝汇报此事,乃至两人打了个照面,甚至有些默契。

    陈慕之的能力不容置疑,事情调查来调查去,没几天,陈慕之跟皇帝说起调查的结果。

    宫内牵涉到了几人,但都已经不是病死了,就是远离长安,被放出宫外,嫁人或失踪了,暂时不能查出。

    只有一人,有些牵涉。

    却是高阳公主身边的奶娘。

    李世民没有丝毫犹豫,命令陈慕之提审那奶娘,居然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长乐公主和晋王为此还特意请太子过去一趟,三兄妹说起了这事。

    长乐和晋王李治对视一番,李治想了想把“哑娘”的那份供词递给了太子。

    李承乾看了,冷哼一声。

    他也没质问为何这供词没交上去,显然是因为之前机遇不好,李治并不是莽撞之人,也并不似看起来的那么幼稚。

    李承乾深深的瞅着这位弟弟,梦中的记忆片段,有一件大事,就是他临死前,继任太子之位的就是他们的小弟弟雉奴九郎,也就是晋王李治。

    九郎看似不显然,很是低调,但这不声不响的上位,虽然这里面有长孙无忌和诸遂良等人的背后谋划和操作,但他不信李治就没有一丝自己的谋划。

    就是不知雉奴此时……野心起来了没有。

    李承乾内心闪过这个念头,却压着,他不想太怀疑这个弟弟。

    雉奴到底和李泰不一样。

    李承乾默默收了那供词,这让长乐公主一喜。

    她没想到以前和他们兄妹们其实越发不亲近的太子,真的会插手此事。

    要知道太子和晋阳公主的关系并不如想象中的亲密,毕竟年岁差距在那里摆着,太子在东宫自小远离他们,还有太子老师们的精心教导,更有皇帝的培育,时间并不充足。

    太子好像瞅出长乐这个妹妹的想法,也没解释,只是说了一句:“兕子到底是孤的妹子。”

    ……

    *******

    一直借着生病的由头,在房府里宅着的房遗爱,把“病假”拖延到自己的生辰来临。

    房府,预备的家宴只是小祝一番,定在晚上,由大儿媳房遗直之妻主持,卢氏监管,房遗爱什么都不用操心,白日里好友杜荷还要约他出去玩耍。

    往年都是这样,今年也不例外。

    约会地点就定在长安城内的教坊司,杜荷叫上了一帮狐朋狗友,程家的,李德謇,还有一些这一年来房遗爱都很少见,脸不熟但以前也算是一起在宴会上碰见过的的勋贵子弟们,聚集了十来个纨绔落座在教坊司内的一个内院里。

    里面不止有十来间屋子,更是有一个大的宴客厅,就是怕菜品点心凉冷不新鲜,后厨都在院子后方的单独设置了一个小厨房,厨子大师傅和烧火丫头都不缺。

    正当晌午,房遗爱本人坐在正中间,杜荷挨着他,站起身来,端着酒杯,让大家共饮次酒,祝贺房二郎年年有今朝,欢欢乐乐……

    太子下了朝,刚回东宫换了常服,就问起赵德子礼物可准备好了。

    赵德子命人呈上了两个托盘,“殿下,这是从你私库里取的,您看送哪个?”

    第一个托盘上是一柄鱼肠剑,铮亮,闪闪发光。

    李承乾示意一眼赵德子,赵德子拿起一根头发,随意扬起飘落,太子举起匕首,轻轻一横拦,吹毛断发——

    “是把好匕首,就送这个罢。”李承乾道。

    太子殿下说完,看向了另一个托盘,上面是一柄漆黑顺滑的鳄鱼皮鞭子,十分难得。

    “殿下,这是豫章那边贡上来的鳄鱼皮鞭子,选取最柔软也是最硬的地方制成的,手柄处都是鳄鱼牙齿镶刻……”赵德子低声说道。

    太子殿下会使鞭子,但也不经常有机会用,可底下的人到底会揣摩上意,常常贡上来一些物品,皇帝看了觉得太子会喜欢,很多时候就直接赏赐过来。

    这个鞭子十分难得,但那鱼肠剑更难得,是稀世珍品,太子殿下用作防身是最好不过。

    不过李承乾想了想,还是选取了鱼肠剑做礼物,鞭子总归意义不太妥当。

    君子送剑、送玉,甚至送金器都很好,鞭子或其他物,以后有机会以再赏赐不迟。

    赵德子自然知道房遗爱在哪里庆生,杜荷早就随口提了,都用不着特意套话榨取。

    等太子一行人姗姗来迟,到了教坊司后,进了杜荷给房遗爱包下的院子,站在院子内就听见屋内有歌舞喧

    分卷阅读132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