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34

    一眼,他来东宫之前,好像刚见到侯君集从宫门处出来,倒是没打了照面。

    提起侯君集,不知道他何时从边疆回来述职了。

    房遗爱问了太子,果然都是皇帝李世民辖制特召,让侯君集回长安述职,更是为了东征做调遣准备。

    只要冬天一过,东征势必可行。

    这个消息暂时还在大唐朝臣上层内部少数人知晓,毕竟谁也不知道高句丽是否有探子和谍者在长安城或宫内,可再小心翼翼,若是懂得大唐兵事和朝局之人,只要细细研究琢磨一下最近的事情,就能推测个差不多皇帝要有动作,动兵了。

    房遗爱从东宫这里听说高阳那边线索就这么断了,他觉得不甘心,不说和离,就说想整高阳就这么难吗?!

    他跟太子说要去见相关人等,一定要发现线索。

    李承乾沉吟,倒是说这事是陈慕之负责。

    “我总觉得这陈慕之有问题……”房遗爱喃喃的一句。

    惹得太子睇了他一眼,道:“他这人你别惹,不是个好相与的。”

    “咦?”房遗爱没想到李承乾会这么说陈慕之。

    再不好相与,陈慕之干的“脏活”,按理说皇家人也只当是走狗,就没听说后世大明朝类似陈慕之职位的东厂、西厂、锦衣卫头头,他们中会有几个人会有好下场,得以善终终究是难难难!

    李承乾想了想房遗爱的性子,微微皱了下眉,怕他惹出什么风波,还是提点透露了一句:“他身份特别,你注意些。”

    房遗爱砸吧砸吧嘴,没再深问,因为他本能的浑身响起警报。

    这边太子的晚膳要来了,眼见天色已晚,房遗爱现在对天色很敏感,他算是怕了太子殿下。

    一阵“折腾人”,一阵子一本正经和他讨论朝政消息,并且表现的深为倚重他的模样,这让房遗爱有时候无所适从。

    趁机,他赶紧告辞,李承乾点点头,似乎是不在意,很痛快的放了他离开。

    只是关于前几日生辰礼物的事情,赵德子这个太子忠心的奴才,还在替他主子卖了个好,说起那个黑鳄鱼皮鞭子十分名贵,竟是杀死了多条豫章那边的鳄鱼,取腹部最柔软也是最结实的皮制作而成,真真正正的独一份奢侈品。

    “殿下本来自己是十分爱它的,但毕竟更为看重房膳郎啊。”言下之意,赶快谢恩,记得太子的好。

    房遗爱真怕了啰嗦拍马屁的赵德子,忙不迭的点头,说了太子“仁慈啊、大方啊”的好话一箩筐。

    赵德子点点头,这才罢休方才的话题。“膳郎和殿下的感情自是毋庸置疑,还望膳郎要按时来东宫,殿下太忙,缺人帮忙啊,最近常常都三更天才安睡。”

    说着说着赵德子,还伸手沾了沾了他未曾湿润的眼角,十足的一副忠心奴才样。

    房遗爱嘴角抽了抽,这么一大把年纪,还作怪。

    他摇了摇头走掉,出宫却遇见了陈慕之。

    也不能说遇见,是有预谋的。

    房遗爱是特地去了李老道李淳风那里,李淳风是陈慕之的师傅,自然找陈慕之就应该去太史局,若是太史局里没人,就去找在道观里研究天地与自然、化学与实验的李道长那儿,问他徒弟陈慕之的行踪,以陈慕之的警觉和谨慎,房遗爱事后必能见到人的。

    道观里,李淳风十分欢迎房遗爱,甚至拉着他的双手不放,“来来来,遗爱——快来帮我看看这个,这里这么做,你看怎么样?对不对?这反应有些奇怪啊。”

    李淳风现在完全变了。

    根本不是原来那种仙风道骨、得道高人并深不可测的模样了,就连他徒弟陈慕之劝了几次,也只能作罢。

    正巧房遗爱来的时候还就见到了陈慕之。

    陈慕之寡言少语,整个人阴沉沉的,但不妨碍他长得好看,房遗爱难免多瞅了几眼。

    他自己的徒弟称心是长得好,但已经被房遗爱改造的十分“扎眼”,房遗爱有时候看着都别扭,虽然称心的脸蛋依旧精致,但他真的不好男色。

    可陈慕之的好看不止是脸蛋,更是容止气质,他身上阴霾沉沉,可就是无端的吸引人,有的人做事心虚害怕,就不想看他,有的人胆大别有所图,例如房遗爱这样,细细打量一下,真觉得陈慕之长得养眼。

    陈慕之对人的视线非常敏感,房遗爱火辣辣的目光瞅着他,他哪里能无感,只是他习惯忍耐,可终究厌恶,抬眼目光锐利地刺了对方一眼。

    无端的,房遗爱就觉得身上一冷。

    他跟李老道嘀咕了两句,眼见陈慕之要走,赶紧喊了这位太史丞,让他等等。

    陈慕之停住脚,黑眸看着他,房遗爱咽了咽口水,此时冬日冷风一吹,室外到底是寒冷的。

    房遗爱打了一个哆嗦,“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这么一想,房遗爱镇定,心胸就大气了,底气和浑身气势也一下子足了起来。

    对面的陈慕之眯起眼睛,这个房遗爱确实有些门道儿。

    之前还一副纨绔模样,跟他师傅面前都没个正形。

    虽然他们嘴上说的陈慕之不懂,这房驸马也有些真材实料,但陈慕之是看不上这种人为人做事和浑身惫懒的态度的。

    可是眼前的房遗爱目光幽深,视线凝集,腰身甚至一个瞬间挺直,一只胳膊负手在背,整个人给人感觉都不一样了。

    应该说,此时的房遗爱更引人注目,是强者的姿态。

    陈慕之浑身肌肉紧绷起来,他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眸定定的盯着房遗爱不放,等着他说话。

    “陈太史,我想问问你高阳公主奶娘是怎么死的……我想我也许能帮上忙,捉住该捉的‘真凶’。”

    房遗爱如是道。

    第80章

    陈慕之听了房遗爱的话后, 没多想, 神情只是顿了一下, 然后便同意了。

    房遗爱没有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痛快。

    他跟随着陈慕之走, 通过长长的甬道,经过七拐八扭的胡同, 说是胡同也只是两座高高的宅邸之间的狭小路径。

    路面算不上泥泞, 但绝不是平整光洁的,两边也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 他们就这么静静的走着,两人都很沉默。

    房遗爱神情平静, 倒是显得一派安然,反而是跟在他身后的小七早之前一个路口就被陈慕之打发了,房遗爱示意小七听话, 并不让跟上,小七只好略担忧的望着自家二郎的背影慢慢消失……

    房遗爱以为位置这么奇怪的地方,居然不是大理寺, 也不是宫内的任何一处, 他还认为陈慕之说不得还会让他蒙眼, 就像去了一个神秘恐怖的所在。

    事实证明, 一切都是他多想了。

    房遗爱脑子里思想跳脱,但面色上仍旧维持着冷淡的神情,背部依旧挺

    分卷阅读134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