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39

    居然取了这个字。

    然后,他有反应过来,皇帝给晋王取字,自然是预示着提前加冠,或是要晋王成婚了。

    “殿下的亲事定下了?”房遗爱问。

    李治无奈,“罢罢罢,总之出门在外唤我‘九郎’,总可以吧?”

    房遗爱只好依从,然后李治见他同意,总算重新露出笑容,很是高兴的说道:“嗯,亲事已经定下了。”

    房遗爱明知道是谁家的,还是没忍住问:“是五姓七望谁家的?”

    问完,他突然有些恶趣味,故意说道:“先让我算算,我猜……是太原王家的嫡女。”

    “……”李治轻‘咦’了一声,惊疑地瞅了房遗爱一眼。

    “看来我猜对了。”房遗爱笑道。

    他抬起酒盅,饮了一口,怡然自得的模样俊俏无比,眉目之中掩饰不住的风流倜傥,尤其是他临窗而坐,底下刚从二楼上来的高阳公主,推开房遗爱和晋王包间的门,正巧往这边望过来——

    然后高阳公主一怔。

    这是房遗爱?!

    她很久没看见房遗爱本人了,没想到他的变化如此之大。

    甚至,容颜都变了许多。

    这种变不是五官上的变化,房遗爱的长相还是那个长相,只是给人看着感觉不同了。

    此时的他就像是传说中的潘安、宋玉之美男,男色惑人。

    房遗爱看见不请自来的高阳公主,脸色瞬时冷凝起来。

    可即便是冷凝,房遗爱冷冷的眸子,也显得清泠如溪,目光流转之时湛然若神。

    刚踏进小屋的高阳公主,她的心房莫名的一恸。

    很快,她微微扬起下巴,睨视房遗爱一眼,然后看了看李治。

    “九郎和驸马在此啊。”

    李治此时见了高阳公主,因为心里存了晋阳公主那件事情,并不怎么礼貌,只是强忍着不耐和厌恶,若有若无的颔首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高阳公主的目标也时不是李治,她转头盯着房遗爱,说道:“驸马不介意我坐下吧。”

    说罢,她也不管房遗爱和晋王欢迎不欢迎,就吩咐自己侍从服侍她坐下,并差遣人去让酒楼的店小二上一副碗筷,非是要凑这个饭局了。

    房遗爱手中还握拿着刚刚喝完的空酒盅,他不满被人打扰。

    “无礼之人!”他冷冷一摔酒盅,因着他力大无比,上好的白瓷杯体碎裂。

    第83章

    今日的房遗爱轻裘缓带, 青衫宽衣。

    虽然身上还有时下大唐着衣的风格, 但更似魏晋人士的打扮,人也飘洒逸群,服饰和晋王相比虽然不修威仪,整个人气度却格外介然不群。

    他这一怒, 也端是威严好看。

    尤其眼眸中的凉意凝结, 似冰似露,似月似星。

    深眸吸人。

    不止是高阳公主被镇住了,就连坐在房遗爱对面的晋王李治也神情凝滞了一下,后来才反应过来, 侧过头厌恶地瞅看着高阳公主。

    “晋王殿下, 我们还是接着讨论,之前谈的论题——”房遗爱一时又收敛了神色,态度淡然起来,并无视起高阳公主。

    这种人也不值当他发怒, 但碍于晋王这个兄弟在此,他也不好对高阳动粗。

    何况, 房遗爱对他不感兴趣的现在觉得冷着就好, 魏晋时期多少驸马没拿公主当回事,就是曹操的女婿何晏, 服了五石散狂诞不羁, 不也博得不少美名。

    不喜公主, 就撂着吧, 驸马其实不吃亏, 该纳妾纳美就纳。

    房遗爱这些念头脑袋里一闪而逝,甚至有一瞬间考虑了家里母亲卢氏的意见,再娶一房,或纳几个没妾,也没甚么大不了。

    于是乎,房遗爱根本不在在意高阳公主的任何言辞和行动,他的无视让高阳公主且尴尬且冷落。

    李治这个态度温和的软包子,今日里也像是纳于言辞,但他也不知道和房遗爱说些什么。

    还是房遗爱重新引了一个话题,关于清谈的。

    房遗爱斟饮了一杯酒,道:

    “万物有灵,是生于有,还是无?”

    “……”

    晋王在认真想,高阳那边简直是听不懂,抬眸就看见喝酒的那个人嘴角含着轻蔑的笑容,正端端的视线与她对视,又仿佛当她是空气。

    高阳公主本来提前劝慰自己的那些说辞此时全然忘记了,她的脾性根本忍不住,直接吼道:“房遗爱,你……”她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咄——聒噪!”就听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能沁入心底,让高阳公主的脑袋里嗡嗡响,乃至有些头晕目眩。

    高阳只当是气的,哪里想得到房遗爱用了一些声音技巧。

    晋王倒是微微受到影响,但并没有高阳公主那边那么大。

    这时候,房遗爱的小厮小七敲门进屋,早先他登上三楼时看到外边站立着一些侍从侍女,仔细看里面有高阳公主身边的人,就觉得不太对。

    小七低头禀告:“二郎,东西都买来了。”

    房遗爱微微点点头,忽的站起身来,对李治说道:“今日不堪烦扰,改日再和晋王殿下相谈。”

    李治从之,从见到高阳开始,他就知道他们在一起不了多久,掩去厌恶之色,李治也点点头,拔步离开。

    只是两人都无视了桌子另一端的高阳,迈腿出了门。

    高阳站起身,她却没有脸皮直接自己上阵,亲身伸胳膊拦着房遗爱。

    她只能拧着眉,开口就想咒骂,却顾忌着在外风度和原来的目的,硬是压抑着本性,可房遗爱背后的她五官都扭曲了。

    晋王和房遗爱临分别前,他倒是好奇房遗爱让小七给他主子买了什么。

    “什么散?”李治问。

    小七摇头不知,他只是照着二郎的吩咐,去了药房和李道长那儿或买或要了一些事物。

    “几味药材和矿石。”房遗爱神情轻描淡写的答道。

    李治本来也只是顺口一问,这时闻言却停下了脚步,神情凝重,他心中有种猜测。

    房遗爱看他表情,淡然一笑:“我有葛洪的秘方,会制作上好的寒食散——哦,还特意改良了一下方子。”

    寒食散就是五石散,李治一听瞬间就明白了。

    可正是因为他太明白了,所以忍不住阻拦他道:“遗爱,你千万别自误!这东西万万不能入口,于身体有害。”

    没见到三国魏晋的名人,乃至长期服散的帝王,都不久寿吗?!

    李治一时情急,拉住房遗爱的手,不让他去拿小七手中的东西。

    还吩咐小七,让他快快扔掉,此乃“毒|药”尔。

    后面跟过来的高阳公主把一切都看在眼中,只是没听见他们说了什么,不过他们是在争执那个小七手里的东西,却是能分析明白的。

    “葛洪丹方里的丹砂、慈

    分卷阅读13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