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69

    人在东征前,要给晋王安排大婚了。”李承乾突然说了一个消息给房遗爱听。

    房遗爱点点头,算算日子差不多了。

    也许是因为他的蝴蝶效应,李治大婚的时间晚了一些时候,不过东征时间久,加上朝臣们早就忧心让李治搬出内宫,太子殿下此时也没被废掉,自然晋王成婚的时间挪后,但搬离太极宫的时间却提前了。

    房遗爱一点也不诧异。

    李承乾目光沉了沉,想到了那萧娘子的事,一连喝了三杯酒,口齿内都是淡淡的梨花香起才知道,这救还是那齐地的梨花白。

    他自然而然想起了这“惹事”的酒水,酿成的他和房遗爱之间的“孽情”。

    李承乾看着房遗爱的目光不禁变了色,房遗爱小鹿般的警觉起来,咽了咽唾沫,扭头假装在欣赏雪景。

    一时,两人沉默不语。

    花园里人虽多,这时却静谧起来了。

    这天上洒落的雪花越来越厚重,雪花片也越来越大,慢慢的竟然起了朔风,周遭的侍卫和太监们都冷的哆嗦,但今日赵德子没跟来房府,谁也不敢挑头来劝太子殿下。

    反而是小七担忧,但他自己冻得打了好几个喷嚏,抬头看主子却安然无恙,终于想起自家二郎的功夫俊俏,房遗爱这时也发话要他离开。

    小七哪里敢自行先走,只说没事。

    李承乾知道房遗爱这啰里啰嗦是在缓解尴尬,逃避他的视线。

    ……

    后来,两人终究是挪到了房遗爱的寝居里,对弈了一局。

    房遗爱心思漂浮,但李承乾的棋子却步步紧逼,最后房遗爱只能举手投降。

    “殿下赢了。”房遗爱掷子认输。

    “是你心思在别处。”李承乾道。

    房遗爱沉默半晌,忽然抬头道:“殿下……”

    “唤我高明。”李承乾又强调了一遍。

    房遗爱此时正经起来,内心十分忧虑,脸上变幻莫测,他此时脑子里自然是想起来他以往和太子之间的“亲密事情”来了。

    一时抬头,看太子殿下英俊的脸庞,他心里却是五味陈杂。

    他强烈要求,“殿下,我们还是恢复干干净净的‘同志’关系罢。”

    这话说完,屋内一静。

    对面之人的视线如刃扎过来,房遗爱撑住了。

    男男关系是不对的,太子国之储君,是不宜有这个污点的。

    他不能耽误太子殿下的清白啊。

    第104章

    “干干净净?”李承乾忽然笑了。

    房遗爱看不懂太子殿下的眼神,总之是很奇怪的。

    李承乾问了一个房遗爱不太好回答的问题:“我们之前有不干净过吗?”

    “……”房遗爱一时哑口无言。

    他张了张嘴, 想辩驳些什么, 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们之间明明有了**之间的亲密联系,谈何干净啊?!

    可真叫房遗爱直白的说, 他这个纨绔都开不了口。

    太子实在是太混蛋了!

    房遗爱瞪视李承乾。

    李承乾好不自在的自斟自饮, 临走时要顺走了房遗爱的新作——那幅雪梅翠鸟图。

    ……

    晋王的婚礼礼部早就准备多时了,晋王府也早就开府,收拾了妥当, 只是晋王李治一直跟着圣人住在宫内,因着晋王大婚,李世民又命人重新修葺了晋王府一番, 更显得府里面清幽华贵。

    当然, 有类似于志宁的御史要奏请晋王殿下就藩, 还是被皇帝李世民三言两语打发了,实在不行, 李世民甚至在朝堂上老泪纵横,几乎算是耍赖般的留下晋王在京中长住。

    于志宁本来也要领头奏闻此事, 当然太子、杜荷和房遗爱他们全力阻拦, 这件事情谁都可以奏本,就是太子的人不可以。

    何况,魏王那边也留在长安城, 晋王身为嫡幼子, 皇帝颇为爱重, 太子身为兄长哪里能逼迫甚重啊, 否则就是没有孝悌。

    于志宁也只是性子古板,出于本心,但他被大家这么一说,头脑也清醒了,叹了一口气,不去管他。

    这半年来,于志宁深觉自己变化不少,改了不少自己原来定下的持身原则,很多事情依着太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晋王婚礼的婚礼规矩繁琐,身为皇子,不仅要接待宾客,还要高祭祖宗先人,更有皇帝要拜,整个婚礼流程全是在白天举行的。

    只是晚上洞房花烛夜之前,晋王的兄弟们和一些皇亲国戚们还有一顿小宴在晋王府里举行。

    太子身为晋王李治的兄长,又是储君,自然也不能缺席了弟弟的小宴。

    只是这回不仅是太子过来,就是太子妃也过府,甚至连那杜良媛都有幸来参加。

    房遗爱看了他们一拨人,撇撇嘴,想起太子殿下之前说的他们之间“不清白”的关系……

    现在房遗爱认为自己很清白,太子很不清白,左拥右抱,好不自在啊。

    房遗爱稀罕的全程冷着一张脸,就是旁边杜荷提醒他的表情要欢乐一些,他也只是在晋王看过来的时候,露出几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杜荷暗自纳罕,“房二,你这是怎么了?谁惹到你了?”

    房遗爱端着酒杯,看着清酒半晌,都没心情入口。

    他叹气道:“没什么,只是想着你们都红袖添香,我却形单影只,好不寂寞。”

    他撂下酒杯,脸上是自嘲。

    闻言,杜荷惊讶。“这不像你呀!房二。”

    什么时候,这家伙还悲风伤秋起来了。

    “你什么都不懂……算了,不提了。”房遗爱鄙视杜荷,杜荷摇摇头,这时城阳公主那边有事,差人唤了杜荷,男宾客的坐席上这桌上,只剩下了房遗爱一个人。

    房遗爱无聊的望了望众人,起身走人。

    晋王本人被人闹洞房,他随意在晋王府邸的花园里闲逛。

    晋王府邸修葺的精美,花石假山池塘都不缺,虽是冬日,也有一些树木葱绿。

    房遗爱顺着小道走着,所到的地方逐渐偏僻,没有了人来人往的热闹和人声,这时他却看见前方有一男一女——

    房遗爱本想避开,却不妨那男的转头,看见他居然喊了他名字,这人正是太子殿下。

    他们兄弟们不是去晋王和晋王妃寝卧那边了么,太子怎么会孤身一人在此处,关键是那身着宫裙礼服的居然是晋王新纳进来的良娣——萧娘子。

    萧妩暗自生恼,好不容易的机会失去了,她眼里有不甘心。

    晋王虽好,可是太子殿下地位更尊贵,将来更是贵不可言,萧妩更不甘心屈居王氏之下。

    一想到以后,她要日日参拜王妃,萧妩就心情甚坏。

    因着房遗爱的打岔,萧妩只好提脚走人,树下假山边,太子殿下和房遗爱面面相视。

    房遗

    分卷阅读16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