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54

    德子派人送过去。

    “罢了,还是我待会儿亲自去一趟。”李承乾突然又反悔道。

    结合赵德子带来的宫内的消息,李承乾更怀疑是魏王李泰利用高阳下的手。

    高阳公主下药的动机不太对,之前她的一番作态,明显是要和她的驸马,也就是房遗爱和好如初。

    只是李承乾冷眼看着,除非天地倒转,房遗爱是不可能吃回头草,然后和高阳白头到老、相敬如宾的。

    所以,这更有可能是他人一系,借机想利用,一石二鸟——

    一是陷害了房遗爱,自然天然打击了东宫一脉;二是发生了这等丑事,房遗爱就是想和离也不好开口了。

    李承乾断定,之前在宫内花皇帝答应房遗爱立下不世之功可以和离的话,被人透露了出去。

    应当不止是高阳公主知道,魏王那边恐怕也尽知了。

    房遗爱身为他的臂膀,此时声誉正隆,圣人也是要在东征大用的时候,加上房玄龄的地位稳如泰山,房家还能兴旺很多时候。

    并且,房遗爱本身才华非凡,虽然看着纨绔不羁,但他一直没放了房遗爱,让其一直在东宫侯,他这个太子还亲近信任着,并且房遗爱本身做了很多事情……

    李承乾不得不承认,东宫受了房遗爱许多好处。

    他近日来腿脚完全好了,也逐渐在他阿耶面前展露,圣人现在是高兴的,朝臣们自然也是一片恭喜之意。

    只是有多人在背后诅咒他怎么还不继续瘸下去,李承乾都是知道的……

    其中又以魏王府文学馆的那帮人居多,他那个嫡亲弟弟可恨不得他一直残缺下去。

    处理完正事,李承乾一路琢磨着,打马带人低调去了房府。

    此刻快傍晚了,正是用膳的时候,房遗爱吃了两口粥,却吃不下去了,让人撤了。

    他没什么胃口,小七满脸担忧。

    昨晚上主母卢氏不知道具体情况,小七是知道房遗爱是有些不妥当,才被太子殿下带进宫内的求医的。

    临走时,太子的厉色下,小七自然瞒着卢氏,直到房遗爱看似完好无缺的归府,小七悬吊的那颗心才放下。

    李承乾拿着药膏来了,房遗爱讶异了一下,太子说话不算话。

    不是让他回来养两天吗?!怎么来了!

    “你忘了药。”李承乾端坐在房遗爱床榻边。

    房遗爱本来想偷懒躺着休息一下,见太子来了,他还是要依照理解起身行礼的,但李承乾的手一按,止住了房遗爱的动作。

    李承乾笑的温和,要给房遗爱亲手上药,还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他有些低烧。

    “先处理了那处,你自然就好了,不用喝药……否则夜里起了热就不好办了。”李承乾有条不紊的解释道。

    房遗爱不领情,可太子殿下执意如此,他只能扭过头道:“殿下素来公务繁忙,这些事自然有下人帮着——”

    “你要找谁帮着?”

    周遭的空气突然一冷,李承乾的脸色冷凝下去。

    太子殿下的视线凝集成束,房遗爱哽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身上的那处是哪里,并不方便轻易差他人使唤。

    “……我找小七,他是贴身之人。”房遗爱嘴硬。

    “呵呵。”李承乾冷笑,“你信不信明日你那小厮就掉池塘里——放心,来年鬼节孤会遣赵德子给他多烧纸钱。”

    “……”房遗爱终于扭过头,瞪眼。

    ……

    房遗爱到底让太子给他“抹了药”,十分难堪却香艳。

    他算是看透了!

    太子这是迷上了自己。

    房遗爱放空大脑,眼神非常地空洞——哦,空灵。

    他就琢磨不明白了,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的,让太子殿下这么“关照有加”。

    他就不信他中了烈性春|药,就算这春|药特别点,非男人不可解,缺德了些,但太子殿下至于亲身上阵了吗?

    房遗爱这么想,也就破罐子破摔的问出。

    他不知道要什么答案,问完后像是等待判刑似的,竖起耳朵听。

    李承乾叹气,刚刚抹药时起的旖旎心思全被房遗爱打破,但他知道若他不明说,房遗爱终究是要逃避下去。

    “你说呢?难道你不想和我……反而想和让白朝凤替你解药不成?”李承乾反问。

    房遗爱立刻反驳:“你可以不帮忙,让我自生自灭。”

    “遗爱你这是气话呐。我能眼睁睁看着你将来肾水有亏,生不如死么。”太子殿下说着手指头点了下他腰眼。

    房遗爱还保持着被抹药的姿势,趴在床上头埋进被子里的姿势,被他这么一触摸,浑身不知为何酥麻起来,因为太意外了,不禁没抑制住,敏感的呻|吟了一声。

    这声音非常的“妖娆”,让房遗爱本人都浑身一哆嗦,满不自在。

    李承乾挑眉,看着房遗爱耳根红了,不禁俯下身去……

    第94章

    身上的手指动作让人有些难堪, 房遗爱有一种冲动,并且直问自己本心,他和太子到底现在是何种关系。

    有一瞬间, 房遗爱大脑是凌乱和迷茫的。

    但到底是室温有些凉意, 裸|露的肌肤让房遗爱微微寒颤了一下, 李承乾此时却是没瞧见房遗爱眼神逐渐变得清明冷淡起来, 视线望向了枕侧旁边的那柄鱼肠剑上。

    这鱼肠剑还是后来太子殿下赏了给他, 房遗爱到底喜爱他的锋利,便总是随身携带。

    手底下的人浑身的肌肉突然紧绷, 李承乾顿时发觉,他手指一顿,抹完药膏, 放了房遗爱一码, 并帮着他盖好衣袍, 太子殿下便离开了。

    此期间房遗爱一直没露出脸庞,只等屋内无人, 他眸色凉冷,这才站起身, 身上披着衣裳, 从窗户往外望着李承乾的背影久久。

    一声几不可闻的嗤声发出, 房遗爱唤来小七, 问起昨夜的事情详情来。

    ……

    ******

    魏王府, 高阳公主来访, 魏王亲自在招待。

    两人在王府内的花园中心凉亭谈事, 周围空旷,只有矮矮的花丛树木。

    冬日里的长安景致并不好,但魏王府的花园里还是有些看头的,有些常青花草树木在,周遭更有几株雪梅树在,偶尔花瓣落下,掉在人的肩头,也是别有美感和意境。

    但此时的高阳公主根本没有心情,更是烦躁的摔了茶盏。

    “四郎,你前日里为何那样做!”高阳可不是疑惑发问,她的语气是质问、是恼怒。

    就连她对李泰的称呼都变了,没有称呼兄长,十分不礼貌。

    李泰眼眸中的不耐一闪而逝,强忍着脾气,笑道:“这不是为了一箭双雕么……如此这样,事发后不仅能教训你那不听话的驸马,更能让李承乾失去一臂膀,岂不是甚好

    分卷阅读154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