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60

    汇报给魏王殿下后,李泰还是没忍住让人去跟踪,却没发现个什么。

    其实,此时的房遗爱是和李老道在义庄在干一件大事,并着白朝凤和张太医。

    他们用李老道新研发的“水晶放大镜”,加上房遗爱的高妙的绘画技能,正在解剖无人认领的尸体。

    面对难闻的气味和可怖的尸体,房遗面不改色,正一幅一幅画着解刨图。

    张太医和白朝凤这两位医者都强忍着不适,实在是他们被房遗爱说服了。

    房遗爱画的解刨图,不仅肌理分明,更是纤毫毕现,血管和神经更是一一详细绘出,几人之间说起医理来,更是有时争论不休,当然是脑子里对应着西医记忆的房遗爱毫无疑问的胜出。

    最后,张太医更是热泪盈眶,手握房遗爱哽咽道:“卿真乃功德无量,造福一方,惠及世人……将来必得善报。”

    “得了,别唧唧歪歪了。只要遗爱从了我,嗯是跟了我老道,将来成仙得道都没问题。”李淳风撇撇嘴,扭头看向房遗爱,也恨不得这样的人物加入他们道门下。

    李淳风还没放弃炼丹一途,只是最近的发明让房遗爱看了,结果利用到了张太医这边,他更想房遗爱用心的帮他炼丹啊。

    李淳风最近才发现,他很久之前就被房遗爱带进沟里了,明明炼丹是他的正业,结果给房遗爱做了许多跟道家成仙无关的事情。

    月黑风高,几人完成了最后的绘制。

    这图房遗爱带走,回家后还要装裱好,并要勾勒精细一些。

    人体解刨图在外科领域的重要性自然不必多说,他这也是为了东征兵士们少死一些人,这才看到放大镜后,想起张太医那边的事情来。

    虽然他自己能画出大概,但到底出处来历不好交代,更何况这几日的解剖也培养了张太医和白朝凤的眼界和知识层面。

    因为义庄和他们干的事情的特殊,都是晚上干干解剖的事情。

    房遗爱带着小七打马回去,并没有带其他人跟来,却没想到有人跟踪,并要夺取那些图纸……

    第98章

    房遗爱这方人少, 可是关键时刻房遗爱却没有掉链子, 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加上对方好似并不是真的有必死决心,目标更好像是奔着他怀中的东西而来。

    房遗爱重伤了“刺客”,或者说劫道的,问了句小七没事吧,两人这才重新打马要继续回府, 街上的动静也惊动了城内的兵马司。

    小七惊魂未定,房遗爱却拧眉想起了李老道和张太医、白朝凤两人那边。

    白朝凤这回没跟着房遗爱回府,几乎要张太医的府邸就要是他半个家了,师徒二人相处良好,这夜还要秉烛夜谈, 两人还要继续研究这个“解剖图”, 遂是一路。

    而李老道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的老神仙身份,很是讨厌身边跟着别人,那次找房遗爱也是独身一人前来的,所以回行只有他一个。

    房遗爱先去了没有丝毫武功的张太医那边, 两人虽然狼狈, 但好在人没事,只是白朝凤怀中被抢了一张房遗爱画过的作废图纸。

    等房遗爱去李老道那边, 一路追到道观, 倒是半路和李淳风的徒弟陈慕之打了一个照面。

    夜色如水, 陈慕之就似黑暗中的一滴墨水, 悄然浸没在这黑天黑地的深夜暗光中, 只有一双湛湛冷凉的眸子看人时冰凉冰凉的,黑瞳转动间让人发觉这里尚有个活人。

    陈慕之冲着房遗爱点点头,“师父没事,在屋内。”

    房遗爱颔首下,他一路虽然奔波,但整个人却不显得慌乱,陈慕之的视线落在他开过刃的宝剑上,显然上面沾了血,杀气尚未褪去。

    房遗爱进屋,问了李老道,见他没事这才微微放心。

    “人都没事吧?”李淳风知道对方是兵分三路奔着他们来的,不由担忧张太医和白朝凤那边道。

    “人倒没受伤,不过是丢了一张废图。”房遗爱道,“只是我想义庄那边肯定是出事了。”

    他也就没过去,估计现在早就黄瓜菜凉了。

    果不其然,不久陈慕之过来,交给了房遗爱一张纸条,显然是他手中的情报来源。

    房遗爱没想到陈慕之少言寡语到如此地步,连说话都不愿意亲自开口,居然把手底下的消息直接拿给他看,不知道这是对自己信任还是试探。

    ……

    魏王府那边,魏王夜里刚躺下,窗棱下几声有节奏的暗响让李泰从床上起来,找借口打发了侍候的侍妾。

    屋内烛火亮起,李泰听了结果,拿到了一张图纸。

    乍一看,他浑身一哆嗦。

    半夜,烛火晃动,手上的那张画满“血淋淋”图案的纸张,险些被李泰丢下,强忍着在暗卫面前丢面子的行为,魏王嗓子都有些暗哑,沉声命人退下。

    第二日,等义庄那边盗来的尸体和昨夜里逼问那义庄看尸人的“供词”,魏王李泰的脸色仍旧有些凉煞白,到底缺了些红润的血色。

    白日里,魏王府还来了高阳公主,正是要询问此事的,她这时也厌恶的不行。

    “四哥,没想到他们干的是这个,不如到阿耶面前告他们一状。”高阳真没想到房遗爱他们折腾的是“死尸”,不管如何,侮辱尸身的罪过是有的。

    暴露出来,有房遗爱他们受的,更何况必会受到世人的攻讦不可。

    李泰犹疑了下,却摇了摇头,“这事不能我们出首,还需从长计议。”

    不妨先用一些废棋子试探一下——李泰琢磨半晌后,叫来了王府长史吩咐道。

    朝堂上没过两日,有人奏闻房遗爱等人的“罪大恶极”,连死人都没放过。

    李世民看了奏折,并没说些什么,只是让人传唤了房遗爱过来。

    片刻后,皇帝朱批了一些奏折后,房遗爱还未到,倒是太子先例行来了。

    李世民问了两句这事,李承乾自然知晓此事,提到了李淳风和张太医,皇帝宣了他们两人觐见。

    所以房遗爱来的时候,屋内熙熙攘攘的人还不少,好在皇帝的御书房还算大。

    在房遗爱的巧言令色下,皇帝终于被他们几人你一嘴我一嘴的说服了,尤其是年岁大的张太医。

    他难得的没有明哲保身,非常激动地阐明了房遗爱在医学史上的贡献,“圣人,这是功在千秋的大事……就说在军中,也至少能让受伤兵卒的尽快重新回到战阵当中,更是能少死少说三成人数。”

    张太医一一列举各个伤势的致死率,他已经和白朝凤私底下讨论了各种医术创科缝合的可行性,说明人体解剖的重要性……

    李世民开始还挺有兴趣听,当然他最关心的是应用在两军交战中外科的作用,从房遗爱的肠痈手术中他已经知道,上次去

    分卷阅读160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