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46

    艳色的高阳,对高阳这个主子继续说道:“公主长得花容月貌,时日久了,只要公主殿下软和性子,驸马自然会回心转意。只是我怕驸马身边有了温侬软语的佳人,是被奉承小意惯了的,我看公主不妨从驸马身边的那个淑儿……”

    嬷嬷的话说道最后,声音几不可闻,但高阳听了便懂了。

    这是让她处置了淑儿,不过她还是觉得不舒服,她是觉得房遗爱最近变化甚大,有一瞬间她甚至被迷惑,觉得驸马这样也确实如其他公主姐妹们所嫉所羡的一样,是个文武双全、有才有貌的,在大唐驸马都尉中也算非常难得的一人吧。

    更加上房遗爱的家世显赫,响当当的梁国公房相公的儿子,只除却一样,就是将来继承不了梁国公的爵位,再也没有哪一样不好。

    何况最后一样的缺点,近日来也快没了。

    高阳已经从皇帝的话语中隐约预料到了房遗爱将来的潜力,否则也不会上回进宫跟她说了那一番话,加上别的事情,这让高阳内心有了一丝危机,再也坐定不住。

    想到这里,她和那嬷嬷说了半天的话不止。

    ……

    *****

    李承乾从公主府拉出房遗爱,出来府邸大门后,太子不由嘲讽:“召幸……看来我是打扰了遗爱你的好事啊。”

    “喔,是这样没错。”房遗爱不紧不慢的点头,只是微微侧头看向太子的眼神别有深意。

    李承乾对视,房遗爱的眸子黑不见底,里面却有一种特别的危险感觉,仿佛对方在算计谋划着什么,还是针对这自己。

    这让李承乾的心莫名的一颤,甚至不妨被房遗爱的手指撩了一下,肌肤仿若被电了一下,酥|痒了一下。

    李承乾眸色变深。

    房遗爱轻笑,眯起眼睛,开口解释道:“殿下脸上有灰尘,我帮着你擦了一下。”

    这话说完得了太子殿下的一记眼神和一声淡哼,李承乾打马走人,房遗爱也翻身上了一匹马。

    不过,太子还真的好像是来解救自己的,居然连多余的马都预备了一匹,正是自己在东宫校场上最爱骑的那匹。

    房遗爱手摸着马鬃,边想边看向前方李承乾骑马的背影。

    ……

    还有,府里面给太子殿下通风报信的探子,他好像知道是谁了。

    房遗爱跟着太子走,却没有去向东宫,而往长安城外而行。

    第88章

    太子带着房遗爱, 一行人来到了京郊大营。

    这不是房遗爱第一次过来, 上次他来的时候, 因为炸|药, 轰灭了一个小山包, 震撼了一群人。

    所以等房遗爱下马后,有几个还记得当初房驸马身为的军卒, 遂看到房遗爱后都眼神都敬仰地望着他。

    可是房遗爱这回神态很淡漠, 一点不亲和, 连曾经眉眼间沾惹的一丝纨绔之意都无丝毫,惹得军卒们也不敢多瞧,恭恭敬敬的让太子和房遗爱他们进入军营中。

    太子来此自然是提前打过招呼的,这里今日值守的主将却是一个熟人,就不是曾经和房遗爱并肩作战的王悍。

    他回京后连升三级, 倒不是比房遗爱功劳大, 而是他曾经就立下积攒了不少功劳, 一直因为寒门出身被压着, 还是薛万彻大将军很是赏识王悍,在皇帝面前提了提, 这才破格提拔了他。

    王悍这回军职可在房遗爱之上了, 见到了太子和房遗爱, 他很是高兴。

    房遗爱肃穆着一张脸,跟在太子殿下身后, 不言不语, 王悍看了, 心中咄咄称奇。

    他又瞧了一眼,没忍住问道:“房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见到老兄我不高兴吗?”

    说罢,他还伸爪子拍了拍房遗爱的肩膀,却被房遗爱不着痕迹的躲闪了一下,但却因某种原因,房遗爱半道却改了主意,最终还是被王悍一爪子拍到了。

    李承乾瞥了王悍一眼,王悍只觉得身上莫名一愣,回身望了望天气。

    这日晴空万里,无风无云,端是个好天啊。

    王悍摇了摇头,搓了搓手臂,这一打岔倒是让他远离了房遗爱两步,身上的那股寒颤的感觉也消失了。

    王悍边走边给房遗爱介绍这大营中的行军布阵之道,每个将军行军布阵路数不同,房遗爱一路沉默,却把王悍的话和入眼的都记在心里。

    他看了王悍一眼,对于他倒是起了敬佩之心。

    这人却是个值得拉拢或为友的,只是太子带他来此……难道王悍也站队了,投靠了太子了?!

    不怪房遗爱疑心,人算不如天算,太子殿下未必没有谋算帝位的心思,说不得哪日还得走上逼宫谋反的老路。

    有时,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只是形势迫人。

    即便是太子本人不想,底下的人也会推着你上。

    王悍纳闷房遗爱性情的变化,房遗爱终是给了他一些面子,王悍三句话能得他一句话的回应,太子自来是矜持高贵,轻易不言语,王悍也收敛着。

    只是他也还是觉得忒不爽利,曾经在去齐地的军中,他后来和房遗爱相处的颇好,更是敬佩房遗爱的武艺超群。

    王悍手痒,想去校场骑马跑两圈并射上两箭,正巧太子来此也是为了一个人,虽然他不知道那小宦官就是再有潜力,但太子殿下身为国之储君,何必亲自来看呢,不过是吩咐一嘴的事情,他王悍难道还能虐待那小白脸称心不成。

    称心皮肤的白皙也只是相对这军中的汉子来说,此时他正在军中的一处小校场骑马,练习射箭。

    称心因着房遗爱教导之功,武艺和力量在这里很是厉害,但论起来马上功夫和军中的射艺,不说王悍本人,就是其他一些小将,称心却是觉得差了许多火候。

    “他是个要强和上进的。”王悍带着房遗爱和太子殿下站在一旁,三人观望了片刻,王悍不得不叹赞道。

    王悍不是古板之人,但为人也有偏见,他内心是颇瞧不起那些没卵子的宦官的,但这称心不是那些只知道谄媚的佞人,人肯吃苦,岁数不大,长相还好,却仍旧来此和他们这些糙老爷们用命挣口饭吃。

    这让王悍不得不服,不得不收了轻视的心思。

    房遗爱瞧了片刻称心,敛了眼神,他心里明白了称心是真称心如意了。

    他这个徒弟早就改变志向,去了齐地回来之后,更是渴望上战场建功立业一番。

    房遗爱没想到他曾经胡乱鼓动的一番话,却让称心改变如此之大。

    但称心是如意了,可自己却仍旧——

    房遗爱侧头睨着太子殿下。

    李承乾好似知道他所想,说道:“遗爱,我成全了你的徒弟,你怎么报答孤,嗯?”

    “殿下有识人之能,何必图我报答。”房遗爱淡淡道。

    李承乾哂笑,意有所

    分卷阅读146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