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75

    ,之后也好有个将来……”

    房遗爱白了对方一眼。

    他又不傻,没入教坊司的人之前都是有些来历的,算一算抄家和有罪的官吏家,呃——房遗爱发现这真是项大工程,年年都有不少年轻漂亮女子和幼童进入教坊司,至于白朝凤怎么在青楼,问及白朝凤也没回答。

    当然,白朝凤回答了,可是房遗爱不信。

    什么?自愿卖身进去的?!

    开甚么玩笑。

    房遗爱坚决不信,他眼神上下打量着白朝凤,不觉得这人智商有问题,或是那种自甘下贱的人。

    白朝凤嘲讽的一笑,倾身靠近房遗爱一步,说话的气息喷在房遗爱的发梢,热度仿佛从头发上传到他的头皮上、耳根后……

    就听白朝凤直呼其名道:“房俊,你有个好爹。你从来不知道身败家亡的滋味……有多么惨!朝夕之间,云泥之别。”

    房遗爱一怔。

    他漆黑的眸子对视着白朝凤,白朝凤的眼里不在是温和的笑意,里面冰冷无温度,瞳仁虽然也是黑的,可是就像是木偶死人的目光,望着让人心里发毛。

    这一刻,房遗爱不知为何想到了陈慕之。

    白朝凤和他这两人之间似乎有些类同,竟似同一种人。

    房遗爱也不知道心里为何有这种诡谲的想法,他甩甩头,直到回到自己的帐篷里,他都没缓过神儿来。

    白朝凤身后有一个凄惨的故事,李凤哥也是……许是,那陈慕之也不简单。

    房遗爱感叹着。

    但,他房遗爱何其不是。

    房遗爱仰天长叹。

    他想到了他身上发生的奇怪事情,他甚至神魂差点儿被灭,说不准往后还有危险——

    他想到了想远离太子殿下不成,被其……纠缠着。

    想到这里,房遗爱脸上神情纠结着,略微扭曲,半晌叹气无语。

    然后,他挠挠头,便睡了。

    爱谁谁罢。

    ******

    第二日,在杜荷赖皮纠缠下,房遗爱还是透露了几分李凤哥的身份,并让其发誓保密。

    他有点信不着杜荷,但好在只要他严肃点儿,说起这事关身家性命和忌讳下,杜荷还算口风紧的,并没有之前的玩笑神情了。

    军中禁酒,喝了两口淡茶,杜荷琢磨了半晌。

    他目光狐疑,眼神闪烁不定,压着嗓子低声问:“我说遗爱,你说他们的身份……该不会是跟那边相关罢?!”

    说完,他又直起身子,假装继续品茗。

    只是他端着茶杯的手捏的很用力,能看出他的心境一点儿不平和。

    房遗爱被他说的心里咯噔一下。

    他越琢磨杜荷的越……他急忙摇了摇头,否定。

    “小荷花,你可别瞎说。”

    “呵呵。”

    房遗爱白了他一眼。

    然后沉默半晌,他叹息道:“要是真的似你所想,我的麻烦就大了。”

    杜荷摇了摇头,眼里有着探究秘密的好奇和一股子说不上来的兴奋,或者说冒险刺激之情。

    “这事呀……也未必是坏。说不得咱们还能立功。”

    “怎么,你要上告给上面?”

    “倒也不是,咱们也没什么证据。何况这事你也牵扯其中……不好说啊。我是想,我们可以利用他们……说不得他们手里有什么势力。”

    杜荷跃跃欲试,他是死忠的太|子|党。

    现今皇帝看着非常强势,身体看着康健极了,还能亲征高句丽。

    再加上魏王殿下那边步步紧逼,乃至晋王,甚至一些癞|蛤|蟆般的庶子都能痴心妄想大位,太子的情况其实并不乐观。

    杜荷心底是有隐忧的。

    弄不好……这皇家是不讲究父子亲情的,关键时刻,砍下屠刀的可不就是亲父子。

    杜荷按耐下心中大逆不道的想法,面上去看向房遗爱。

    他知道房遗爱再粗心再傻也是能听懂他的言下之意的。

    房遗爱听了杜荷的话,加上他刚才指向东面的手势,知道他言及的只是之前太子建成的事儿。

    白朝凤他们说不得和前太子有什么相关。

    房遗爱脑仁儿疼,使劲地拍了下杜荷的后背,道:“这事你别管了,我也不会管。跟我们不相关。”

    冷着一张脸,房遗爱心里恨自己多事。

    屁个赎身,屁个惜才,弄回白朝凤这个大麻烦。

    白朝凤和李凤哥不说,那陈慕之可不是好相与的。

    尤其是陈慕之一直是天子圣人的走狗,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什么目的。

    房遗爱可以确定,陈慕之一直盯着自己。

    从前他当做是天子的意思,可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

    关键是,他和太子之间的关系,陈慕之知道多少。

    如果知道了,为什么没上告皇帝李世民。

    房遗爱甚至,如果李世民知道,如果是他“引诱”了太子不学好,他即便是皇帝最相亲的宰相之子,他的下场顶多比历史上的称心好一点,赐一杯毒酒留个全尸而已。

    李世民这个皇帝可不是吃素的。

    没几日,太子来信。

    房遗爱收到后,果不其然,太子那边知道了房遗爱身边侍候的人的换了,只说让他安心,白朝凤和李凤哥是他的人,暂时是可信的,但并没有在心中详细解释。

    房遗爱连着这封信和之前的,找了一个火盆烧了。

    他这几日绞尽脑汁苦恼着这事,这刻看了太子的这信,不知为何可能受了异魂的影响,居然特别冷静自持,也不惶恐了,甚至镇定自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在军中操持上峰交代的任务,做的好极了。

    甚至皇帝也听说房遗爱做事出色,不止每日习武读兵书战策,还认真巡营,和李绩大将军学习各种军中事务,并不因为之前和李绩那“不争气”的孙子的龌蹉无礼,面上谦逊聪颖,博得军中上下一致好感。

    就连李绩都对他另眼相看,更别提偷偷过来的青丘道行军大总管薛万彻了。

    身为房遗爱忘年交的薛万彻,这回看到房遗爱惊奇一番。

    房遗爱比之上回气质大变,更沉稳,身上甚至有不少锐气,两人动手比武间乃至有了薛万彻都抵挡不住的杀气,谈兵论道彻底折服他老薛了。

    “你这本事,我敢说比李绩都厉害。恐怕都赶上药师的能耐了。”薛万彻说的是李靖。

    李靖用兵如神,人品才华是朝廷内外都敬佩的。

    房遗爱微笑,放下手中的棋子,道了一句:“你输了。”

    薛万彻呀呀大叫了一声,看向棋盘。他唉声叹气:“我这个大老粗,就这下棋一手绝活,还连败你三局。”

    说罢他摇了摇头,低头看棋盘上残局。

    对方杀了个他屁股尿流,但从棋路身上看,薛万彻还是能看出房遗爱的思路诡谲

    分卷阅读175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