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33

    闹。

    称心今日也特意跟赵德子请假,来此给师父庆生,甚至还亲自下场,吹了一曲乐曲。

    厅外,太子听了这小调,脸色却越发难看。

    这本是南地的一处给情人表白的乡野民间乐曲,可在场的大部分人根本却都是听不懂,包括房遗爱,只觉得音乐好听,称心什么都会,心灵手巧,讨人欢喜,孝敬他这个师父,十分的有心。

    可李承乾“经历过”,甚至“那个称心”还给“他”吹过……李承乾心里别扭不说,随着入耳的的乐声,眼神不禁也越发难看。

    太子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房遗爱脸上笑眯眯的,还特意让称心坐在一旁,两人私密低语。

    那称心甚至连连给房遗爱斟酒,房遗爱还来者不拒——

    李承乾目光冷凝,淡不可闻的哼了一声。

    “赵德子,撤了。”

    赵德子意会,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鱼肠剑匕首送回东宫。

    只是太子此时却又临时让他取来另一件,替换给房家二郎当生辰礼物,此物就是那柄黑油油的,手摸还十分顺滑的鳄鱼皮鞭子……

    太子莅临,自然上座。

    酒菜没过一旬,赵德子就回来复命,呈上鞭子。

    太子先接过,他瞥了一眼房遗爱,并未直接递给他。

    ——黑鞭此时在太子手上,黑白映衬,十分醒目。

    第79章

    小院内宴客厅内,生辰宴的主人翁房遗爱还没反应过来, 众纨绔看见太子莅临, 此时哄然一下, 纷纷站起来,自然各自来给太子殿下见礼。

    本来他们是欣喜的,这是巴结太子殿下的机会, 往常太子也并不怎么待见他们,见了不过是面子情, 太子素来显得高不可攀,这里也就杜荷因着城阳公主的身份, 与太子十分亲近。

    当然, 最近房二郎也颇受太子看重, 众人酸溜溜的想道。

    他们都瞧着太子殿下手中的鞭子, 内心怎么想不说, 但面色上微微诧异之色还是流露出几分的。

    太子赏赐给房遗爱生辰礼物, 是房遗爱这个做臣子的荣幸,但礼物……颇为奇怪了些。

    房遗爱也是这样想的, 事有反常必有妖——面对太子殿下送至的这个礼物,房遗爱提着一颗颤抖的心, 眼神儿也透露出质疑之色。

    见状,李承乾唇角动了动,一脸高深莫测端坐在上位。

    宴客小厅人众多, 杜荷是活跃气氛的高手, 加上他是太子殿下相熟, 说了两句,太子殿下给的反应也还不错,加之其他勋贵纨绔子弟递话奉承了几句,倒是没惹得李承乾没不耐烦。

    气氛一下子就开始热闹活络起来。

    之前吹曲给房遗爱听的称心,这刻早就被遗忘在一旁。

    房遗爱没留心,倒是李承乾见了,吩咐赵德子赏赐了称心。

    称心过来谢恩,口中但称不敢。

    太子殿下面容似笑非笑,手里面仍旧抚摸着鞭子,递给一旁还犹疑这礼物有蹊跷的房遗爱。

    房遗爱接过,一上手就知晓这是个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见猎心喜,房遗爱一时痴了,却忘记了提防和警惕。

    他摸了摸手中的鞭子,刚刚太子没说它是什么制成的,但一上手房遗爱会就知道这肯定是好物。

    房遗爱高兴,脸上带出来几分,只是耳边听见称心的声音,他诧异地看了他们。

    他已然瞧出太子的神色好像并不愉悦,又瞥了一眼“固执”的称心,他有些不明所以为何称心坚决推辞太子对他的恩赏,但眼见小徒弟要得罪他主子,但房遗爱到底怕徒弟吃亏,不意让称心继续顶撞太子,遂哈哈一笑。

    房遗爱不得不好心地插言道:“太子殿下赏脸,称心你且受着罢,就当替我代领了。”

    说罢,房遗爱伸手召称心回他身边坐下。

    本来称心是没位置的,毕竟是个宦官,虽然有封官职,但他的身份在这里根本不够,这里也不是军中,讲究以武服人,加上称心本不是有野心的人,侍候人遭白眼惯了的,自然浑不在意,可是房遗爱就是爱宠着这个徒弟。

    因为徒弟太乖巧了,若是他喜欢男的,说不准也和“从前”的太子一样,爱上称心也就奇怪了。

    房遗爱一发话,称心便默默不语,依言给太子叩头谢恩。

    只是身为称心师父的房遗爱,他却没看见他眼中的失落。

    这边,称心找了个借口,说有事要回东宫。

    规矩如此,闻言房遗爱也不好阻拦,他知晓称心是请了假出宫,只是没想到原来只有这一小会儿。

    这东宫规矩还挺严——房遗爱看了看李承乾,到底没冲着太子开口,让称心坐在这里给自己庆生,何况周围都是勋贵子弟,房遗爱当称心是贴心人,其他人可并把个小内宦当回事。

    这样一想,房遗爱倒是觉得称心待在这里十分委屈了。罢了,等他以后要再找机会叫称心出来,师徒两人单独吃一顿。

    称心咬着下唇,敛目告辞,退下时他还回头望了望房遗爱。

    房遗爱转头看见他,冲着徒弟微微笑了笑,只是光是笑,压根没走心徒弟眼神啥样。

    房遗爱神情示意称心以后再见。

    这一切都被太子殿下瞧见,他扬了扬眉,示意旁边的人斟酒,一饮而尽,还夸了酒菜颇好。

    这话倒是让杜荷这个张罗的人特别得意,他话里话外都是最近长安城哪里有新出来的好地方、好玩耍的,话头一起来,又引起了众多纨绔的响应附和。

    ……

    十八般武器中,鞭子就是其中只一。

    房遗爱虽然不会耍鞭子,但这几日在家中,也琢磨练习了一番,更是拖人找了个擅长鞭法的军中老伍教导了他几招绝技,将将练起来,耍的也是颇有架势,虎虎生风。

    一时,房遗爱都忘记他还需要去东宫任职,还是太子那边派人催促,房遗爱这才去了。

    他去了东宫后,本来想跟太子殿下说起,他要去军营中,继续熟悉军务,以便来年东征不至于手麻脚乱,好立下更多战功。

    这话是应付太子殿下的,总之他这个“心向太子”的东宫旧臣,掌握了兵权,想必太子也没理由阻拦他罢。

    房遗爱想的美,但实际上他还没开口,就从太子那里知道了,高阳公主被提审的奶娘在大牢里自杀身亡。

    房遗爱美滋滋的心一下子就被打断了,“殿下,这事事有蹊跷,必须严处不殆。”

    明显杀人灭口,可怎么皇帝钦点的“要犯”还能被杀人灭口——

    “陈慕之那边却没发现什么线索。”太子拧眉。

    他没想到韦贵妃在宫内有这么大势力,不,应该不止是韦贵妃。

    李承乾放下手指中夹着的黑色棋子,随意撂下,让人收拾了棋盘。

    房遗爱睇了

    分卷阅读133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