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38

    堆人, 一脚抬八脚迈的, 其中就有韦贵妃在高阳奶娘身死后,后派给高阳的一个早先从宫里面出来荣养的嬷嬷。

    这个嬷嬷突然说道:“公主, 是驸马。”

    倒不是提醒高阳公主发现驸马的行踪,而是提醒公主韦贵妃说过的话。

    高阳睨了倚老卖老的嬷嬷一眼, 她眼眸又回到了街头房遗爱的身上,没有怪罪韦贵妃派来的这老货。

    实际上在心里,高阳在思考韦贵妃的话, 尤其是可行性。

    眼见房遗爱和晋王李治的身影就要消息, 高阳心里只是犹豫了一下, 便说道:“跟上去。”

    遂,他们一行人跟着房遗爱和李治两人,远远的缀在身后。

    房遗爱虽然今日没有什么狂霸之气,但他的五感一直是锻炼出来的,直觉的本能还在, 没几息时间便发现了跟在身后的讨厌的“大尾巴”。

    可是这是长安朱雀大街的街头,任谁都可以随意行走的,他虽是不待见高阳公主, 但晋王殿下是一个“有趣”的人, 他现在懒得理会别的杂事,影响他现在的兴致,遂也不想理会后面的杂鱼。

    ——和晋王清谈, 才是房遗爱心之所钟。

    是的, 李治还颇懂得魏晋文学, 更是颇为赞叹今日的房遗爱浑身上下不容言说的“风骨”。

    “遗爱,你懂得真多。”晋王赞叹。

    李治出宫来却是特意来找房遗爱的,为此懒惰的房遗爱提前在太子那里下值,告了假。

    此时时间快日落,可是长安城街道上依旧热闹非常,甚至比白天不容逊色,尤其有钱有权喜欢去玩乐的酒楼、妓坊、教坊司和唱曲的戏苑等地,乃至平民也有喜爱去的地方。

    夜市里也是生机勃勃,人来人往,但这时时间还早,又是冬日里,晚上持续的时间不长,何况房遗爱和晋王这样的地位也不好单枪匹马去那里。

    最热闹的还是要等到来年的上元节,冰雕冰灯戏耍满整条街满条河都是,那时就是世家里最不轻易出来的女郎们也都带着侍女们出来逛逛。

    房遗爱对晋王没有反感,两人几次见面,尤其是这才和李治交谈,因为有了共同的话题,两人颇为志趣相投,越说越得心意。

    甚至,他对李治的好感是一直蹭蹭的往上涨,乃至生出了“以往竟是我误会了他”的想法——

    当然,房遗爱也没忘记,晋王是个黑芝麻馅包子的事实,将来他的下场还是这位将来的“高宗皇帝”判定的。

    好容易警示自己这个“历史史实”,房遗爱终于收敛了一些心思,只是这并不妨碍他现在和晋王的谈兴。

    在李治邀请房遗爱去酒楼吃一顿,房遗爱神情顿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李治是为了感谢和庆祝高阳公主那边倒霉的事情,这种事情不用明说,只看晋王殿下嘴角上露出的弧度就能瞧出。

    虽然事情没有一击就中,但皇帝李世民至少动摇了,心有怀疑了。

    这是最不容易的。阴妃确实是一个好助攻,晋王甚至下决心最近多关照一些阴妃母子,以作回报。

    韦贵妃的宫权被李世民分散出去,这是李治刚得到的消息,加上皇上对高阳起了隔膜,虽然明面上的处罚是别的缘由,但实际上他阿耶定是起了疑心,怀疑韦贵妃母女参与了“谋害”兕子……

    房遗爱和晋王来到了一处酒楼,不是自然不是魏王李泰的地盘,而是云来酒楼对面新开的一个酒楼——悦来酒楼。

    悦来酒楼装潢高档,同样是三层结构,却比对面的云来酒楼高出一大截,立柱的木头都比对面粗了三圈,上好的杉木材料,漆色更是鲜艳色正,雕梁画栋自是不必多说,活生生的把对面本来长安一绝最高档的云来酒楼比成渣渣。

    两人上了三楼,有人招待他们,是特意留的一个包间。

    “殿下,你预订的?”房遗爱侧头问。

    晋王李治凝眉,摇了摇头。

    “咦?”房遗爱略有疑问,看向了店小二。

    这小二是长相清俊的,虽然身着普通,就是收拾的干净,精神头还足足的,人还热情,脸上呈着大大的笑容。

    他道:“尊客,这是我们主子的产业,是特意给您留的。”

    他说完看向了晋王,显然有些疑问,并不认识房遗爱带来的人,不过这里的掌柜和店小二并不会多嘴多舌发问,解释完,急忙去了后厨点菜上菜。

    悦来酒楼给他们上菜速度非常快,房遗爱连点菜都没用,不大一会儿,一堆招牌菜都上来了。

    房遗爱定睛一看,很多都是最近他在东宫研发的菜系,他和晋王尝了几口,可比上回在对面的云来酒楼味道还要正宗,最后上的几道菜,还明显是房遗爱最近在东宫提过的菜,甚至有一道菜色是房遗爱嘴上提过,但还没实际去指挥厨子操作过的。

    至于他随口提的菜怎么来到悦来酒楼的,房遗爱撂下筷子,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这个悦来酒楼是太子殿下开的。

    ……

    开得好!

    开得妙!

    这是顶对面的生意,太子还真不是软柿子,记仇着呐。

    就是不知道李承乾何时不声不响做了这事,连房遗爱都没留心,房遗爱心里啧啧了两声。

    看来太子不声不响背地里做了许多事情啊,包括这次对宫内韦贵妃和高阳公主发难的事情。

    房遗爱知道李承乾出手也是为了他,否则太子不必冒险,如此着急。

    李承乾的首要任务是保住太子的位置,干掉魏王李泰,乃至压制未来会崛起的他的嫡亲三弟,也就是九皇子晋王殿下。

    抬眸看着李治,房遗爱眨了眨眼睛,叹了一口气。

    现在大唐人,除了自己,任谁都想不到最后赢家居然是晋王。

    不过,房遗爱总感觉最近太子好像对晋王殿下关注增添了很多,难道对方是感觉到了什么

    房遗爱蹙眉,暗叹他怎么又想起了那家伙。

    他和太子之间……有些理不断的凌乱。

    一时心上涌上一股复杂,脸上难免露出几分愁思,对面的晋王李治吃完,也撂下筷子,看到房遗爱神色,不由问道怎么了。

    房遗爱微微摇了摇头,他今日的动作无一不美,无一不风度翩翩,神情上流露出的郁郁之色,更是凭添了一种沉郁之美。

    这与以往的房遗爱不一样。

    如今李治也不叫房遗爱“姐夫”二字,学太子以亲近的字号称呼,遂又唤道:“遗爱想什么呢?”

    “殿下——”房遗爱刚称呼晋王,就被李治阻了话。

    “我刚从阿耶那儿得了字——为善。”李治笑眯眯说道。“我与遗爱相交莫逆,遗爱还是唤我的字就好。”

    房遗爱一怔,“为善”二字含在嘴里,李世民还真实认为小儿子善良仁弱,

    分卷阅读13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