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80

    的事情,历史上平叛投降,等中原军走了,没几天再挑衅叛乱,来来回回也不是第一回了。

    不过是这次高句丽态度异常卑微,显得诚心罢了,但也不是没人怀疑,可中军那边,这些质疑的小声音此时都闭嘴了。

    圣人正高兴着呢,在魏王和长孙无忌等人的劝说吹嘘下,有些接纳高句丽降者的趋向,否则也不会命令大军按捺不动了。

    薛万彻在北海可是那个骂娘!

    大家都有功劳,就等着最后一击,他好配合陆地大军,彻底亡了高句丽,这时候来什么和谈!

    你说造反就造反,你说投降就投降啊——

    美得你鼻涕冒泡!

    “他娘的。”老薛踩海仰天,嘴里连连骂娘。

    他此刻的心情就像此刻的大海一样,非常澎湃,激烈的想翻船。

    房遗爱给中军去了一封信,申请朝见圣人,没两日得了恩旨,他把大军交给了以为一位善战的偏将,也就是薛仁贵负责,杜荷辅助,全盘接管军营内务。

    而他则快马去了中军圣人那里。

    在抵达中军后,风尘仆仆的房遗爱先去了他老爹的营帐洗漱一番,和房玄龄先见了一面,但两人交谈的时间不多,毕竟来了中军,首先要对圣人述职。

    此时中军大帐内,皇帝李世民前所未有的高兴,整个人意气风发,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似二十多年前他为大唐南征北战的青年锐意进取时期。

    李世民十分怀念那时的意气风发,和健壮的身体,这时这刻他重新体会的这种美妙在云端的强健感觉。

    见了房遗爱,李世民的笑容的都抑制不住。

    他亲自扶起房遗爱,甚至对房玄龄称赞道:“卿卿,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这对自家阿耶的昵称差点儿腻死房遗爱。

    房玄龄不亏是历史有名的宰相,非常淡定的和皇帝谦虚一番,脸上甚至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似乎是在为儿子自豪,但更似乎是欢喜皇帝的夸赞,总之就是捧皇帝场。

    这时的房玄龄可没那么没眼色,贬损自家儿子,否定皇帝的话。

    甚至,房遗爱还看到自家阿耶扭头冲着自己非常温柔的一笑,房遗爱心里嘀咕着,但很快就想起自己的正事。

    他陈情皇帝,晓之以理,认为高句丽不可信,如今战役进行到底,直接就可以大军驱入,直接灭掉高句丽。

    李世民闻言,笑容淡去。

    周围臣子见状,不知为何突然安静。

    身为皇帝的小舅子长孙无忌一脸高深莫测,魏王李泰本来就看房遗爱不顺眼,一直假装对方不存在,也是因为这场东征,房遗爱的功劳是任谁也无法抹杀的。

    军中都知道,这攻城利器都是和房遗爱相关的。

    若不然大唐的大军也不会伤亡这么小,如此的顺利迅速的要拿下高句丽了。

    据说火炮一响,高句丽城内守将就如同见了魔鬼,到最后几乎是闻风丧胆。

    有那胆小的,就直接弃城而逃了。

    他们没废一兵一卒就占了城池。

    ——简直前所未有。

    可李泰就是看房遗爱不顺眼,当然这和房遗爱是太|子|一|党确切相关,但更多是两人早已结下仇怨。

    李泰掩饰了瞅向房遗爱不善的目光,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温和笑意,又瞅了瞅一旁他最近交好的舅舅长孙无忌,对方还是面无表情。

    李泰摸不清这位嫡亲舅舅的想法,但人老成贼,长孙无忌城府深,老谋深算是肯定的,心里面不知道此时琢磨什么呢。

    李泰只知道,长孙无忌是对房家并无善意就是了。

    而且这些时日,两人互相谈来谈去,有点眉来眼去的意思。至少魏王李泰搞清楚了,他这舅舅十分不满太子了,而太子近年来也并不是很待见长孙无忌这个舅舅。

    甥舅两人不说势同水火,但彼此心中有隔膜是肯定的。

    李泰心中欢喜,这正是他要积极牢笼舅舅长孙无忌的缘故。

    自从娘娘过逝后,长孙无忌在阿耶心中的作用不可谓不重要,尤其是在争储的抉择上……

    最近长孙无忌对待他的态度上好像在转变,这正是李泰所乐见的,而李泰无疑是聪明的,他早就发现长孙无忌和诸遂良等关陇贵族,和房家那边代表的山东士族,两派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不说魏王李泰心中想着,如何在军中日夜相处中拉拢利用长孙无忌,就说这边帐内李世民此刻矛盾的心情。

    身为大唐帝皇,李世民的权利无可比拟,他的话不容置疑,只有横下心做事,底下就是宰相也阻止不了。

    他想做的,如今已经几乎算是完成了。

    这次东征的目的已经达到,高句丽举国上下如今已经是彻底心服口服,派来投降的使臣还是高句丽如今的太子,早先正是裸身负荆请罪,跪在营帐前一天,这才得了皇帝李世民的召见。

    不说见面后的情景令李世民甚至都生出怜悯之心,只说连大唐底下的每一位兵卒,都感受到了高句丽军民对大唐人的景仰和尊敬,他们就是大唐人脚下的蝼蚁,此刻正卑微的请求一条生路,要终生侍奉大唐的皇帝陛下……

    李世民犹豫了。

    辽东之外,化外不毛之地,秋冬苦寒。

    一年之中,有一小半时间都让中原人待不住,觉得寒凉刺骨。此处更是多山多丘陵,不适合大面积耕种,尤其是稻谷,根本不能承载在这片黑土地之上,也就是产产一些动物皮毛和山参药材之类的,当然还有美女。

    可,这些中原人并不怎么需要,李世民想着即便是攻打下来,也要派人来治理,可本地高句丽人野性未失,蒙昧不知,并不好治理,一般情况下,也只能选个家族来分封让他们自治。

    既然高句丽投降,大唐军队能驻扎在这里一股,那么放过高句丽的皇族,让他们当个傀儡,好像更合乎时宜一些。

    何况,皇帝也想念长安城了,也想念太子了。

    李世民的思绪不知为何就飘摇到了长安,和宫城,还有那玄武门的牌匾上——上面的鲜血似乎是热乎的。

    皇帝的心忽然撼了一下,李世民不想再浪费时间在东征上了,如果逼急了,高句丽彻底反扑,他们怎么说也得需要在此三个月,这还是战争顺利的情况下。

    李世民是相信大唐可以彻底灭掉高句丽,但这不是不花代价的。

    他在心中权衡了好多日,心中的天平确实在倒向接受高句丽投降一边。

    房玄龄陪伴皇帝很久,自然能体会皇帝心意几分,并没有多言语,刚刚也在儿子房遗爱的时候,提点了房遗爱几句。

    他以为房遗爱真的听懂了,却没想到房遗爱此刻是坚决反对受降的。

    甚至,逐渐的和圣人争执起来,急赤白脸的,弄的李世民面色

    分卷阅读180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