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42

    郎的感情真是不用说,太子还真没这么“侍候”过谁。

    小七跟在后面嘀咕,“太子力气蛮大”,还瞅了一眼白朝凤,显然是认为对方体力不行。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个不中用的,倒是白朝凤跟着小七去了房遗爱寝居,却被赵德子笑眯眯的拦住了。

    甚至,小七这个房遗爱的贴身小厮都被阻了,还得了赵德子一个瞪视。

    “寒食散是能随便吃的么,你身为房膳郎的小厮,这个也不懂?!”

    “可是……郎君他——”小七哪里能阻止得了啊。

    赵德子哼了一声,根本懒得听,直接打发小七去提凉水,再烧热水备好——寒食散服用过后,还是体热难耐,不少人受不住要冷水浸泡,或者满院子赤身裸|体乱跑。

    但这显然是不符合世情的,要是房遗爱这一夜在花园裸奔,弄不好还会不小心跑出了房府,直接裸奔长安城,明日非得宣扬的朝野内外都是,皇帝陛下也得申斥房家,乃至连累房相爷被说教子不严。

    屋内的房遗爱确实“热气难耐”,他扒开衣服,就要脱光光——

    太子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也没有阻止,只是挥退了屋内的人,包括要进来侍候的赵德子。

    赵德子担忧,他在宫内多年,什么蹊跷事儿没见过。

    太子殿下……对房膳郎的心思,赵德子心里估摸出一点滋味了。

    他心绪复杂,但始终记住他的主子是太子殿下。

    遂赵德子出来后,忠心耿耿的守在门口,眼观六路,但却耳朵竖起,更留心屋内的声音……

    第85章

    房遗爱在寒食散的作用下, 脸色红扑扑的,虽然一时被太子弄晕了, 搬到了屋内的床榻上。

    但没过多久,还没等外面的凉水热水来了,他就突然睁开眼皮, 此时太子殿下正坐在床榻前,还没离开他身旁,就看见房遗爱的双眸睁得圆圆的, 和之前一样闪亮闪亮的,散发着一股莫名的亮度和神采。

    房遗爱虽然自我感觉良好, 可在李承乾眼中, 这人就是在自我作死。

    这根本不像是之前的房遗爱, 他不是医术高明,懂医的么。

    但凡有点常识和自制力,就不会服用五石散那些伤身无用的东西, 都是些无病呻|吟的“浪荡才子”才向往从前的世家风光, 以为吃了五石散, 他们就能才华横溢。

    李承乾一时担忧房遗爱的身体,二是房遗爱此时实在是不像话, 坦胸露乳——但神智也不是那么清醒, 方便他套话。

    他自从“做梦”之后,虽然事后没有继续再做一场, 但梦中的大小事情在最近验证了之后, 李承乾可就不单纯认为那是“梦”, 或是自己梦魇着了。

    他不能骗子自己,许是将来自己的灵魂要重生在自己身上,却被如今的他吸收了,得了另一个自己的记忆。

    李承乾对“杀了”自己并无什么感叹和别扭,灵魂是唯一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是天皇老子也不能无故侵占自身的躯体罢。

    他再心慈手软,也不会顾忌这个。

    屋内没人,房遗爱此时根本没顾忌别的,在自己的私密空间里,他干脆就要脱光光,散热躯体的热度——

    所以,他双手扒衣,加上有些醉意,胡乱扯着。

    本来要是房遗爱稍微清醒些,运用内力,也能驱散体内大部分的酒气,可他这时只顾着想奔走脱衣散热,在屋内还要转圈圈。

    虽然房遗爱还是没完全糊涂,但脾性和欲|望却放大了很多,尤其是因为体热,下|体渐渐越发灼热起来,竟然最后坚|挺勃发。

    好在有宽松的衣袍挡着,只是不知何时,李承乾望去,房遗爱的大半个身子都脱下,就只剩下面还保留着一片江山。

    而且,此时他有依旧要往下脱衣的迹象……

    一时,李承乾扬起眉,不再像之前在房府花园和院中那样阻碍着房遗爱,反而神情有几丝看好戏的模样。

    甚至,他黑棕色的眸子在屋内灯火下,有渐渐颜色变深的趋向,神情有些莫名之色。

    眼见着房遗爱要继续,对方却突然停止了,抬头看向太子殿下。

    半晌,房遗爱眨了眨眼睛,吞吐道:“太子殿下,你怎么在我屋子里?”

    “你清醒了?”李承乾有些玩味的问。

    房遗爱反应有些慢半拍,但还是答道:“……我一直挺清醒的,就是有些热,殿下还是避嫌——我要沐浴了。”

    外面好像是小七的动静,要进来了。

    房遗爱确认心火很旺,好容易镇定下,这寒食散吃后和他记忆中一样,他心情略微激荡,神情显得亢奋一些,最重要的是身体上的“愉悦”——

    嗯,这时候应该干点什么事情。

    房遗爱后知后觉的想起。

    太子殿下却替他说出他方法忘记的事情。“是不是应该替你叫你的通房侍妾来侍寝,嗯?!”

    房遗爱松了松腰间的半挂着的衣服,听后神情稍微顿了一下,明显是在认真的思考一下,然后猛劲地点头。

    “对,对。”

    房遗爱很是赞同,然后他就要张开嗓子喊小七,他此时有需要啊,不是以前能忍着的份儿。

    此时的房遗爱早就忘记了,他原本就当那个所谓公主赐下的妾是名义上的挡箭牌和间谍,根本对其没意思,但他本来是纨绔,以往虽然守身如玉,但那是因为心里有人,加上卢氏管的严格,现在有需要也是时候了。

    房遗爱“偷偷”的看了太子殿下一眼,其实他心底还有一个隐秘的想法想验证——他似乎对太子的身体也起过不良欲|望啊。

    只是,那应该是男人本色罢。

    应当不作数的!

    房遗爱坚定内心,决定采纳太子殿下意见,管他找谁呢,府里想当他这个二郎通房丫鬟的多得是呢。

    遂,他喊道:“小七,你进来——”这时都忘记了去沐浴了,此时房遗爱的体热更集中了在身体的某处……

    小七在房门外“哎”了一声应答,这就要提着两水桶进屋,那边的热水也烧温了一桶,怕主子冷着,急急忙忙另有一个小厮提温水过来,却都被站在门口太子殿下的人赵德子给阻止了。

    没有太子的命令,谁都不能进。

    赵德子可一直牢记太子殿下刚刚发的话,事实太子也确实对赵德子很满意。

    李承乾让赵德子守好门,驱退其他人,并告诉房遗爱很好,用不着冷水了,待会儿热水送来即可,让小七退下。

    面对东宫太子殿下的威势,小七可耻的丢掉了他的主子,远远的很委屈的站在院子的另一边,被挤兑的远远的。

    可他委屈没用,屋内的房遗爱也很被动,因为此时的太子殿下很是居心不良。

    房遗爱心里还有些警觉,身

    分卷阅读142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