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51

    不多大家的时候,身上的酒就醒了一大半。

    他头脑清醒了,自然看清了卢氏给他预备的两个通房丫鬟。

    房遗爱一阵头疼,但这时候已经掌灯,早就被卢氏吩咐的人盈盈过来,给房家二郎君脉脉含情的一礼。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长得还算周正。”房遗爱从前本来是个爱看美人儿的,他瞥后嘟囔了一句,然后伸手接过小七递上来的茶水,润了润干燥有些上火的喉咙。

    教坊司的酒还是有些冲,不如齐地的梨花白香甜润醇。

    只是,他阿娘原来给他的两个通房,不是说挨了高阳公主的板子么?!

    房遗爱扭头看向小七。

    小七笑的有些淫|荡和不怀好意,压着嗓子跟主子禀告道:

    “是主母又心找来了两个……其实还是在西小院厢房躺着的那两位女郎好看,这两个与之相比,就算凑合了。主母还说委屈二郎了。”

    闻言房遗爱神色滞了一下,然后长叹一口气。

    他这个阿娘……可能真是着急了吧……

    房遗爱感受了一番卢氏的“慈母之心”,只能无奈的一笑,挥手就要驱退她们,却不妨他腹下突然窜起一股火热之感。

    房遗爱酒早就醒了一大半,脑袋清醒着呢,他理智尚存,加上吃过“酒后失德”的亏,非常警醒。

    他瞪视了小七一眼,小七莫名其妙,还问了一句“怎么了”。

    房遗爱太阳穴有点蹦蹦跳,腹下坚|挺如火,似乎是火山爆发的前兆。

    加上他年轻火力壮,又一直修身养性禁欲着,其本人更还没什么经验,可不就是稍微一撩拨,加上某些加料了的东西,就有些忍耐不住。

    尤其是意志力,非常的软弱。

    房遗爱觉得他这是又着道儿了。

    房遗爱回忆了一番,不觉得是教坊司的酒菜有问题,这回他非常注意。

    况且他回家有了些时候,吃完晚膳,这时又有两个丫鬟跟前来……

    嗯,房遗爱沉吟一下,眼睛飞速瞥了那两个卢氏安排过来的美貌丫鬟,心下无奈,约莫猜到了是谁干的好事。

    这药下的他理智还算清醒,就是身子有些火热,耐受不住,和烈性春|药那种不是一个性质的药物,应该是卢氏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好东西。

    房遗爱呻|吟一声,真拿阿娘没办法。

    可是——看了一眼那两个身材妖娆的丫鬟,他急忙喝了一口凉茶,压了压心火。

    可是他身体上好像并不对她们感兴趣,虽然欲|火难耐,但看见她们俩却总觉得厌恶,并不怎么感兴趣,反而脑子里一闪而逝太子殿下的身躯……

    房遗爱打了一个哆嗦,他怎么想到了李承乾那家伙。

    “等等——”房遗爱突然开口道,阻止了卢氏安排的那俩丫鬟,叫住了她们暂且留下。

    小七奇怪,抬头看二郎脸色有点红晕,忧心忡忡摸了一把自家二郎的二头,居然是汗津津的。

    “二郎,可是风吹着了,病了?”小七急了。

    房遗爱摇摇头否认,看了看那两个算是预备通房的丫鬟。他此时在想是不是就从了他阿娘的意,反正他肯定是要和高阳公主和离的,不管以后和谁成婚,他一个勋贵家的郎君,房里面有两个通房也是应有的。

    就是生出的庶子女,顶多是再娶时不好看,但不管是世家还是勋贵家,其实于男子而言,都不耽误娶妻,并不耽搁什么。

    房遗爱想着,就想妥协。

    何况,他心里也有股隐秘的心思……

    ……

    白朝凤过来,给房遗爱诊脉。

    然后说没甚么,洗个凉水澡,或迟些败火的汤药、食物即可。

    “补益过甚罢了。”白朝凤嘱咐小七,让他注意他主子,少吃喝些大补的吃食汤饮。

    房遗爱哪里想得到自家的吃食里被卢氏费了一番心思,吃喝完毕后,晚上折腾了他一夜睡不着。

    小七拿着白朝凤开的药方去抓药熬药,白朝凤这边收拾随身携带的药箱笔墨,起身就要走人。

    只是临走时,他眉头皱了皱眉,鼻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

    他皱眉停下脚步,四处看了看。

    房遗爱见状,心下咯噔一下,忙问:“怎么了?”

    “你这屋内——”白朝凤眉头紧蹙,沉吟半天,显然在思索。

    房遗爱懂一些西医知识,但对中医还知识处于了解学习状态,知道一些武学方面的经脉,但对一些中草药或者熏香禁忌什么的,他还算是个门外汉。

    这情形,难道他还中了什么算计?!

    房遗爱内心抓狂,他好容易用他强大的意志力,克制了勃发的情|欲,残忍地拒绝了卢氏安排的美意,还特意找白朝凤开了消火的苦药汤喝,结果还没完事?

    他阿娘到底怎么想的,就这么着急他的“性福”问题?!

    房遗爱无奈,又有些愤怒。

    此时,对面背着药箱的白朝凤脸色突变,忽然解下他自己衣襟上的香囊,要去开了窗户扔了出去,却腿脚一软,手一颤,香囊都没那稳落地。

    白朝凤□□一声,他脸色绯红,强撑着身子,扭身就要退出屋内。

    房遗爱奇怪,站起身过来,就要问个清楚,白朝凤却疾走两步,声音嘶哑又带着颤音,咬了下嘴唇,甚至都滴出血滴。

    “春|药!”

    闻言,房遗爱脚步一涩,然后也没着急管白朝凤,他这才发觉自己身上也发软,刚刚压下的浴火百倍冒起。

    房遗爱下意识的运功抵制这种感觉,趁着神智清明,他先白朝凤一步,伸手去推房门。

    ——先出去再说。

    这时,房遗爱却发现,房门居然被锁住了!

    第92章

    夜里, 东宫。

    李承乾刚刚安寝,可是赵德子踮着脚步过来, 躬身站在太子殿下的床榻边悄声说了两句话。

    “掌灯。”李承乾黑着脸坐起身。

    很快, 丽正殿内太子的寝卧响动了片刻, 李承乾疾步走出,披着黑披风穿着深色的素袍,身影很快淹没在了长安城内的夜色中。

    ……

    房遗爱和白朝凤在屋内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在白朝凤说了情况,他也知晓了现在情况危急。

    只不过他的大脑有多么清晰,行为就要有多么失控了。

    这中招中的非常古怪。

    房遗爱的神色也奇异起来,他居然想起太子殿下在宫内也险些中招,亏得那次阴差阳错, 不然那武媚和太子的“奸|情”可就坐实了,不消说之后两人的下场。

    白朝凤压抑着声音, 说起的事情也正是房遗爱所想的。

    白朝凤跟着的师父是张太医,张太医现在混的好, 上回太子殿下和那武才人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张太医都经过手,太子

    分卷阅读151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