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77

    兴的神情略略敛了。

    魏王李泰在帐篷里假装看到兄长的来信,很是替大唐替父皇高兴,李世民微妙的表情转变,他看在眼里,等李泰出来中军大帐后,再也抑制不住眼底的兴奋。

    他走路飞快,撞了人都懒得装和蔼,一路回了自己的窝,急忙唤来了谋士……

    ******

    因着久攻不下的这第七城,此时中军大帐挤满了人。

    “此墙被高句丽大将命人新筑,厚了不止三尺,我大军久攻不克,损伤惨重。”

    李世民听着底下将卒的汇报,大家的你一言我一语,让他的头更痛,不禁皱起眉头,甚至账内沉闷的空气都让他胸闷不已,不由一阵咳嗽。

    “圣人保重!”

    “快传御医!”

    “……”

    众人止住言语,还是李世民摆了摆手罢休。

    李世民看了一眼房遗爱,忽然道:“房俊听令,我命你主攻此城,你可能拿下?!”

    闻言,房遗爱出列,众人目光聚集到他身上。

    只见房遗爱不慌不忙点头,承诺领命,对某些不怀好意或妒忌的目光视而不见,整个人非常淡定。

    他甚至还有闲心给老父和好友杜荷一个安慰的眼神,房玄龄是忧心,但面色不显,不熟悉的人是看不出来的,杜荷的城府差些,但转念一想房遗爱的“本事”,他又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瞧瞧那魏王一派妒忌的眼神。

    杜荷乐呵呵的跑去跟房遗爱混功劳,他纯粹是来混军功的,军中给他安排的事物并不繁忙,多事琐碎文书之事,直接扔给副手,他只管监督便罢。

    “你好歹上心些,小心军法处置。”房遗爱劝道。

    “我这叫物尽其才,会用人便好了。”杜荷不以为然,底下的人才干还是有的,交给他们就是了,他就不瞎掺和胡乱指挥了,当然大方向他还是要看一眼的,所以并没有累着自己。

    杜荷当了这么多年纨绔,也算是有心得,何况他也不是真的傻,否则在东宫房遗爱之前,太子有些事也不会那么重用他。

    房遗爱也知道杜荷自家事,也没再劝说,杜荷这是奉行黄老学说啊,无为之治。

    摇了摇头感叹,房遗爱被临危受命,就去点齐人马,准备攻城。

    多的人是看笑话,但大将军李绩却没小看房遗爱。

    之前房遗爱也上过战场,那并不是谎报功劳,李绩身为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国之柱石,凌烟阁都有其席位,对战事不可不畏敏感,早就知道房遗爱的本事。

    至于其孙和房遗爱、杜荷之间的纠纷,在李绩眼中还不算是个事儿,何况为臣之道,他自有一番见解。

    底下的臣子,尤其是掌控军权的,一团和气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李绩心如明镜,并未设置阻碍给房遗爱,给的兵马都是身强力壮的精兵强将。

    房遗爱身有军职,甚至不低,但在皇帝领导的大军下,他的职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不过这回是皇帝点名,也算是超拔人才。

    他手下如今有几名裨将,薛仁贵就是房遗爱特别看重的一位。

    名将终究是名将,虽然未长成,但脑子够用,有勇有谋,房遗爱自然更倚重。

    何况,薛仁贵长得也帅。

    房遗爱有点儿看脸,这是最近杜荷发觉的。

    看看房遗爱身边提拔的侍卫们俊秀的脸蛋,还有个超级俊秀的李凤哥尾随在后,再看看如今在他们面前侃侃而谈的薛仁贵,亦是小白脸一个。

    杜荷算算的想着,对方若是家世比自己好,这驸马不定谁当呢。

    确实有才,又长得好。

    他心里酸着,有些不待见薛仁贵,但还是配合房遗爱的调兵遣将,后勤做的十分出色,虽说不管具体事宜,但杜荷协调关系的能力十分不错,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房遗爱也说不出什么不好来,对杜荷多了一分高看,那微微颔首的模样,不知道就怎么让杜荷心口发烫,甚至想为这好友出生入死,两肋插刀了。

    杜荷反过劲儿来,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暗叹自己没毛病罢。

    且不说薛仁贵和杜荷的情况,就说房遗爱的攻城安排,不过是围绕他擅长的能耐,火|药火炮攻城,外加一些小发明器械。

    攻城前,更是得了皇帝身边陈慕之的安排指引,派了一些搞情报的重金收买城内外的高句丽军民,然后整夜分析消息和地理情况,又召集众人开了会议,做了沙盘,演练了一番攻城乃至失败撤退的路线。

    攻打高句丽不止一个路线,皇帝并没有在前方,房遗爱这路军队留守在这里,换地坐镇稍后方,李绩另外带领其他主力大军从另外渡口进军高句丽。

    杜荷夜里甚至有忧心,是不是这里被放弃了,他有点失眠,但看房遗爱气定神闲,他不禁佩服。

    只不过,杜荷恍然发现,一直跟在房遗爱身边的李凤哥有几日不见了。

    这夜,他起夜懒得用尿壶,出了帐篷去放放身体里的水,却瞧见了一个神秘的影子进了房遗爱的帐篷。

    杜荷细瞧,正是那李凤哥。

    不过此刻李凤哥的衣着不太妥当,甚至脸上还画了妆容,显得绮丽旖旎,眼神儿媚得很,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风流儿……

    房遗爱帐篷内很快燃起一盏小灯,两人影子叠加靠近。

    杜荷在帐外探头探脑,突然被拍了一下——

    “啊——”

    他吓了一跳,回头见是陈慕之肃着一张脸,修眉敛目,一身煞气的负手挺拔站在他身后。

    第109章 将在外的房二

    “陈、陈……慕之, 你怎么在这儿?”杜荷怪叫道,所幸他还记得要压低声音。

    就是这样,帐篷里面耳聪目明的房遗爱也听了他的动静。

    帐篷内,李凤哥本来低声禀告完他在城内一处春楼里探听到的军情, 不明白为何房遗爱为何突然轻声笑了下。

    “房将军?”李凤哥疑惑问道。

    “没事, 你先回去休息。”房遗爱赞许的冲他点点头, 李凤哥可堪一用。

    李凤哥羞涩的一笑,被夸赞后高兴的走掉,除了帐篷的他甚至忽略了杜荷他们。

    其实,也可能是杜荷和陈慕之站的位置有些避人耳目, 陈慕之不说, 杜荷本来就是鬼鬼祟祟的。

    房遗爱撩起帐帘,微微侧头, 目光很快落到杜荷和陈慕之站立的地方。

    他微微挑眉,眼神不善地冲着杜荷一笑,笑的杜荷心头凉凉的。

    “小荷花,这么晚你来找我何事?”

    “没事,没事。就是过来溜达一下呵呵。”杜荷笑嘻嘻插诨打岔道, 甚至一把扯过身后的陈慕之道:“你看, 陈太史可替我作证。”

    “哦?”随着杜荷的动作, 房遗爱的视线落在一身冷凝的陈慕之身上。

    分卷阅读177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